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大午庭上哭诉:全家被关 五孙子在家 生不如死 咸菜都吃不上

0
287
孙大午曾明言,自己“是个干净的人”,可以成功,但不会有好下场。(合成图片)

【2021年05月27日讯】河北大午集团创办人孙大午等21人被控9项罪。日前,河北高碑店市法院召开庭前会议,孙大午在庭上痛哭,家人都在看守所,五个孙子在家,他心急如焚,愿为所有人承担责任。同时他大爆羁押期间精神上摧残到极限,生不如死,3个月不见阳光,连咸菜都吃不上。

5月25日,“民生观察”网页披露,孙大午案庭前会议自5月17日开始,22日上午结束,时长共计5天半时间。

18日的庭前会议上,孙大午说:“在监视居住期间,我想死代替大家来承担这个罪名,我请律师调取案卷。我已经在死亡了,我已经在处死了。这个量刑无所谓,就一定要尊重事实。我的家人都在看守所,5个孙子在家,我心急如焚,我解决的了吗?”

19日的庭前会议上,孙大午说:“我可以承担责任,即使是重罪。后面这些人都很可怜的,都应该是我的责任。后面这些人都是人质。我们有四五十亿的资产,负债十个亿我们承受得起。”

他说:“4月22日,办案人员说给个机会,给个轻罪,认罪认罚。当时让认罪是对扰乱社会秩序罪认罚。我和妻子做36年党员,没有分过红。现在被追究,亲者痛,仇者快。我希望承担一些罪,哪怕是重罪,放了后面这些人。我们是对社会有贡献的人。”

说到这里,孙大午哭起来,在场的家人亦哭起来。

孙大午继续说:“法不外乎人情,我们确实有错误,….我愿意承担责任。我们是搞社会主义的典型企业,正面的典型。我是带着感情、带着理想做企业。我很痛心。现在却成了一个罪人。这个企业没有任何股份,大家都是拿工资的。这种模式是我独创的。我们是搞共同富裕。”

“所有一切都是我的责任。放过他们,我愿意承担责任。”说到这里,孙大午再次痛哭。

20日的庭前会议上,孙大午说:“蔡检察官说员工集资也不行。程序我不懂,我认了,是不是不再追究他们了?或者他们少承担一些?我希望他们出去,企业要发展,多纳税,为社会多做贡献。我愿意把责任担下来。”

孙还说:“我的工资作为涉案资产不合适。我在大午集团工作30多年,也有些收入。”“是不是可以把我妻子放回去,两个儿媳妇放回去?是不是把后面的人放回去?咱们松缓一下。不要搞得这么急好不好。”

孙大午续说:“7个月了,企业还在运营。我们的企业还是不错的。党和政府参与管理是防止资金外流,我还是善意理解政府。我希望政府不要把企业管死。”

21日的庭前会议上,孙大午说,“带黑头套是我们生活的常态,包括看病都要戴。8个人看着我们,两个小时一班。那些看守因为监视我们有很多怨言,怨气很大。在里面苦不堪言,生不如死,我绝食也要改变强制措施。”

他还说:“我要看书,说是买了也不给看。我要吃药,也不告诉我时间,也没有钟表。我的妻子、俩儿子、俩儿媳都被抓了。压力太大了!苦不堪言,生不如死,我宁愿承担所有的责任。我死都可以。只要把大家放了。”

孙大午续说:“我生不如死,你问我了吗?我三个月不见阳光,你问我了吗?说是我血脂高,不让我吃鸡肉、猪肉、猪蹄,我只能问有没有咸菜,吃咸菜。这个你们问过吗?诱供的问题,你们问我了吗?你们要这么干,咱们只能翻脸。”

孙大午被誉为企业家的良心

现年66岁的孙大午是河北大午农牧集团公司的创始人,曾经是闻名全中国的“养鸡状元”。他在2005年辞去公司董事长职务,被捕前担任集团监事长。

大午集团是中国500大民营企业之一,有员工9000多人,固定资产20亿元,年产值超过30亿元。

孙大午于1984年创办大午集团,当时仅1000只鸡、50头猪的养殖场起步,最后发展成省级农业产业化经营重点龙头企业,并盖医院,设学校,经营旅馆等。

孙大午坚持独立办企业,造福普通民众和职工,拒绝和权力勾结的事迹,受到广泛传播,孙大午亦被媒体誉为企业家的良心。

孙大午曾公开说,大午集团“不以盈利为目的,而以发展为目标,以共同富裕为归宿。”

网上资料还显示,孙大午办医院,当地村民与员工只要花人民币一元就能就医;他办农民技校,让当地村民免费上学。

孙大午经常参与政治讨论,表达自己的看法。2015年,孙大午撰文公开支持维权律师。2020年,孙大午也曾在网上表达对许志永等维权律师的赞佩之意。外界普遍认为,孙大午因言获罪。

孙大午等约30人同时被抓捕

2020年11月11日凌晨,孙大午及其亲属以及集团子公司法人等约30人突然被当局抓捕。之后,包括孙大午妻子刘会茹等部分公司高管也被批捕。

2021年4月22日,多家媒体报导,孙大午已经于4月21日被中共当局正式批捕。

当天,“孙大午案”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7名当事人的家属,分别收到了逮捕通知书。至此,包括孙大午在内的大午集团主要负责人基本被全部批捕。当地政府已派出29个工作组接管了孙大午的公司。

5月7日,维权网消息称,“孙大午案”的多位辩护律师先后收到高碑店市法院通知说:大午集团、孙大午等21名被告人或被告单位被控9项罪名,包括:涉嫌寻衅滋事、破坏生产经营、强迫交易、妨害公务、聚众冲击国家机关、非法采矿、非法占用农用地、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诈骗。

“大午案”由河北高碑店市检察院起诉至该法院,从检察院到法院的程序仅仅用了不到10天,而且包括5天假期。

该案的法律辩护团队表示,“大午案”的卷宗及鉴定材料多达348册,在短短的10天审查起诉期间内,几乎无一辩护人能够完成阅卷、会见当事人等。

由于“大午案”被如此快节奏的被起诉至法院、召开庭前会议,不给辩护律师阅卷时间、严重侵害辩护权的情况,大午案律师们一直十分担心,法院会不顾阅卷需要时间的情况、不顾诉讼程序快速安排开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