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视频】美国十大杰出总统之一: 乔治·华盛顿

0
1170
美国十大杰出总统之一: 乔治·华盛顿(明德合成)
美国十大杰出总统之一: 乔治·华盛顿(明德合成)

 

【明德李文涵综合编辑】赞美诗:美国第1任总统- 乔治·华盛顿(1789~1797)

国父率众赢独立,

接连选举无异议;

主持制宪定国策,

三权分立毫不移;

天下为公法推举,

自愿弃权创先例;

隐退庄园做平民,

经典格言史传记。

童年坚韧的意志和敢于冒险的精神:1732年2月22日,乔治·华盛顿在弗吉尼亚的威克弗尔德庄园出生,父亲是一个富有的农场主。他的曾祖父早在1685年就从英格兰移民到了弗吉尼亚,他的父亲将种植业经营得井井有条,但却中年丧妻,续娶了一位上校的女儿玛丽,华盛顿是玛丽生的第一个儿子。

乔治·华盛顿(公有领域))
乔治·华盛顿(公有领域)

华盛顿的童年时光是在他父亲的农庄上度过的,他没有受过多少系统性教育,但是在农庄里学会了骑马、狩猎,并养成了敢于冒险的精神。

华盛顿11岁时,他的父亲去世了,他和弟妹6人都由母亲玛丽一人抚养。

比他大14岁的异母哥哥劳伦斯对少年华盛顿的影响极大,他曾受过良好的教育、参加过战斗,为了纪念海军上将还将自己的农庄命名为弗农山庄。

华盛顿17岁时,劳伦斯为他谋得一个土地测量员的职位,从此他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茫茫的荒原上度过的,他的足迹遍及广阔的西部,艰苦的测绘工作锻炼了华盛顿的意志。

1752年,劳伦斯去世,他将弗农山庄传给了华盛顿,华盛顿将它的称号保留了下来。

1752年,劳伦斯去世,他将弗农山庄传给了华盛顿,华盛顿将它的称号保留了下来(视频截图)
1752年,劳伦斯去世,他将弗农山庄传给了华盛顿,华盛顿将它的称号保留了下来(视频截图)

统帅大军:虽无卓越的军事才能,却有坚韧不拔的品质

1752年,身材高大、精通骑术的华盛顿被任命为弗吉尼亚民兵少校。此时,殖民地民兵与法军和印第安人的关系已经日趋紧张。

1754年,华盛顿升任为民兵中校,他率领军队伏击了一队法军侦察队。为争夺殖民地控制权的英国和法国之间的英法战争(也称七年战争)爆发了。

1755年,华盛顿终于加入了英军,成为爱德华将军的副官。在一场激烈的战役中,华盛顿骑马穿梭在战场上,在外衣被四发子弹击穿、两匹马被打死的情况下,他仍然冷静得组织军队撤退。在这场战役中表现出的坚韧不拔、临危不乱的品质,使华盛顿一战成名。

 

在七年战争中取得的经验和威望,为华盛顿后来统帅大军打下了基础。

1759年,华盛顿辞去了军职,回到农庄与已经育有两个孩子的富有寡妇玛莎结了婚。玛莎给华盛顿带来了17000英亩土地,加上华盛顿原来拥有的5000英亩土地,他们成为了弗吉尼亚地区首屈一指的富人。华盛顿一生都没有生育,他把玛莎的两个孩子当成自己的亲生儿女抚养。

独立战争:屡战屡败、屡败屡战

在与玛莎结婚后的15年时间里,华盛顿努力经营家产,同时成为了弗吉尼亚下议院议员。任职议员期间,他耐心听取其他人的辩论,但极少发言。

在英国取得了与法国七年战争的胜利后,由于要转嫁战争成本,所以加强了对北美殖民地的掠夺。英国与殖民地人民的关系急转直下,战争一触即发。

1770年,驻扎在波士顿的英军向抗议民众开枪,打死五人,此为著名的“波士顿惨案”。

波士顿惨案(网络)
波士顿惨案(网络)

1771年,本来主张在英国统治下北美自治的华盛顿,在希望破灭后终于决定拿起武器争取独立:

“我将时刻记住,是为了保卫自由我们才拿起武器;一旦获得自由,首先要弃置不用的也应该是武器。”

1773年,“波士顿倾茶事件”爆发,英国政府关闭了波士顿港,废除了马萨诸塞州的立法和司法权力。

1774年,华盛顿被选为弗吉尼亚的代表前往费城参加第一届大陆会议。

1775年4月,“列克星敦的一声枪响”揭开了美国独立战争的序幕。 5月,第二届大陆会议在费城举行,会议认为必须马上选出一位总司令。由于当时的战斗都集中在马萨诸塞地区,所以考虑任命一位弗吉尼亚人担当此职,于是华盛顿成为了最佳人选。 6月,华盛顿受命任总司令,领导美国独立战争,并向妻子寄去了自己的遗嘱。

独立战争初期双方兵力悬殊:英国是当时最强大的殖民帝国,工业发达,英军装备精良;北美殖民地军队刚组建不久,兵力不足且多为民兵,想赢得战争取得独立似乎不可能。

独立战争初期双方兵力悬殊(视频截图)
独立战争初期双方兵力悬殊(视频截图)

1775年6月,在华盛顿被任命为总司令的第三天,英军进攻驻扎在波士顿郊外的民兵,华盛顿领导民兵英勇还击,英军虽然最终占领了高地,但伤亡惨重。这一战大大鼓舞了北美人民的士气:不可一世的英国皇家军队并不是不可战胜的。

1776年,华盛顿切断波士顿英军的供给线,并将其包围,不费一兵一卒将他们赶出了波士顿。这次胜利加速了北美殖民地独立的步伐,7月4日,大陆会议通过了由杰斐逊起草的《独立宣言》。

大陆会议通过了由杰斐逊起草的《独立宣言》(视频截图)
大陆会议通过了由杰斐逊起草的《独立宣言》(视频截图)

8月,双方在长岛激战,华盛顿部队被英军包围,幸好天降大雾,华盛顿部得以突围;9月,英军占领纽约;11月,英军又占领了两个要塞,华盛顿部队不得不向新泽西撤退。

在接连输掉几场战役后,华盛顿部队里开始出现了逃兵,坚韧不拔的华盛顿决心取得下一场战役的成功以此鼓舞军心。

认真总结了前几场战役失利的教训后,在1776年圣诞节的晚上,华盛顿率领2500名士兵冒着暴风雪偷偷度过特拉华河,向英军发起了突袭。在这场战役中,英军被俘1000多人,华盛顿部队仅4人受伤,士气被重振了起来。

华盛顿部队仅4人受伤,士气被重振了起来(视频截图)
华盛顿部队仅4人受伤,士气被重振了起来(视频截图)

1778年2月,一直坐山观虎斗的法国于与美国签订军事同盟条约,正式承认美国,率领部队顽强战斗的华盛顿终于看见了曙光。

1781年秋,法国海军封锁了约克镇的出海口,英军统帅终于率七千多名士兵向美军投降,这是美国独立战争取得的决定性胜利。

1783年9月3日,英美正式签署《巴黎条约》,承认美国独立,历时8年的独立战争宣告结束。

首任总统:不要国王专制、不要军国主义政权

1783年12月,华盛顿向联邦议会辞去了军职,解散了他的军队,回到了他阔别多年的农庄。

在当时各国都是君主制的情况下,居功至伟的华盛顿却替这个新的国家做出了第一个也是最重要的一个选择:不要国王专制、不要军国主义政权。

他坚信民主制度是​​这个国家的唯一选择,没有人可以借着军事力量或高贵出身而统治这个国家。

1787年,华盛顿被邀请出席并主持制宪会议,他当仁不让。

华盛顿虽亲自坐镇制宪会议,却几乎一言不发,只是尽量协调好各方关系。与会代表们无需揣摩上意,只需探讨问题、达成妥协。他用自己的威望不断推动制宪工作的开展。

制宪会议结束后,华盛顿第二次退隐山庄。

1789年,华盛顿全票通过当选为美国第一任总统,此时他接下的是一副烂摊子,联邦政府除了债务之外什么都没有留下。

他与内阁成员一起设立最高法院、创立合众银行、发行货币、建立税制、确立三权分立制等,使新生的美国一步步走上正规。

创立合众银行、发行货币(pixabay)
创立合众银行、发行货币(pixabay)

1793年,华盛顿又一次以全票当选总统,继续连任。

1796年,在第二任期即将结束时,华盛顿决心退休,表示拒绝再次连任。本可以终身担任总统的他开启了美国总统任期不超过两届的先例。

1796年9月17日,他发表了著名的“告别演说”。其中包含了对党争的警告、对卷入国外纠纷的警告、在公共事物方面对道德的呼吁等。

这份告别辞对美国影响之巨大,华盛顿自己亦始料未及。

华盛顿没有把自己捧上神坛,因为他知道在这片土地上的民众从不盼望明君,他们相信自立,愿意在法律的约束下共享自由,他们敬仰华盛顿,却对权力始终保持警惕。

死于风寒?

卸任总统的华盛顿回到了弗农山庄,在这里他每天都会骑马巡视他的农场。

死于风寒?(网络)
死于风寒?(网络)

1799年12月14日,轻微感染风寒的华盛顿觉得有点喉咙痛、呼吸困难,他的医生做完诊断后对他实施了放血治疗(当时流行的治疗方法,实属落后),可是并不见效。之后又有两名医生给华盛顿多次实行放血治疗,给他喝草药茶和灌肠。

 

就这样华盛顿退休后,回到家乡过了两年多的乡间生活,本不太严重的风寒在不当治疗后显得越发致命,最终夺去了华盛顿的性命。于1799年12月14日去世,享年67岁。他的去世使全国感到悲痛,也震惊了欧洲,有四千多人参加了他的葬礼,国会通过决议向他致敬;英法等国都以各种形式表达哀悼。

功成名就退隐山野、不贪权位厌恶党争、宽容大度满怀爱心,华盛顿当之无愧于一代伟人、建国之父的称号。

附1:[美国]乔治·华盛顿《告别演说》

愿上天继续把最精美的赠品——它的仁慈赐给你们;愿你们的联邦和兄弟般的情谊千古长存;愿你们一手制定的自由宪法将神圣地保持下去;愿每个部门的工作将显示出智慧与德行;总之,愿你们在自由的庇护下,认真维护并慎重使用上帝的赐福,各州人民享有更美满的幸福。

【演讲词】朋友们,同胞们:

重新选举一位公民来管理美国政府的日期,已为期不远,你们必须考虑任命一位能托以重任的人的时刻已经到来。我觉得现在就将谢绝把我置于候选人之列的决心告诉你们是合适的,尤其是因为这可能有助于公众表达更为明确的声音。

当我盼望结束政治生涯之际,我的感情不允许我不对我可爱的祖国表示深切感谢。我感谢祖国授予了我许多荣誉,并以坚定不移的信心支持我,使我享有一切机会通过坚贞不渝地工作,表现我对祖国的神圣感情,虽然这在效果上与我的热忱并不相称。

如果我的供职对我的祖国有所裨益,我们要永远记住:当各方面激起的热情容易把我们引入歧途时,当有时出现捉摸不定而又令人泄气的局势时,当因经常失利而大受责难时,你们坚定不移的支持就是战胜艰难的主要支柱,也是使各项计划有效地实施的一项保证,这才是你们应赞扬的,并应视之为有教益的事例列入史册。

我深感此种支持,死后也不会忘记,为此我要不停地为你们祝福:愿上天继续把最精美的赠品——它的仁慈赐给你们;愿你们的联邦和兄弟般的情谊千古长存;愿你们一手制定的自由宪法将神圣地保持下去;愿每个部门的工作将显示出智慧与德行;总之,愿你们在自由的庇护下,认真维护并慎重使用上帝的赐福,各州人民享有更美满的幸福。使你们获得把你们的宪法介绍给其他各国的荣誉,使这部宪法为那些对之还十分陌生的国家所赞美、爱慕和采用。

也许我的讲话应该到此为止。但我对你们的幸福的关心,这种关心只有在我生命结束时,才会终止,以及因关心而必然要产生的对危险的担心,促使我在此场合向你们提出一些看法,供你们慎重考虑和经常回顾。这些看法是经过多次思考和慎重观察后才产生的。在我看来,这些看法对你们作为一个民族的永久幸福是十分重要的。

政府的统一使你们组成为一个民族,它对你们是十分珍贵的。这确是如此,因为它是你们真正独立大厦的主要支柱,维护着你们在国内的平静和国外的安宁,保障着你们的安全和各方面的繁荣以及你们如此高度珍视的自由。但是不难预见,总是会有人以种种理由从各个方面,煞费苦心地、不择手段地来动摇你们心中对这一真理的信念。

由于它是你们政治堡垒中的要害所在,国内外敌人的矛头便会持续不停并不遗余力地(虽然往往是鬼鬼祟祟、阴险狡诈地)对准着它。因此,极为重要的是,你们应该正当地估计全国性的联合对你们集体和个人幸福的巨大价值,你们应该对它怀有真诚的、经久不变的感情,要习于像对待护佑你们政治上的安全与繁荣的守护神那样想到它或谈到它;要小心翼翼、无微不至地保护它;要驳斥一切抛弃它的想法,即使对它抱有丝毫怀疑亦不允许;要义正词严地反对刚冒头的一切可能使我国的任何部分与其他部分疏远并削弱连接全国各地的神圣纽带的种种企图。

对此,你们有一切理由抱有同感并表示关切。不论是出生于或选择住在这个共同的国家的公民,这个国家有权要求你们感情专注地爱它。美国人这一名称是属于你们的,你们都是国民。这个名称必须永远凝聚应有的爱国主义自豪感,要高于任何因地域差别产生的名称。你们之间尽管有一些差异,但毕竟有相同的宗教、风俗、习惯和政治原则。你们在共同的事业中战斗在一起,胜利在一起。你们拥有的独立和自由是群策群力的结果,是经历了共同的危险、苦难和胜利后取得的。

因此,我国各地都感到联合与它们的直接的和特殊的利益息息相关,它们在统一的步调下,共同努力,便会产生更大的力量,获得更丰富的资源,能够更好地抵御外来的危险,它们的和平就会较少地受到外国的干扰。其无法估计的价值还在于:联邦能避免他们之间的争吵和战争。

那些内部不受同一政府约束的邻邦,战祸频仍;它们内部的纷争即足以挑起战争,而国外的敌对的同盟、各种依附关系和阴谋又从中挑拨使之激化。因此,有一个联合的政府,即不必要拥有过分庞大的军事建制,而庞大的军事建制在任何形式的政府里都是不利于自由的,对共和国式的自由更为有害。因此,你们的联邦应被视为你们自由的主要支持,爱自由就必须维护联邦。

在考虑到可能扰乱我们联邦的各种原因的同时,有一件亟须严重关注的事情,即地理差别居然成为区别党派的特点的根据,如北方的和南方的,大西洋的和西部地区的;而诡谲之徒可能力图煽动人们相信,地方利益和观点的确存在差异。党派在特定区域内获得势力的手段之一,乃是将其他地区的意见和目的加以歪曲。你们应尽量提高警惕,克制由此种歪曲所引起的妒忌与不满。妒忌与不满易使本应亲如手足般地聚集在一起的人们彼此疏远。

不幸得很,这种党派性是和我们的本性不可分的,在人类心灵最强烈的感情中扎下了根。它以不同的形式存在于一切政府之中,多多少少受到阻扼、控制或压抑。但是在那些民主形式的政府中,可见其散发剧毒,成为政府的最危险的敌人。

一派轮流对另一派进行的统治,会因政党间不和而自然产生的复仇心成为苛政。这种复仇心在不同年代和不同国家中曾犯下最可怕的罪行。因此,这种轮流统治本身就是可怕的专制,并终将导致更加正式的和永久的专制。轮流统治造成混乱和苦难会逐渐地使人们赞同个人具有绝对权力,以求得安全与宁静。

迟早某一个比他的敌手更有能力、更为幸运的掌权派的首领会利用这种倾向来达到自己正位的目的,从而毁坏了公众的自由,即使不相信会发生这种极端的事例(这种事的确不应发生),但是党派性所造成的那些常见的、无止境的危害应足以引起每一个明智的人的关注和责任感,去阻拦和制止其滋长。

有一种意见,认为自由国家的政党对政府的行政机构可起有用的制约作用,并且可用以使自由的精神富有生气。这一点在某种限度内也许是真实的。在一个君主政体型的政府中,爱国主义可以宽容(如果不是赞同)党派性。但是在那些民主型的国家里,在纯粹选举产生的政府里,这是不值得鼓励的一种风气。

同样重要的是,在一个自由的国家里,思考的习惯会使那些受命管理国家的人谨慎从事,不超越宪法规定的他们各自的权限,避免一个部门在行使职权时去侵犯另一个部门的权力。侵犯职权的风气易使各部门的权力集中为一,这样,不管建成何种形式的政府,都会产生一种地道的专制。

正确估计支配人类心灵的对权力的迷恋及滥用权力的癖好,就完全可以使我们相信这种情况是真实的。行使政治权时,必须把权力分开并分配给各个不同的受托人以便互相制约,并指定受托人为公众福利的保护人以防他人侵犯。这种相互制约的必要性早已在古代的和现代的试验中显示出来。我国也在进行某些试验,而且就在我们自己的眼前。有必要进行这些试验,也有必要继续这些试验。如果根据人民的意见,认为宪法规定的权力的分配和修改有错误的话,可用宪法规定的修正办法予以改正。

对一切国家要讲信义和公正。要力求与一切国家和睦相处。宗教和道德责成我们这样做,难道好的政策就不要求我们这样做吗?在不久的将来,这个国家将称得上是一个自由的、进步的伟大的国家。它为人类树立了一个始终由正义与仁慈所指引的民族的高尚而且新颖的榜样。

随着时间的推移与事物的发展,这样一种计划的成果将充分补偿由于坚持此项计划而失去的任何暂时利益,这是任何人都不会怀疑的。难道上帝没有把一个国家永久幸福与它的德行连接在一起吗?这次试验至少是根据人类本性可以为善的观点而进行的。难道可以因为其罪恶就认为此项计划是不可能实行的吗?

在执行这样一项计划中,重要的莫过于应该排除对个别一些国家抱着永久的、根深蒂固的反感以及对另一些国家的感情上的依附。取而代之的应该是培养正直的、和睦的感情来对待一切国家。一个国家对另一个国家习惯性的偏爱或习惯性的偏恶,这样的国家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无异于一个奴隶,是一个受自己的仇恨或偏爱摆布的奴隶。无论是做哪一种奴隶,都足以使自己偏离自己的职责和利益。

同样,一个国家对另一个国家感情上的依附会产生种种罪恶。在并没有真正的共同利益存在的情况时,同情自己喜好的国家会产生一种错觉,幻想有一种假想中的共同利益,也会使自己对另一方抱有敌意,这样就会无缘无故地把自己引入参加以后的争吵和战争的歧途上去。在这种感情支配下还会将别的国家不能享有的权利让给自己喜好的国家,这就容易加倍地损害正在作出让步的国家,不必要地放弃本来应该保持的东西,并在不能享受平等权利的各方中激起妒忌、恶意以及报复。

欧洲有一套基本利益,我们则没有,或关系甚疏远。因此欧洲必定经常忙于争执,其起因实际上与我们的利害无关。因此,在我们这方面通过人为的纽带把自己卷入欧洲政治的诡谲风雨,与欧洲进行友谊的结合或敌对的冲突,都是不明智的。

我国位于隔离的和遥远的位置,这要求我们并使我们追寻另一条不同的道路。如果我们还是一个民族,在一个有效的政府下,则那样一个时代就不会太远了,到那时我们可以避免外来烦扰所造成的物质上的毁坏,并使我们在任何时候决心保持的中立态度会获得严格的尊重。当交战各国无望获得我们的支持,也不敢轻率地冒险向我们挑衅时,我们就可以根据我们的正义所指引的我国利益来选择和平或战争。

为什么摒弃在如此特殊形势下的有利条件呢?为什么离开我们自己的立场而站在外国的立场呢?为什么要把我们的命运与欧洲任何地区的命运交织在一起从而把我们的和平与繁荣陷入欧洲的野心、竞争、利益、好恶或反复无常的罗网里去呢?

我们真正的政策是避开与外界任何部分的永久联盟,我的意思是说我们所做的不应超越我们目前所负的义务。不要把我的话理解为可能赞成不遵守现有的协定(我坚信诚实始终是最上策,这一箴言对公共事务和私人事务都同样地适用)。因此我再重复说一遍,让那些协议按照它们的真正的含义予以遵守吧。但依我看来,超越这些协议是不必要的,也将是不明智的。

我们应始终注意保护适当的军队,使自己处于有利的防御状态,这样我们就可能有把握地信托暂时的联盟以应付特别紧急的情况。

同胞们,在向你们提出这些出于一位亲爱的老朋友的忠告时,我不敢希望这些忠告将产生强烈的和持久的印象,但我愿这些忠告会抑制通常产生的感情冲动,或防止我们的国家走上迄今为止留着各国命运印迹的老路。但是如果我竟能希望这些忠告可能产生部分的效益和一些暂时的好处,可以不时提醒你们要避免党派性的泛滥并预防外来的离间阴谋,警惕伪装的爱国主义的欺诈行为,那么,为你们幸福而担忧的心情将得到充分的补偿,这些忠告就是根据这一希望提出的。

附2:【赞美你——给女儿的一封信】乔治·华盛顿

孩子,你知道么?你应该为生在这个国度而骄傲!

我们的第一任总统乔治•华盛顿,

永远相信民主和正义。

他的士兵赤脚趟过河流,铸造了他们的信条,

他把自己的信念注入了这个国家,坚定而又真实!

美国,一个道义的国家,一个人民的国家!

责任编辑:李文涵

(明德网编辑制作如要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