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从澳洲到北韩经历了15,000公里坎坷漂泊–全球第一座漂浮飯店

0
66
【视频】从澳洲到北韩走了15,000公里坎坷漂泊的全球第一座漂浮飯店(dq.yam/inatagnam)
【视频】从澳洲到北韩走了15,000公里坎坷漂泊的全球第一座漂浮飯店(dq.yam/inatagnam)

【明德综合】度假好像总是和“水”相关联,“我想去海滩度假”,“我想看看清澈的湖水”……世界很多酒店都建在“水”的边上,让游客可以一览海天一色,心旷神怡。更有什者,酒店直接建在了“水”上。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就有一家小型漂浮酒店,还有一家历史更悠久,规模更庞大的漂浮酒店,从澳洲到越南,再到北韩,经历了15,000公里坎坷漂泊的全球第一座漂浮酒店。

史上第一座漂浮饭店

在 1980年代晚期,一栋七层楼高的五星级饭店漂浮在澳洲约翰布鲁尔礁(John Brewer Reef)海域,这里距昆士兰省的汤斯维尔市(Townsville)只有 70公里。

一生一定要入住一次

在这间漂浮饭店中,共有 200间客房、迪斯可舞厅、酒吧、健身房、桑拿和两间专门提供海鲜料理的餐厅。在漂浮饭店外,连接着一座海上网球场。对喜欢体验新饭店的全球旅客来说,漂浮饭店是一生一定要入住一次的梦幻饭店。

四季大堡礁度假村

这间漂浮饭店的正式名称是「四季大堡礁度假村」,它是汤斯维尔市开发商塔卡(Doug Tarca)的心血结晶,塔卡一直想在大堡礁海域打造一座漂浮饭店,让入住旅客随时都能看到珊瑚礁的美。图为澳洲「四季大堡礁度假村」,从图中可以看见饭店外接的海上网球场以及接驳船。

 

避免破坏珊瑚礁 设计符合环保规范

为了避免对环境造成破坏,漂浮饭店必须符合严格的环保规范,包括饭店不能使用有毒的涂料、不能将垃圾排放到周围水域。于是,漂浮饭店中设有污水处理系统和垃圾火化设备,处理过后的污水必须运自离饭店好几公里外的地点倾倒,垃圾则必须运到陆地上处理。

瑞典设计,新加坡制造

其实,塔卡一开始并没有想要打造这么复杂的漂浮饭店,他原本只想围绕着大堡礁安排三艘永久停泊的游轮,但这个想法不切实际,很快就胎死腹中。最后,塔卡找到了瑞典一家专门打造海上石油钻井平台的公司,由他们来设计漂浮饭店,并且在新加坡制造,最后再把漂浮饭店运到澳洲开幕。
合约纠纷、飓风搅局 饭店延期开幕

1987年,漂浮饭店正式在新加坡落成,造价高达 4,000万美元(折台币约 12亿元)。然而,因为塔卡和新加坡制造商的合约争议,让这间饭店迟至 1988年才被运抵澳洲。紧接着,飓风来搅局,让饭店晚了两个月才正式开幕。

1988年3月,漂浮饭店开幕时,早已错过了北半球的冬季旅游市场,让漂浮饭店损失好几百万美元的收入。图为澳洲「四季大堡礁度假村」,这间饭店在还没有正式营业前,就已经受到众家媒体的关注。

 

开始营业后多灾多难

开始正式营业的漂浮饭店,接踵而​​来的问题令人招架不住。首先,对于跃跃欲试的旅客来说,最难受的莫过于搭乘接驳船前往漂浮饭店的这70公里航程,海上的风浪常让接驳船停驶,就算游客顺利抵达漂浮饭店,他们也会因为晕船而身体不适。

接驳船失火 饭店形象大伤

除此之外,漂浮饭店派出的一艘接驳船曾不幸失火,虽然没有造成任何人员伤亡,但是对饭店整体形象来说已经造成难以挽回的伤害。

最后一根稻草 海底发现二战未爆弹

而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要属在漂浮饭店附近的海底发现超过 10万枚的二战反坦克地雷和炮弹。虽然漂浮饭店再三向外界保证饭店很安全,不用担心沉没在海底的炮弹,但是民众还是纷纷退订,上述种种原因结合糟糕的行销和管理,让漂浮饭店很快就入不敷出,难以继续营运。

老板不玩了 卖给越南公司

于是,握有漂浮饭店的四季饭店集团和大堡礁控股有限公司将饭店卖给了一间位于越南的公司。
post title1989年,「四季大堡礁度假村」以「西贡漂浮饭店」之姿出现在越南,它立刻成了当地高级享受的代名词。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DQ國際要聞 漂浮飯店的萬里長征⁣ ⁣ 從澳洲、越南到北韓,這座漂浮飯店曾被許多人列在「一生一定要住一次」的夢幻清單上。⁣ ⁣ 然而三十年過去了,這座海上漂浮飯店也從盛極一時,到如今只能迎來拆除的淒涼光景。⁣ -⁣ 🌏 史上第一座漂浮飯店⁣ ⁣ 1987年,一棟七層樓高的五星級飯店漂浮在澳洲約翰布魯爾礁 (John Brewer Reef) 海域。⁣ ⁣ 這間漂浮飯店共有200間客房、迪斯可舞廳、酒吧、健身房、桑拿和兩間專門提供海鮮料理的餐廳,飯店外還連接著一座海上網球場。⁣ -⁣ 🌏 四季大堡礁度假村⁣ ⁣ 這間漂浮飯店叫做「四季大堡礁度假村」(Four Seasons Barrier Reef Resort),它是開發商塔卡 (Doug Tarca) 的心血結晶,當時造價高達4000萬美元 (折台幣約12億元)。⁣ ⁣ 不過飯店開始營業後,從因為合約爭議錯過黃金開幕期客源、飯店接駁船失火,到在飯店附近海底發現超過10萬枚的二戰反坦克地雷和砲彈,總之整個就是多災多難。⁣ ⁣ 最後老闆決定收手不玩了,轉給了越南公司。⁣ -⁣ 🌏 西貢漂浮飯店迎來第二春⁣ 🌏 換北韓接手⁣ ⁣ 更多詳細內容可至限動、主頁精選上滑連結觀看,或至DQ官網搜尋《從澳洲到北韓 全球第一座漂浮飯店的1萬4,000里長征》這篇文章!⁣ -⁣ 🌏 海金剛飯店的大起大落⁣ ⁣ 北韓將飯店從越南拖到了位於南北韓邊界的金剛山觀光區港口,並以「#海金剛飯店」之名於1998年重整開幕,專門接待南韓旅客,同時也作為南北韓因韓戰失散的親人團聚之地。⁣ ⁣ 然而2008年北韓軍官槍殺南韓旅客的事件,讓兩韓關係跌落冰點,觀光人潮急遽下滑,飯店的業績也一蹶不振。⁣ ⁣ 2019年10月,來此處視察的金正恩看到飯店年久失修的破敗模樣後即刻下令拆除,不過到目前為止,海金剛飯店還活得好好的就是了。⁣ ⁣ 1. 1989年,出現在越南的「西貢漂浮飯店」,它立刻成了當地高級享受的代名詞。⁣ ⁣ 2. 2019年10月來到漂浮飯店前視察的金正恩,可以看到飯店的榮景不再。⁣ ⁣ photo credit 📸 @apnews /達志影像、manhhai⁣ ⁣ #到限動看更多 📣 跟隊長聊聊天⁣ #澳洲 #昆士蘭 #大堡礁 #越南 #西貢 #北韓 #朝鮮 #金剛山 #金正恩 #飯店 #旅館 #漂浮飯店 #渡假村 #海金剛飯店 #西貢漂浮飯店 #NorthKorea #DPRK #DiamondMountain #floatinghotel #barrierreef #HotelHaegumgang #SaigonFloatingHotel #APPhoto #조선 #조선민주주의인민공화국 #호텔해금강 #금강산

A post shared by DQ 地球圖輯隊 (@dq.yam) on

西贡漂浮饭店

1989年,漂浮饭店跨海 5,000公里,被从澳洲拖到了越南胡志明市定锚在西贡河上,并且以「西贡漂浮饭店」为名重新开幕。

迎来第二春 受到观光客欢迎

时值越战结束十多年、越南观光业蓬勃发展,有越来越多旅客造访当地,并且对奢华住宿的需求也越来越大,「西贡漂浮饭店」就是他们最棒的选择,漂浮饭店也迎来了第二春,当地人都称这间饭店为「漂浮者」(The Floater)。

深陷财务危机 1997年卖给北韩

好景不常,几年后「西贡漂浮饭店」遇到了严重的财务危机,让经营者不得不将它关闭,并且在 1997年将它卖给了北韩。

漂浮饭店到手后,北韩将它从越南拖到了位于南北韩边界的金刚山观光区港口,重整一番后以「海金刚饭店」之名于 1998年重新开幕,专门接待来自南韩的旅客。同时,这里也作为南北韩因韩战失散的亲人团聚之地。

北韩军人枪杀南韩旅客

然而,在 2008年,一名北韩军官在金刚山观光区枪杀了一名南韩旅客,理由是这名旅客擅闯军事禁区。在这件事发生后,南韩政府暂停了国内所有往金刚山观光区的旅游行程,不再让国民前往当地旅游。从这个时候开始,「海金刚饭店」便一蹶不振,没有任何维修地被弃置。

没有维修放着烂

2013年,南韩统一部在报告中写到,虽然「海金刚饭店」有开放给北韩旅客和零星的中国旅行团,「但饭店安全堪虑,毕竟过去五年来饭店都没有维修」。
金正恩下令拆除:破旧且无国家特色

2019年10月,北韩领导人金正恩来到了「海金刚饭店」,他一看到饭店摇摇欲坠的模样就下令拆除。北韩领导人金正恩说:「这栋破旧的建筑看起来就是东拼西凑的产物,完全没有国家特色…看起来就像是在灾难现场搭建的临时帐篷或是隔离牢房,而且就建筑学来说非常落伍。」
目前仍在原地没有动静

于是,北韩领导人金正恩下令拆除饭店,并且用自己的方式打造崭新的现代服务设施。不过,目前「海金刚饭店」仍然待在原地,在金正恩的下令后毫无动静。

透过Google卫星画面,可以发现「海金刚饭店」(红色地标处)尚未拆除。 2004年,一名入住过「海金刚饭店」的旅客写道:「虽然饭店有点过时,但以住宿来说还算可以接受。」
地球图辑队

老员工充满不舍

回顾漂浮饭店这 30年来、横跨海洋超过 1万4,000公里的旅程,漂浮饭店的故乡──澳洲汤斯维尔市的民众充满怀旧。

曾在漂浮饭店接驳船上工作的欧康纳(Belinda O’Connor)仍然记得,她第一次看到漂浮饭店的感觉,她说:「饭店真的令人印象深刻,我记得住在饭店的那一段精彩时光,我们有钓鱼之旅、船员派对,还可以潜到饭店下玩水,并且叫直升机送披萨过来。」

一生做过最棒的工作

另一名前漂浮饭店员工史登(Luke Stein)说:「这依然是我一生做过最棒的工作。有人付钱给我在阳光下走路和游泳。我回顾这段日子常想:『这真的有发生过吗?我在作梦吗?』」

事物必经之路

听到北韩领导人金正恩下令拆毁漂浮饭店的消息,负责在汤斯维尔海事博物馆策划漂浮饭店展览的德洋(Robert de Jong)表示,虽然他很遗憾听到这个消息,但也不难想见饭店会落得被拆除的下场。

策展人德洋说:「这或许就是事物必经之路,毕竟这不是盖来永久存在的。」

责任编辑:  李文涵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