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时事篇:李光满是新姚文元? 我对中国“第二次文革“的观点——作者:戈壁东

0
599

【明德网】所有关注中国社会走向的人,最近都在关注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这就是8月29日中共的人民日报、新华网、中国广播电视央视网、中国军网等几乎所有国家级媒体,都同时在头版最重要位置刊登了一篇题爲《每个人都能地感受到,一场深刻变革正在进行》的文章。几乎所有官方媒体全部转发了这篇文章。

瞭解中共的人都知道,这样集中倾向性的推发一篇文章,是中共正在推动一件大事件通常做法。

这篇署名李光满的文章,主要观点就是反美和反中国富豪,宣扬中国要进行全方位“变革“。这种不伦不类的鼓吹集权的文章,其实在中国司空见惯。但是它突然被向全国推广,就非同寻常了。
不能不让我们联想到55年前那场被称作“十年浩劫“的中国人最惨痛记忆。由中共毛泽东发动的、几乎彻底摧毁中国历史文化和导致几千万人死亡、几亿人受难,无数家庭毁灭、导致中国人回到丛林时代的文化大革命。开始发动时,就是如同8/29日在中国发生的事件一样,从一篇被全部宣传机器推动的文章开始的。
所以很多朋友问我中国是不是在面临第二次文革式社会浩劫?时隔55年自己身受文革毒害的习近平爲什么要发动这次新文革?
8/29 以后,很多评论都提到了习近平的政治意识倾向极左,他正在策动第二次文革。但是几乎没有人提到,这是中共党内权力斗争的历史重演。因爲很多人不瞭解这段历史。 几乎没有人提到,中共历史上出现的这些被称作政治运动的折腾,大部分并不是出于意识形态和政治信仰。有时仅仅就是因爲极权政权内部的权力争斗制造了反人类灾难。55年前发生的文革与今天习近平正在推动的新文革,基本都是出于这个原因。
1965年11月10日上海《文汇报》上发表了一个叫姚文元的人一篇文章《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当年11月30日被全国性的《人民日报》转载。这篇文章被认爲是打响中国文革第一枪。
今天有很多文章和书籍都在探讨毛泽东发动文革的原因。但是很多的都是从政治理念和意识形态上去讨论。实际上忽略了毛泽东爲了维护个人权势的邪恶是他发动文革的主要因素。直接导致这场邪恶浩劫的是中共党内的权力斗争。
因爲在1953年苏联召开的共产主义会议上夸下10年赶超英美的海口以后,毛泽东把他发动政治运动的手段用到了经济活动中。1958年毛发起了最后导致几千万人饿死和中国经济大倒退的“大跃进”和“全民炼钢“运动。
毛泽东的罪恶导致了党内一些人的不满。虽然在庐山会议上,毛泽东使用了铁腕打击了彭德怀这样的公开挑战者,但是在中共党内已经酿成了不满势力。发展到1964年毛的党内主要对手副主席刘少奇以及他的追随者邓小平等,利用四清运动,尝试削弱和替代毛泽东,而当时党内已经出现了大批追随者。
在这样的背景下,当时的北京市副市长吴晗写了一个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被毛泽东认爲是为庐山会议敢言的彭德怀翻案。毛泽东从中嗅出了失去权力的危险意味。所以,姚文元的剧评文章,就被当做了反击武器。有些资料提到姚文元的文章,实际上就是毛泽东授意下写的。
不久毛泽东就发佈了《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的文章,正式开啓了意在清洗所有中共党政机构内的不满势力。但是他已经怀疑整个政权都已经被刘邓势力控制了,所以通过了他的夫人江青组成的新的权力核心:“中央文革小组”,利用民衆的反政府心理来打击他的政治敌人。他发明了一个新名词叫做“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他号召所有中国人都可以起来造反,中共建立的这个政权,只要保护他这个伟大领袖就可以了。造反派和红卫兵组织就是这样出来的。中国社会就进入了一个只要在保卫毛泽东的理由下,可以摧毁一切的人类浩劫。毛泽东利用了他建立的个人崇拜,爲了个人的权力,把20世纪中叶的中国社会,拉进了最野蛮杀戮的蛮荒时代。历时十年之久。如果他不死,这场浩劫,可能延续至今。
事实上今天习近平面临的正是当年毛泽东的局面。他上台以后的,以维护中共长期执政爲目的的反腐,实际上触动了中共所有的利益群体。以至于他不得不修改宪法来确保自己不因爲下台而受到残酷报复。但是,中共这个从历史上就充满权斗的邪恶政体,决定了习近平上台以后必然会采取最激进的手段来处理国际国内事务。他的战狼外交和武汉病毒危害世界,实际上已经把中共推到了一个绝境。
所以无论中共内部的反对势力还是国际极左势力,在维护中共统治的前提下都希望习近平下台,改变中国的权力结构。习近平的政治地位实际面临了远远超越当年毛泽东的威胁。
但是,时代已经完全不同了。如果说当时的毛泽东只是面临了党内的夺权威胁,而今天的习近平面临的真正威胁,不是已经被他用反腐完美控制的党内势力,而是在国际上是已经感觉到中共威胁的美国和欧洲,在国内是与国际资本关係密切的新生资本家。而这些中国的财富巨头,爲了保护他们的利益,显然已经与重要的国际势力达成了默契。这也就今年初美国政坛拥有举足轻重地位的大西洋智库,居然发佈那份引发争议的非常荒唐的《更长的电报》的来源。它展现了一个现实:无论中外所有的权贵们都希望习近平下台,而不改变中国的现状,以便继续获得更多利益。
这一点事实上对习近平构成了巨大压力。而他在中共这样的体系里,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模仿毛泽东,这对他来说驾轻就熟。
事实上,中国富豪希望推翻习近平,建立江泽民这样代表富豪利益的中共政体,并不是习近平的臆想。马云和一些中国的富豪巨头,在中国建立了一个叫吉致岛的富豪俱乐部,其实就是一个富豪党。一群拥有巨大经济实力的人,他们并不想推翻可以让他们肆意妄爲获取利益的中共,只是希望他们获利的机会不被习近平这样的他们认爲偏激的中共领导人破坏了。
这就是习近平在国际上公开与美国叫板,在国内打击马云的阿里巴巴,重判中国的一个房地产商任志强,以及不断以各种名义整肃具有影响力的中国互联网巨头的原因,这也是那些不属于习势力的娱乐明星赵薇等人被整肃的原因。而吴亦凡这种拥有五千万粉丝,在肮髒中国娱乐圈胡作非爲并不是刚刚开始的,爲什么现在突然被整肃,其实也是一个明确的警告信号,对整个娱乐圈的警告。否则仅仅是一个刑事案件,根本不需要中共内部的纪律检查委员会出来发佈作警告性质的文件。它警告的不是娱乐圈,而是因此结成反习联盟的中共资本势力。
事实上习近平突然提出的共同富裕,三次分配,实际上也是对中国富豪的一次警告,如果不听话,我的新的打土豪分田地已经准备好了。
实际上,这些看上去很像文革的东西,习近平已经在做了。爲了反击对他权力的威胁。
8/29日的那篇文章与姚文元的文章的不同,它只是被利用来增强威胁信号而已。更多带有警告意味,而不是因此再掀起一场文革。
所以,第二次文革,与第一次文革的起因完全一致,是习近平与毛泽东一样通过破坏社会现状来达到对权力的维护。
但是我们设想习近平还不至于愚蠢到,知道在21世纪的中国已经不可能再掀起当年的那种全民疯狂,再去发动一次新文革。他也应该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可能带来中共覆灭的危险。
不过,8/30中共官方宣传机构,在提到这篇反美反资本的文章时,强调的一些观点是必须引起人们警惕的。它们提到的从资本爲中心到人民爲中心,强调了初心回归、社会主义回归,它使用了荡涤、摧枯拉朽这种非常文革时代用词。它提到了经济、金融、文化和政治领域全部变革这样的词。如果这确实是习近平想要做的。这就意味著中国将遭遇一场真正的灾难。它的后果很可能造成整个经济崩溃和社会大动乱。
今天的中国已经不是55年前闭关自守的中国了,与国际社会已经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状态,如果再发生55年前的状况,那就不是中国一国的问题了,实际是整个世界的事情了。而习近平根本缺乏当年毛泽东那种全面把控的能力。
这才是我们在“习近平尝试发动第二次文革”这个信息上需要特别关注的。

 

责任编辑:李文涵

作者授权明德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