【視頻】 懺悔須在活著時!

0
123
懺悔須在活著時!(明德合成)
懺悔須在活著時!(明德合成)

【明德網李文涵綜合編輯】教悔:梵文ksama,音譯為“懺摩”,省略為懺,意譯為悔,合稱為“懺悔”,佛教語。 後遂成為自陳己過,悔罪祈福的一種宗教儀式。引申為認識了錯誤或罪過而感到痛心並決心改正。 正见叙述在五千年的華夏文明中,敬天信神與善惡有報的道理感化了眾多的世人。為何古人要孜孜不倦地講述這些道理?為何勸說善惡有報的故事數不勝數?

其背後的深刻用意,就是不讓世人沉淪於慾望與私利的滿足,而敗壞了人應有的道德與良知,最終遭到上天降臨的懲罰。

有一個書生想見鬼的故事

這位書生膽子很大,總是想見見鬼的樣子,卻都沒見到。

一天晚上,雨過天晴後,明月高懸,書生叫僕人帶一壇酒來到墳塚間,環顧四周後大喊:「如此清朗的夜晚,獨自飲酒令人感到特別寂寞,九泉之下的各位朋友,有誰願意來與我共飲的嗎?」

不一會,有閃閃鬼火在草際間出沒,相距一丈的地方隱約發出嗚嗚的聲音,並且停留在遠處不肯靠近。

書生默數,約有十餘個身影,便用大碗盛滿酒,向他們洒去,群鬼俯身去聞地上的酒氣。有一個鬼稱讚好酒,請求書生再賞一些。

書生一邊洒酒一邊問:「各位何以不去輪迴轉世呢?」

鬼說:「善根未泯者能轉生,惡貫滿盈的下地獄。我們這十三人,罪惡尚未盈滿,等待輪迴者有四人,陷於業果的報應,不得輪迴的有九人。」

書生問:「那為何不懺悔來求得解脫呢?」

鬼說:「懺悔必須在未死以前,死後便無著力處可以努力了。」

酒洒光後,書生舉起酒罈給鬼看,眾鬼於是歪歪斜斜的各自離去。其中一個鬼回頭叮嚀書生說:「我們這些餓鬼得到您的酒喝,實在沒有甚麼能報答,謹以一句話奉贈您:『懺悔須在活著的時候。』」

大纪元再說一個及時懺悔的故事

有一個不良少年,突然得了重感冒,在昏睡中靈魂離開了身體,正悵然若失不知該往哪裡去,見路上有人行走就跟隨著,不久來到閻羅殿,遇見一個官吏是他以前認識的。

官吏查了一下他的生死簿,皺著眉頭說:「你常忤逆父母,依法應下油鍋,但你壽數未到,可先回去,等你壽終再來受報。」不良少年聽了覺得很害怕,便向官吏磕頭請求赦免,官吏搖搖手說:「這個罪很重,我也沒辦法幫你,就算釋迦牟尼佛也無能為力。」

不良少年哭著跪求解脫的方法,官吏沉思了一會說:「你聽過一個故事嗎?有一個禪師登座,問弟子們,『誰有辦法解下老虎脖子上的鈴鐺?』眾人都答不出,只有一個小和尚說,『何不讓繫鈴的人去解?』得罪父母,還得向父母悔,或許還有希望得到解救。」

惡少又想到自己罪業深重,恐怕不是一時能懺悔得盡。官吏笑道:「還有一個故事,不知你聽過沒有?有個姓王的屠夫,前半生殺了無數的豬羊畜生,後來想到殺生罪孽深重,業債難償,便放下屠刀,一心修道,最後終於修成正果!」

官吏派遣一個鬼送不良少年回去,他霍然驚醒,病也全好了。回到陽間後,少年從此洗心革面、孝順父母,之後活到七十幾歲才死。

寫《閱微草堂筆記》的紀曉嵐說,雖然不知道他有沒有免於地獄之苦,但觀察他活的歲數,老天爺應該是允許了他的懺悔。

附明慧:一個“六一零”人員的懺悔

往事不堪回首!我曾經就是臭名昭著的“六一零”人員,這份九年以後在大陸某城市“六一零”辦公室做過辦事員,當時主要的工作任務就是夥同警察迫害法輪功文獻。

我是個受黨文化洗腦很深的人,遇事很少用自己的大腦思考問題,黨叫幹啥就乾啥,服從組織分配不打折扣。剛開始被分配到“六一零”辦公室時,不知道為什麼叫“六一零”,不知道“六一零”是非法組織,受邪黨蠱惑,蒙蔽,把法輪功對準“邪教”,工作賣力,積極參與了對法輪功的所謂“教育轉化”,其實就是強制逼迫法輪功教材放棄信仰,那時,不明真相的我還覺的挺光榮呢,以為自己工作有業績。後來才知道,當年的所謂的工作業績就是自己犯下的錯誤,不,不,不是錯誤,而是罪過,它銘刻在心,將成為我終身的遺憾。

隨著時間的流逝,我參與迫害的法輪功書籍的名字已經忘記,但當時情景卻歷歷在目。

預期九年七月以後,我所在的“六一零”組織對轄區的所有法輪功書籍進行監控,一位老年法輪功書籍為避免騷擾,繼續修煉,就拋棄了優裕的城市生活,離家出走了。為了完成轉化指標,我們一直追查她到了一個偏僻的小山村。幾經周折,在一間茅草房我們找到了她,她告訴我們,過去她體弱多病,就是因為煉功,身體才變得健康。但我們恐嚇她,威脅她,讓她把法輪功書交出來,不許她修煉。由於不能正常修煉法輪功,她的身體很快就變壞了,心髒病復發,尿血,兩條腿腫得像大象的腿一樣粗,最後我看到,她被家里人送進醫院搶救。

我們“六一零”除了對法輪功教材的身體造成了傷害,還卑鄙的斷了他們的生活來源。有一對老年夫婦,開了一個很不錯的飯店,就因為他們是法輪功教材,我們就帶上警察去騷擾他們,警車經常在飯館門口出現,最後飯店無法正常營業,他們一家人生活沒有了著落。那兩位老年夫婦無可奈何的表情,讓我至今難以忘懷。

還有一個法輪功弟子,由於我們的追查,不得不離家出走。其奶奶是修煉法輪功的,孩子遭受大家的歧視,冷落,諷刺,小小的年紀,在同學面前抬不起頭來,遭受極大傷害……

一位女青年,由於不放棄修煉,被我們綁架押上警車,在去預防所的路上,她還是苦口婆心的勸告我和民警:法輪功好,不要污衊大法。被送進預防所,可能會被勞教或判刑的女兒……那痛苦表情我至今都記得!

當時我也常想,工會搞了這麼多運動,哪次打壓,人都服服帖帖的,法輪功本書為什麼就這麼牢固?為了什麼?

我的一個朋友DEC六年就煉法輪功,我確實看到她的煉功前後精神和身體的變化,身體好了,人也更善了。屢勸她放棄法輪功,說政府不讓煉,就應該應該聽政府的,但她不聽勸,後來還是因為散發宣傳材料,她被判刑多年。出獄後,我經常去她家,勸她,改修佛教也行啊。她不急不惱,給我講了“天安門自焚真相”,以及所謂的法輪功“一千四百例自殺,自殘”的真相。

通過理性分析,我漸漸認識到自己被邪黨的宣傳給欺騙了,法輪功根本不是電視上說的那樣,真正被洗腦的是我們這些可憐的“六一零”成員!

有次去她家,她正在看老師的講法錄像,她讓我也坐下來,,一看講法錄像,才知道法輪功哪裡是“邪教”,是高德大法!後來我學習了《轉法輪》 ,,從頭到尾,字裡行間,都是有人做好人,修煉,返本歸真,我意識到了法輪大法的美好和神聖,終於明白了法輪功作者為什麼那麼堅定:這麼好的佛法真理,怎麼能放棄?

我常常想,經常想,可以說無時無刻都在想:如果世界上的人都能認同大法,能用“真善忍”指導自己,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就會變得多麼和睦,社會將變得驚人和諧!

現在我已經修煉法輪功了。一年一度的五月十三日又快到了,李洪志師父的生日又快到了,我衷心的祝師父生日快樂,感謝師父的無量慈悲。同時我也為自己能夠走進沒有師父的浩蕩洪恩,曾經作為“六一零”成員的我,在迫害中造下的無邊罪業如何償還啊,是師父救了我!

不堪回首的往事,經常讓我有著一種深深的負罪感,撕心裂肺的痛折磨著我,我要向我曾經迫害過的法輪功教材深深的躹上一跪,道上千萬聲“對不起”。我知道,即使這樣也無法洗去我的罪過,無法恢復給他們心靈肉體上的傷害,我知道只有把痛悔變成我修煉中的勇氣和力量,才是唯一的出路,別無選擇。再一次感謝師父的慈悲苦度!

責任編輯:李文涵

(明德網編輯製作如要轉載請註明出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