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泰:大选曝光“美国有个中宣部”

0
175
拜登与习近平(网络图片)

【2020年11月16日讯】这次美国大选,很多投票给民主党的就是冲着一个所谓“平等”去的,“平等”是左派或者说共产主义价值观里最有诱惑力的词汇之一,什么种族平等、性别平等、收入平等、教育平等,等等,用这些蛊惑人心的辞藻炮制出一个共产乌托邦。这个乌托邦之所以能蒙蔽了一代又一代人,就是因为太有欺骗性了。托马斯‧杰弗逊有句名言“人人生而平等”,托马斯说的是天赋人权的平等,你有言论信仰自由,我也有言论信仰自由,你和我享有自由的权利是平等的。而左派或者共产主义的“平等”不是这个意思,与杰弗逊所说的“平等”正好背道而驰。

在前苏联和中共这样的共产主义国家,人们已经见证了他们所谓的“平等”是什么:人们只能在媒体上听到一个声音,人们都只能信仰一个共产教,人们都不能拥有自己的枪。也就是说,你没有言论信仰自由,我也没有言论信仰自由,你和我在都不享有自由的权利上是平等的,这就是共产主义的“平等”。这是美国人民真正向往的“平等”吗?当然不是,而且是美国人民坚决反对的一种“平等”。可怕的是,美国的极左派正在把美国人民往这条路上拼命拽,而被拽的人们还被蒙在鼓里,以为是在追求“平等”呢。

这次大选之后美国几大主流媒体选择性失明的报导,可谓是共产主义所谓的“平等”在美国的一次预演——大家都只能听到一个声音,美国真的出现“一言堂”了。超过七千多万人投票给了川普,现在这些人好像都不存在了,他们的声音在主流媒体上听不到了。几大主流媒体一边倒地对拜登当选大肆渲染,一边倒地全力封杀川普提出的舞弊指控,几大社交巨头更是屏蔽封锁有关舞弊的内容。这一切做法像极了中共的宣传部和臭名昭著的长城防火墙。

早在2012年皮尤(PEW)研究中心就出过一个报告(Evidence That America’s Voter Registration System Needs an Upgrade),声称美国的选民登记名单不准确了,有近两百万死亡者还在名单上,有近三百万人在超过一个州登记成选民。其实,美国的选举投票系统的运作是建立在诚信基础之上的,一旦有不道德的人趁虚而入,就会给选举造成混乱。川普2016年上任之后,就着手想就多年来一直流传的选举舞弊进行深入的调查,在2017年5月还专门成立了“总统大选诚信委员会”(Presidential Advisory Commission on Election Integrity),要求各个州提交选民数据,包括姓名、住址、生日、社安号的最后四位数字,然后与联邦数据库对比,找出非公民和死亡者名单。但是,遭到左派利益集团的强烈反对,上纲上线,最后,川普只好几个月之后解散了这个委员会,这也为2020年的大选埋下了选举舞弊的巨大空间,特别是2020年的大瘟疫导致大量的邮寄投票,这就给防止选举舞弊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挑战。

可是对于选举舞弊指控,人们赫然发现,美国主流媒体一切报导都是统一口径,一致性地选择了站在左派或者共产主义一边,对作弊指控视而不见,盲目地加以否认。看看这些媒体的标题,“汹涌的谎言”(Torrent of Falsehoods,《纽约时报》),「毫无根据的选民欺诈指控」(Baseless voter fraud claims,CNN), “选民欺诈投诉是垃圾”(Voter fraud complaint is garbage,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欺诈指控和选举操纵都是谎言”(False Claims of Fraud, Rigged Election, NPR)。这些报导几乎在任何时候提到选举作弊都要加上一个形容词“毫无根据”(unsubstantiated,bogus之类的)。再看看社交媒体,脸书禁止拥有30万人的“停止盗窃选举”(Stop the Steal)组织,嘲笑性地宣称他们“煽动暴力”,推特更是直接对内容进行审查,只要提出关于选举欺诈的各种现象时,就会贴上诋毁性的标签。一时之间,美国人民都能感受到那种轰轰烈烈运动式的铺天盖地的宣传攻势。

这些做法与中共的中宣部非常雷同。美国左派操控媒体走到今天,美国还真就是出了个钳制言论自由的“中央宣传部”。再拿《纽约时报》举个例子。在11月11日的头版头条,大标题写着“全国各地负责选举的官员们称没有欺诈”,然后就是罗列了几个地方官员说不存在欺诈的言论。这太让人想起了中共抹黑法轮功的时候,大标题“愤怒揭批”,然后搞几个人来声讨的宣传模式了。

2006年大规模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的惨案曝光后,国际社会在大量的活摘证据面前都相信了中共犯下了这个星球前所未有的罪恶。可是,面对如山的证据,中共对强摘器官都是采取不报导,不得不提到的时候就竭力否定,污蔑为都是造谣和谎言,或者找几个有利益关系的外国人来为中共站台,中共的防火墙更是极力封锁活摘真相。同时,中共也一再拒绝海外独立调查人员进入中国大陆进行活摘器官的实地取证。

对比中共对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指控的报导,就可以看出美国媒体在报导大选上沦落到与中共喉舌何其相似的地步。

有人形容现在是“正邪大战”,决不是危言耸听。许多本性善良的人,都是在不知不觉中成为共产邪灵的代理人或成为被共产邪灵操纵的、列宁所形容的“有用的白痴”(Useful Idiot)。共产主义有一个最邪恶的地方,就是让人自掘坟墓,还不自知。农民帮共产党斗地主了,后来农民自己被合作化了;工人帮共产党赶走了资本家,最后自己也一无所有了;知识分子为共产党摇旗呐喊,最后他们自己被打成右派臭老九了。哪里来的“平等”?就是各个群体轮换地遭受共产党迫害的机会的“平等”。

如同中国人民被共产党蒙蔽过一样,今天的美国也正在经历被共产主义蒙蔽的时刻。看看中共是如何一步步把人民套牢的,不要小看美国媒体对言论自由的封锁。一旦左派和共产主义得势,今天是针对言论自由,明天就会针对宗教自由,后天就会针对拥枪自由,等到美国人民面对强权无力反抗的时候,美国就彻底被摧毁了。这并非杞人忧天,左派就是在按照这个节奏往前推进的。

现在美国人民起来抗争,要求调查舞弊,挖出背后的黑手,正是在抵制极左和共产主义的渗透,恢复传统,恢复立国之父们创建的美国。(大纪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