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小灵魂与太阳

0
646
【视频】小灵魂与太阳(视频截图)
【视频】小灵魂与太阳(视频截图)

【明德综合】我做的所有事物都是完美的。在所有创造物中,没有哪一个灵魂比你来得不完美。
……在那个非常的时刻里,请记得我们真正是谁…如果我忘了我是谁,你可能也会忘了你是谁,我们两个都会迷失了方向。然后,我们需要另一个灵魂来到我们身旁,提醒我们两个,我们是谁。“你要永远记得,” 神微笑地说:“我派遣给你的都是天使。”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小灵魂,他对神说:“我知道我是谁了!”

于是神说:“那真是太好了,那么你是谁呢?”

小灵魂大声的说:“我是光啊!”

神大笑了起来,并大声的说:“没错!你就是光。”

小灵魂觉得非常高兴,因为他为王国里所有还在寻找答案的灵魂找到了答案。 “哇,这真是太好了!”

但是很快地,小灵魂觉得知道自己是谁还不够,他的内心有一些激动,现在,他想“是”自己。于是,小灵魂又来到神的身边,他说:“嘿,神!现在我已知道我是谁了,那么我可不可以是自己呢?”

神说:“你的意思是,你想是‘已经是的你’吗?”

“嗯,”小灵魂回答:“知道自己是谁是一回事,是真正的自己又是另一回事,我想感觉一下‘光’到底像什么!”

“但是,你已经是光了。”神一边重复,一边又笑了起来。

“没错,但是,我想知道那感觉像什么!”小灵魂大声的说着。

“嗯,”神咯咯的笑着说,“我想我应该了解你的意思,你总是喜欢冒险。”然后,神的表情变了:“只是有一件事……”

“什么事?”小灵魂问道。

“嗯,除了光之外,什么都没有。你明白吗,除了你以外,我没有创造出任何东西;所以,没有什么简单的方法可以让你亲身体验你是谁,因为没有什么是你不是的。”

“哦?”小灵魂应了一声,他现在感到有点儿困惑了。

“这么想吧,”神说:“你就像是太阳中的一根蜡烛,你在那儿好好的,跟其他数不清的蜡烛组成了太阳。但若少了你,太阳就不是原来的太阳了。”

“黑暗是什么呢?”小灵魂问。

“它就是你所不是的。”神回答说。

“我会怕黑暗吗?”小灵魂大声地说。

“只有当你选择害怕时才会。”神回答说:“说真的,没有一样东西会让人害怕,除非你决定要如此,你明白吗?一切都由我们来决定,都由我们来取决的。”

“喔。”小灵魂应了一声,觉得比较舒服了。

然后,神解释说,“为了能体验每一件事情,所有事情的相反面便将呈现出来。不过这是个很棒的礼物。”神说:“因为没有它,你就不能明了任何事了。 ”

“没有冷,你就不能知道暖;没有下,就不能知道上;没有快,就不能知道慢;没有左,你就不能知道右;没有这儿,就不能知道那儿;没有现在,就不能知道未来。”

“所以,”神总结地说:“当你被黑暗围绕时,就不要挥舞你的拳头,或提高音量去咒骂它。”

“你宁可成为黑暗前的光,也不要对它生气。然后,你将知道你真正是谁,其他所有的灵魂也将知道。让你的光灿烂无比,以致没有一个灵魂不知道你是多么地特别!”

“你是说,让其他的灵魂明白我是多么地特别是很好的吗?”小灵魂问。

“当然!”神低声轻笑地说:“而且非常好!但是你要记住,’特别’不意味着’比较好’。每一个生命都是特别的,都有他们自己的特色!但是,很多的生命早已忘了这回事。只有当你明白,你的特别是不错时,他们才会明了,他们的特别是好的。”

“喔,”小灵魂跳着舞、活蹦乱跳地大笑起来说:“我可以像我想要的那样特别!”

“是的,你可以从现在开始。”神说,他正陪着小灵魂一起跳着、舞着,并开怀大笑。 “你想成为‘特别’的哪一个部分呢?”

“‘特别’的哪一个部分?”小灵魂重复地说。 “我不懂。”

“嗯,”神解释说:“成为光就是一件特别的事情,’特别’包含了很多的部分。和善是特别的、有风度是特别的、具有创造力是特别的、有耐心是特别的,你可以想到变得特别的其他方法吗?”

小灵魂静静地坐了一会儿,然后说:“我可以想到很多变得特别的方法!”小灵魂提高音量说:“热心助人是特别的、与人分享是特别的、友好是特别的、善解人意是特别的!”

“没错!”神同意地说:“那些事情你全都可以去做,或者,你也可以在任何时刻,做任何你希望成为的特别的那个部分。这就是成为光的意思。”

“我知道我想成为什么了,我知道我想成为什么了!”小灵魂兴奋无比地说:“我想成为‘特别’的部分,叫做‘宽恕’。宽恕难道不特别吗?”

“喔,没错。”神向小灵魂保证:“那是非常特别的。”

“好,”小灵魂说:“那就是我想成为的。我想学着宽恕别人,我想亲身体验那种感觉。”

“很好,”神说:“但是,有一件事情,你应该知道。”小灵魂现在变得有点儿不耐烦起来。事情总是比看起来的样子复杂一些。 “是什么事情呢?”小灵魂叹了一口气。

“没有人是要别人宽恕的。”

“没有人?”小灵魂几乎不能相信他所听到的话。

“没有人!”神重复地说。 “我做的所有事物都是完美的。在所有创造物中,没有哪一个灵魂比你来得不完美。看看你的身旁。”

然后,小灵魂发现,一大群灵魂已经聚了过来。他们从神的国度的四面八方长途跋涉来到这里,就是为了小灵魂与神的这场精彩对话,每个人都想听听他们在说什么。

看到不计其数、聚在那里的灵魂后,小灵魂必须同意神的话。没有人比小灵魂还不精彩、还不高贵,或是还不完美。小灵魂对聚在身旁的灵魂感到万分讶异,他们的光多么亮哪,以至于他几乎不能直视他们。

“那么,有谁是要被宽恕的呢?”神问。

“哎呀,这样下去一点儿也不好玩!”小灵魂埋怨地说:“我想亲身体验做一个宽恕别人的人的感觉;我想知道特别的那个部分的感觉像是什么?”

这时,小灵魂体认到有一种感觉,他想那一定就是悲伤了。

但是过了没多久,友善的灵魂从人群中直直地走了出来。 “小灵魂,不要担心,”友善的灵魂说: “我可以帮助你。”

“是吗?”小灵魂的心情开朗了起来。 “但是你可以做什么呢?”

“为什么这么问呢,我可以给你一个要被宽恕的人啊!”

“你可以吗?”

“当然可以!”友善的灵魂轻快地说:“我可以进到你下一个生命期当中,为你做一些要被宽恕的事情。”

“但是,为什么呢?为什么你要那么做呢?”小灵魂问。 “你,是一个那么高尚完美的生命!你,振动得那么快速,快到可以创造出明亮的光,让我几乎不能直视你。是什么力量,使你想把你振动的速度放慢到你的光变得黑沉沉的?是什么力量,让如此一个轻快到可以随心所欲在星星上跳舞、在神的国度里四处穿梭的你,来到我的生命当中,并使你自己变得如此沉重,好可以去做这么糟糕的事情呢?”

“很简单,”友善的灵魂说:“我可以这么做,因为我爱你。”

小灵魂似乎对这个回答感到非常惊讶。

“不要那么吃惊嘛,”友善灵魂说:“你曾为我做了同样的事情,不记得了吗?你跟我,我们一起跳舞很多次了。我们一起跳舞了好几个年代,穿越时空,我们无时无地不在一起游玩,只是你不记得了。”

“我们两个一股脑儿地跳,一上一下地跳,一左一右地跳;我们这儿跳跳,那儿跳跳;我们一个是男,一个是女;一个良善,一个邪恶——我们两个,一个是受害者,一个是加害者。”

“因此,你跟我,过去有好几次在一起。彼此都给过对方完美适当的机会,去表达、体验我们真正是谁。”

“因此,”友善的灵魂又进一步地解释:“我将进入你的下一个生命期当中,这一次,我要去当一个’坏人’。我将做出真正可怕的事情,然后,你就可以亲身体验做一个宽恕别人的人的感觉了。”

“但是,你将做出什么事情呢?”小灵魂有点儿紧张地问:“有那么可怕吗?”

“喔,”友善的灵魂眼睛闪闪发光地回答:“我们会想出办法的。”

然后,友善的灵魂似乎变得严肃起来,并冷静地说:“你知道,有件事情你是对的。”

“是什么事情啊?”小灵魂想要知道。 “我将放慢自己振动的速度,让自己变得非常沉重,沉重到可以去做这件不好的事情;我必须假扮成不像自己的样子。然后,我只请求你回头帮我一个忙。”

“喔,什么忙都可以!什么忙都可以!”小灵魂大声喊着,同时又跳又唱了起来。 “我要去宽恕别人,我要去宽恕别人!”然后,小灵魂看到友善的灵魂整个人都沉默了下来。

“是什么忙呢?”小灵魂问道:“我可以为你做些什么吗?你是一个这么愿意为我付出的天使!”

“当然,友善的灵魂本是一个天使啊!”神打岔的说:“每一个人都是!你要永远记得:我派遣给你的都是天使。”

所以,小灵魂更加愿意答应友善灵魂的请求:“我可以为你做什么呢?”他又问了一次。

“当我攻击你、打你的时候,”友善的灵魂回答:“当我对你做了你可能想象得到的最糟糕的事情时——就在那个非常的时刻里……”

“嗯?”小灵魂打岔的说:“然后呢……?”

友善的灵魂变得更加沉默了。

“请记得我们真正是谁。”

“喔,我会的。”小灵魂大喊着:“我答应!我会永远记得:我就是在这个地方、这个时候看到你的!”

“很好,”友善的灵魂说:“因为,你知道,我必须辛苦地假装,好忘了自己是谁。如果你不记得我真正是谁的话,而我自己可能也会有很长一段时间不能记得。如果我忘了我是谁,你可能也会忘了你是谁,我们两个都迷失了方向。然后,我们需要另一个灵魂来到我们身旁,提醒我们两个——我们是谁。”

“不,我们不会忘记的!”小灵魂再一次承诺:“我会记得你的!我将谢谢你带给我这个礼物——这个亲身体验我是谁的机会。”

所以,协议达成了。小灵魂进到一个新的生命期当中,并兴奋地成为非常特别的光,兴奋地成为那个“特别”的部分—— 宽恕。

小灵魂不安地等待能够亲身经历所谓的“宽恕”,并感谢让这件事成为可能的其他灵魂所做的一切。

于是,在那个新的生命期的每一个时刻里,每当一个新的灵魂出现在舞台上,不管那个新的灵魂带来的是欢乐,还是悲伤——特别是,如果他带来的是悲伤的话——小灵魂就会想起神曾经说过的话。

“你要永远记得,” 神微笑地说:

我派遣给你的,都是天使。 ”

责任编辑:李文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