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一首:《文姬歸漢》

0
1115

作者:bugumingsang

《文姬歸漢》

蔡女昔造胡笳聲,一彈一十有八拍。
胡人落淚霑邊草,漢使斷腸對歸客。
古戍蒼蒼烽火寒,大荒陰沈飛雪白。
先拂商弦後角羽,四郊秋葉驚摵摵。

董夫子,通神明,深松竊聽來妖精。
言遲更速皆應手,將往復旋如有情。
空山百鳥散還合,萬里浮雲陰且晴。
嘶酸雛雁失羣夜,斷絕胡兒戀母聲。
川爲靜其波,鳥亦罷其鳴。
烏珠部落家鄉遠,邏娑沙塵哀怨生。

幽音變調忽飄灑,長風吹林雨墮瓦。
迸泉颯颯飛木末,野鹿呦呦走堂下。

長安城連東掖垣,鳳凰池對青瑣門。
高才脫略名與利,日夕望君抱琴至。

李頎,盛唐詩人,擅寫邊塞詩和音樂詩,與王維、高適、王昌齡、綦毋潛等皆有來往,詩名頗高。此詩大約寫於玄宗朝開元末、天寶初年間。

先破題,董大即董庭蘭,當時長安最負盛名的琴師,後被房琯即本題中的房給事聘為門客兼私人樂師。琯是一種玉管樂器,可見房給事也是一位超級音樂發燒友,給事中即皇帝的機要秘書官職。房琯文書、情商都很高,善交際,此後官位不斷升高,安史之亂時升至宰相。《胡笳弄》是董庭蘭依據距其500年前,漢末才女蔡琰的古琴曲《胡笳十八拍》整理補缺的琴曲,有《大胡笳》《小胡笳》兩部,《大胡笳》古譜一直流傳至今。詩題就是詩人參加一次私家宴會,聽當紅琴師董大演奏胡笳弄的聽後感並題獻主人房給事。

第一段八句,鋪墊《胡笳十八拍》的緣起。蔡琰,字文姬,其父蔡邕是东漢著名文學家和書法家,曾官拜左中郎将,人稱蔡中郎,是當時久負盛名的文壇領袖。蔡文姬自幼聪慧過人,博學多才藝,不僅善詩賦,和其父一樣在音樂聲律方面有深厚造詣。

琴曲《胡笳十八拍》是文姬創作,背景是蔡邕因尊禮法獨去吊唁董卓而見怒於司徒王允,入獄不久,文姬就在家鄉因戰亂被擄掠,其父三月後被殺,文姬則輾轉到南匈奴,因美貌而被左賢王看中成為王妃,歷十二載,雖育有二子,但不習胡俗,日夜思鄉。恰時其父蔡邕的忘年交好友曹操已初步平定中原,狹天子令諸侯,因感念師友蔡伯喈四十五歲才得一女,為存其後,派遣周近攜兩千金及白壁使漠北去贖迎文姬。

左賢王還算開明,或許因財禮豐厚,或是文姬已三十五歲風華不再,遂答應。這下文姬可兩難了,故鄉日夜思念,一朝得歸則骨肉決離;若是親人不分離則異域物候風俗常年難適,且半生飄零故土望斷心碎。

最終還是隨使歸漢,《胡笳十八拍》就是此時文姬依胡笳凄愴哀怨調性,描述自身經離亂而思鄉,回歸則母子生離永決,而不忍的矛盾思緒而作,琴曲最後抒發捨子歸鄉悲喜交加的浩然怨氣天地不絕,世世代代感人深遠。’拍’即突厥語的首、節之意。文姬彈奏此曲,送別的胡人落淚,孩兒悲泣,漢使面對文姬也悲愁心酸不已。

琴曲使一路上邊塞的戍衛堡壘顯得蒼茫烽火也寒涼;大漠天色陰沉飄著雪花;整曲多次轉調,讓郊野的秋葉瑟瑟飄落。這八句用現代漢語讀似乎不押韻,但實則是壓著古語入聲韻,但詩人的音律確實不夠精通,大胡笳是用宮徵羽三調,若如詩人所說‘角’即現代的C大調,明麗壯闊和‘徵’的E調幽婉愁思曲風完全不符。

第二段十二句幾乎全是測寫董大的大胡笳演奏觀感,其中雜有三字五字更富節律。聽董庭蘭的演奏通神,神鬼都來躲在松枝偷聽;手法快慢之高超絕妙,往復直白或盤迴情感交集;百鳥隨琴聲聚散,雲彩陰晴變幻;如雛雁落單而心酸鳴叫夜空,如孩兒不捨母離別的悲絕;琴聲使河流停息,鳥兒禁聲;漢初的遠嫁匈奴烏孫部的細君公主聽後懷鄉惆悵,和親吐蕃拉薩[邏娑]的文成公主聞罷哀怨落淚。詩人押平聲韻寫琴曲呈現羅列的世間萬物人情。

第三段四句轉仄聲韻對應‘幽音變調’,開始正面描寫琴曲,轉入後半部抒發文姬悲怨感情如狂潮般涌動,真真是聲聲催人淚下,怨苦沖天而曲終罷彈。琴聲呼嘯如大風吹山林塵葉飄灑;如斜雨擊瓦、瀑布濺起掠過樹梢。末句鹿野呦鳴一語雙關,琴聲在高潮中如鹿哀鳴戛然而止,同時也是《詩經小雅 鹿鳴》呦呦鹿鳴,食野之蘋。我有嘉賓,鼓瑟吹笙。承轉最後一段對宴會主人房琯的恭維。

最後四句皇城長安門下省府邸東掖有高高的大門對著鳳凰池,房給事是位玄宗近臣高官,才能很高卻不看中名利,只是天天盼望董庭蘭來撫琴。

文姬歸漢回到鄴城後又整理有同名的《胡笳十八拍》長篇敘事騷體賦作為琴曲辭歌流傳。詳參文後的附件。

《胡笳十八拍》的古琴曲我以為找到幾個較好版本如下,十大古曲中,大胡笳算是保存較好的一部真實的古曲,歷經四百年的漢魏晉南北朝的戰亂,以及隋唐一百年變遷,始於才女蔡琰的屈辱悲歡親歷而作,又融合一代古琴大宗師董庭蘭的嘔心補遺至臻,當之無愧於華夏音樂史的一座豐碑,值得我們世代聆聽熏陶和鑒賞。尤其是當今世界格局動蕩重組之際,如總加速師說對的那一句話[百年未遇之大變局],我們炎黃子孫是應該仔細思索面前的兩條路:一是盲從於大內宣大外宣叫囂的民族主義,以為我中華民族歷史悠久文化燦爛,全世界最優秀獨一無二。

同時近代歷史又是最委屈最受屈辱災難深重。再其次我們如今已經大國崛起,全民小康,但全球反華勢力亡我之心不死,中華民族到了生死存亡之際,危險之至! 另一條路則是我們應該客觀公正地看待歷史,用我中華傳統文化的精髓來面對紛繁複雜的國內外格局,理性地思辨世界潮流。優秀的民族是那些對世界和平發展不斷做出重大貢獻的群體。我們曾經是但現在已經遠遠落後,在思想、文化、科技、教育、藝術諸多領域全面落後。

人類歷史發展長河中苦難深重的民族太多了,很多都已消亡,但我們要分析原因,我們自身的根深蒂固的思想比如忠君、權貴崇拜、對財富的貪婪和日用的揮霍無節制、自私利己、自大不知感恩、不環保等等是否都在違背正道,委屈我們自身,透支威脅未來呢?

反觀漢末的蔡文姬,其父為一代大儒,自幼聰穎麗質,少年就精通文學、經書和音律,優秀吧!十六歲嫁於河東氏族子弟大學子衛仲道,卻經年就喪夫。因無子嗣而屈辱回娘家。

二十二歲被匈奴擄掠,遂即父蔡邕被殺,文姬被逼成為左賢王妃,生二子未及成年又要歸漢,生離而子西母東。三十五歲由曹丞相做媒嫁於二十出頭的才俊董祀。第二年夫君犯死罪,文姬披髮跣足去丞相府求情,救下董郎,此後夫妻隱居家鄉,不知所卒。聽現代大師的《大胡笳》琴曲,感懷動蕩歲月的才女一生坎坷,我們是否會思索出未來民族和個體怎樣的人生悲歡磨礪的真諦?

琴曲音頻鏈接如下,我感覺聽古琴和西洋古典音樂不同,自身要代入歲月長河,蒼茫荒漠的環境畫面才好。

後記

蔡琰本字昭姬,後因避司馬昭名諱,故稱蔡文姬。古文化避名諱如今看來也是陋習之一,又碰瓷了,應該叫陋刃,古時最多就是擴大一點,如避司馬師名諱,把京師改稱京都,也還可以。如今的敏感瓷就多如牛毛了。

房給事琯後來在安史之亂時,一路追蹤唐玄宗入川護駕有功,昇任同平章事。後被派遣去甘肅冊立唐肅宗,繼續留任宰相。因自薦率五萬將士平叛軍,兩敗幾近全軍覆沒,隻身逃回,加上與董庭蘭貪污受賄而被罷官。事發後,顏真卿直接抓捕董庭蘭,房給事的布衣故交杜甫冒死進諫救房琯,最后杜甫自己卻被三司會審,颜真卿是陪审團之一,秉公辦理,杜甫被贬谪,辭官流落成都搭建茅廬;董庭蘭流離,高適《別董大》名句有:莫愁前路無知己,天下誰人不識君?顏真卿剛直而後被叛軍所殺;叛亂平定後,房給事琯善交際情商一流,後又做回高官;李頎則歸隱嵩山求道煉丹终老。 世事難料是非莫辯,如今的大選竊選舞弊案,亞利桑那州審計結果風雲再起。結局也難料,斯人已矣!

看過多少滄海桑田,撫今追昔,耳畔猶有疾繁胡笳悲曲,胸前一寸之心,眷眷惟是古人幾卷殘書,且感且愧,殆不覺顙汗泠泠也。

附件:《胡笳十八拍》琴曲辭歌

蔡琰

我生之初尚無爲,我生之後漢祚衰。天不仁兮降亂離,地不仁兮使我逢此時。干戈日尋兮道路危,民卒流亡兮共哀悲。煙塵蔽野兮胡虜盛,志意乖兮節義虧。對殊俗兮非我宜,遭忍辱兮當告誰?笳一會兮琴一拍,心憤怨兮無人知。

戎羯逼我兮爲室家,將我行兮向天涯。雲山萬重兮歸路遐,疾風千里兮揚塵沙。人多暴猛兮如虺蛇,控弦被甲兮爲驕奢。兩拍張弦兮弦欲絕,志摧心折兮自悲嗟。

越漢國兮入胡城,亡家失身兮不如無生。氈裘爲裳兮骨肉震驚,羯羶爲味兮枉遏我情。鼙鼓喧兮從夜達明,胡風浩浩兮暗塞營。傷今感晉兮三拍成,銜悲畜恨兮何時平。

無日無夜兮不思我鄉土,稟氣合生兮莫過我最苦。天災國亂兮人無主,唯我薄命兮沒戎虜。殊俗心異兮身難處,嗜慾不同兮誰可與語!尋思涉歷兮多艱阻,四拍成兮益悽楚。

雁南征兮欲寄邊聲,雁北歸兮爲得漢青。雁飛高兮邈難尋,空斷腸兮思愔愔。攢眉向月兮撫雅琴,五拍泠泠兮意彌深。

冰霜凜凜兮身苦寒,飢對肉酪兮不能餐。夜間隴水兮聲嗚咽,朝見長城兮路杳漫。追思往日兮行李難,六拍悲來兮欲罷彈。

日暮風悲兮邊聲四起,不知愁心兮說向誰是!原野蕭條兮烽戍萬里,俗賤老弱兮少壯爲美。逐有水草兮安家葺壘,牛羊滿野兮聚如蜂蟻。草盡水竭兮羊馬皆徙,七拍流恨兮惡居於此。

爲天有眼兮何不見我獨漂流?爲神有靈兮何事處我天南海北頭?我不負天兮天何配我殊匹?我不負神兮神何殛我越荒州?制茲八拍兮擬排憂,何知曲成兮心轉愁。

天無涯兮地無邊,我心愁兮亦復然。人生倏忽兮如白駒之過隙,然不得歡樂兮當我之盛年。怨兮欲問天,天蒼蒼兮上無緣。舉頭仰望兮空雲煙,九拍懷情兮誰與傳?

城頭烽火不曾滅,疆場征戰何時歇?殺氣朝朝衝塞門,胡風夜夜吹邊月。故鄉隔兮音生絕,哭無聲兮氣將咽。一生辛苦兮緣別離,十拍悲深兮淚成血。

我非食生而惡死,不能捐身兮心有以。生仍冀得兮歸桑梓,死當埋骨兮長已矣。日居月諸兮在戎壘,胡人寵我兮有二子。鞠之育之兮不羞恥,憋之念之兮生長邊鄙。
十有一拍兮因茲起,哀響纏綿兮徹心髓。

東風應律兮暖氣多,知是漢家天子兮布陽和。羌胡蹈舞兮共謳歌,兩國交歡兮罷兵戈。忽遇漢使兮稱近詔,遺千金兮贖妾身。喜得生還兮逢聖君,嗟別稚子兮會無因。十有二拍兮哀樂均,去住兩情兮難具陳。

不謂殘生兮卻得旋歸,撫抱胡兒兮注下沾衣。漢使迎我兮四牡騑騑,胡兒號兮誰得知?與我生死兮逢此時,愁爲子兮日無光輝,焉得羽翼兮將汝歸。一步一遠兮足難移,魂消影絕兮恩愛遺。十有三拍兮弦急調悲,肝腸攪刺兮人莫我知。

身歸國兮兒莫之隨,心懸懸兮長如飢。四時萬物兮有盛衰,唯我愁苦兮不暫移。山高地闊兮見汝無期,更深夜闌兮夢汝來斯。夢中執手兮一喜一悲,覺後痛吾心兮無休歇時。十有四拍兮涕淚交垂,河水東流兮心是思。

十五拍兮節調促,氣填胸兮誰識曲?處穹廬兮偶殊俗。願得歸來兮天從欲,再還漢國兮歡心足。心有懷兮愁轉深,日月無私兮曾不照臨。子母分離兮意難怪,同天隔越兮如商參,生死不相知兮何處尋!

十六拍兮思茫茫,我與兒兮各一方。日東月西兮徒相望,不得相隨兮空斷腸。對萱草兮憂不忘,彈鳴琴兮情何傷!今別子兮歸故鄉,舊怨平兮新怨長!泣血仰頭兮訴蒼蒼,胡爲生兮獨罹此殃!

十七拍兮心鼻酸,關山阻修兮行路難。去時懷土兮心無緒,來時別兒兮思漫漫。塞上黃蒿兮枝枯葉幹,沙場白骨兮刀痕箭瘢。風霜凜凜兮春夏寒,人馬飢豗兮筋力單。豈知重得兮入長安,嘆息欲絕兮淚闌干。

胡笳本自出胡中,緣琴翻出音律同。十八拍兮曲雖終,響有餘兮思無窮。是知絲竹微妙兮均造化之功,哀樂各隨人心兮有變則通。胡與漢兮異域殊風,天與地隔兮子西母東。苦我怨氣兮浩於長空,六合雖廣兮受之應不容!(圖:網)

 

責任編輯:李文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