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十人冒死控告武汉黑监狱 数百人遭严刑拷打 上百人致残

0
355
图为黑狱酷刑示意图,与新闻事件无关。 (图:武林军事网)

【2021年05月28日讯】近50名武汉访民日前在微博上发布联署信,实名控诉武汉当地的黑监狱致使近四百人曾被以绑架等恐怖手段抓进去严刑拷打,有上百人因伤致残。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道,被访民们控诉黑监狱包括东西湖柏泉西路高湾41号、青山区北湖、江岸区党校等六处地点。

这封控诉信显示,黑监狱主要关押对象包括国企职工、土地被抢占的农民和农工、房屋被强拆的居民,黑社会分子、地皮流氓不分日夜地对他们施暴:电刑、火刑、水刑、鞭刑、性虐等等。

“黑监狱”通常是指未经司法程序关押公民,由政府官员或其雇佣人员运作,设在政府所有或者租借的临时性法外监禁设施,包括宾馆、民居楼、精神病院、仓库、农舍、工厂等等,有时挂牌“法制教育学习中心”、“惩戒教育中心”。

报道中提到,武汉访民万少华从2018年3月7日到10月17日在黑监狱中度过了226个日夜。她曾因抗议武汉生物研究所领导邹光荣抢占住房,派流氓砸烂她的家,到北京上访时,武昌信访局副局长陈志雄命令吴天喜警官将她掳走,被投入江夏区3303军工厂小区山洼里的一个四层小楼。

据万少华透露,她一进去就被扒光衣服受训,每天由一群操着洪湖区口音、类似农民的人监视,“你们什么东西? 政府的包袱。你们死定了,马上把你埋掉!这有一百多个人,死你一个没人知道。”她还常常被喂辣椒水、不给吃的、不许刷牙洗澡和大小便,毒打得鼻青脸肿,连续几周吐血不止。

据万少华透露,她当时72岁,体重130斤,出来的时候70斤都没有,“我横渡过长江,两条腿本来很有劲的。出来之后不能走路,筋有问题,还患上肺气肿。”

不光如此,万少华说,最恐怖的事情之一就是频繁的毒气审讯。 “9月10日公开地把毒气往里抽,外面油渣烧得直响,门窗都蒙上被子。我的嘴里全都溃烂,辣眼睛,喉咙像火烧,脸上都是黑的,头发粘在一起。”

据万少华回忆,武昌区公安分局局长付志平曾亲口对她说,“共产党没有黑监狱,这是学习班!”从被抓进黑监狱的第一天,万少华就被要求背诵“绝对服从”的教育管理文件,拷打她的人自称是来自“中南六省法制教育基地”,他们有两警告、三不怕:不许到各个部门上访、每天都要向政府汇报; 不怕你死、不怕你告状、不怕你上网。

“唯一的出路,是一切服从他们。叫你跪就跪,我跪着擦地两百多天。他们很明确的说,’不许上访,我们有天眼。’”

万少华的案例不是单例,2020年10月,武汉访民孙建民在河北晋州被拦截,送往武汉青山天兴洲大桥下、硅钢机电总厂的废弃工厂附近的“学习班”,他被关九天,三餐是发霉的快餐面,饭前会被四个混混逼着吞下白色药丸。

他说:“吃完头昏,想撞墙,浑身血液滚烫。到医院去发现肺结节,怀疑是肺癌,肯定是药造成的。白血球异常,小便带血。我说关到黑监狱,湖北省中医院医生就不敢查了,他们说是政府行为,不敢得罪政府。”

最后他没有办法,只好自己拿刀片在头上开十字口子,拔罐、放毒血。

当地官员告诉孙建民,只要他一买进京火车票,政府的人就收到通知、各个检查站都设好卡点。 “2015年12月26日,新沟桥政府把我所有的财产洗劫一空,12月31日房子强拆,到现在不闻不问不管。我到北京举报反映事实,你为什么这么怕?把我一个老百姓,当成阶级敌人?老百姓没有说理的地方,甚至没有活路。”

对于46名访民的联署,大陆维权律师唐吉田指出,黑监狱就是政府支持的职务犯罪甚至是国家犯罪,所以平反希望渺茫。他呼吁国际媒体和人权机构采取救援行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