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六四烛光晚会揭幕“国殇之柱” 幸存者感谢自由民主的台湾

0
450
台北悼念六四烛光晚会,现场点灯排出“8964”字型。(美国之音特约记者杨安拍摄)

【2022年06月06日讯】适逢六四事件33周年,华人社会唯一的公开悼念活动周六(6月4日)于台北的中正纪念堂登场。包括在台港人和外籍人士等在内的两千人亲临现场点灯,缅怀受难的亡灵,并见证香港大学遭移除的“国殇之柱”在台重建。六四幸存者暨历史研究者吴仁华在致词时,特别代表所有在中国无法公开悼念六四的朋友,感谢台湾所做的一切。

由华人民主书院等二十多个台湾公民团体举办的六四33周年悼念晚会,于6月4日傍晚6点40分揭开序幕。主办单位统计约两千名与会者在烛光晚会上除了同声要求中国平反六四、追究屠城责任外,更借此活动呼吁全球人民共同关注中国侵犯人权的恶行。

当晚烛光晚会进行到8点9分时,主辨单位更率领全场民众集体静默64秒,表达对六四牺牲者的哀悼;会场并点灯排出“8964”的字型,象征中共永远无法抹去历史上的这一天。

吴仁华:纪念六四付出代价 感谢台湾所做一切

八九民运的参与者、见证人,同时也是专门研究六四事件的历史学家吴仁华在致词时表示,六四是中国最大的禁忌,中共不允许任何人举办实体的纪念活动,也不允许任何人在网路上提到六四及相关字眼,过去33年来,不少中国人为了纪念六四,饱受牢狱之灾。

数百位民众聚集台北的中正纪念堂,悼念中国六四事件的牺牲者。(美国之音特约记者杨安拍摄)。
数百位民众聚集台北的中正纪念堂,悼念中国六四事件的牺牲者。(美国之音特约记者杨安拍摄)。

他说,三十年来,香港一直是全球纪念六四的重镇,尤其维多利亚公园(维园)的年度烛光晚会更是全世界注目的焦点,也是很多无法公开纪念六四的中国人向往之处。但港府自2020年开始以疫情和“国安法”为借口,让维园的六四烛光再也亮不起来,台湾便接棒成为华人世界唯一可以公开纪念六四的地方,这不仅彰显台湾的民主价值,也提高台湾在国际社会的能见度。

吴仁华说:“我以一个六四屠杀事件的亲身经历者与研究者,我代表我自己,也代表今天很多在中国不能公开地纪念六四的那些朋友们,向台湾参与、筹办六四纪念活动以及到场的所有的台湾朋友,表示衷心地感谢,谢谢你们。”

台北以3D列印技术重现香港大学内遭拆除的耻辱柱(香港原称国殇之柱)重制品。(照片提供:华人民主书院)。
台北以3D列印技术重现香港大学内遭拆除的耻辱柱(香港原称国殇之柱)重制品。(照片提供:华人民主书院)。

除了烛光晚会,台湾今年纪念六四的系列活动还包括揭幕重制的港大“国殇之柱”、跨境文物艺展、悼念亭和推出密室逃脱游戏,让参与者以另类的方式体验中共的“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关押制度。

让去年遭拆毁的港大“国殇之柱”重新亮相是台北悼念晚会的另一个重头戏,这是由华人民主书院发动群众募资,并利用3D列印技术重建而成,约为原版雕塑的一半尺寸。

港大“国殇之柱”重现

2013年高志活(Jens Galschiot)赴港统筹“国殇之柱”维修工作。(照片提供:高志活)
2013年高志活(Jens Galschiot)赴港统筹“国殇之柱”维修工作。(照片提供:高志活)

“国殇之柱”的原创作者、丹麦雕塑家高志活(Jens Galschiot)透过预录视讯表示,他希望将原版的“国殇之柱”运出香港,移来台湾安置,但港府在中共的高压管控下似乎不可能赋予他处置雕塑的自由。他说,很高兴看到台湾重制约三米高的“国殇之柱”。

高志活说:“我衷心希望台北能把六四的记忆保留下来,台湾必须接手保护香港以及中国的自由。”

悼念六四 挺港抗中

1989年6月4日前后,中共武力镇压在北京抗议示威的学生和平民,该事件震惊全球。此后,同感悲痛的华人社会年年举办纪念活动,希望不忘中国民众追求民主的精神,并促成六四平反。

在中共近年变本加厉打压自由的前提下,台北的六四晚会也不忘声援香港,会场周遭除设置“反送中”区域,甚至有年轻港人扛着“香港独立”的大旗在现场挥舞。

目前就读台北政治大学的菲律宾籍学生卢培德(Gino Lopez)说,他对六四事件感同身受,因为菲律宾现在也有一个试图窜改历史、抹灭过去独裁暴政的新政府。

 

目前就读台北政治大学的菲律宾籍学生卢培德(Gino Lopez)(美国之音特约记者杨安拍摄)。
目前就读台北政治大学的菲律宾籍学生卢培德(Gino Lopez)(美国之音特约记者杨安拍摄)。

卢培德告诉美国之音:“我身为一个菲律宾学生要站在这里声援、纪念天安门,因为我们都是人。”

另一位来自中国的28岁廖姓女大学生则说,她长期关注六四,虽然大多数和她相同年龄的中国年轻人都不知道或避谈六四。

因人身安全不愿透露全名的廖姓学生目前在台北读书,她告诉美国之音,她希望有朝一日看到六四平反,也不认同中共禁止悼念六四的行径。

她说:“一个地方的事情,它自己不能纪念,需要别的地方来给它纪念。这种事情本来就是荒谬到讲不出来。”

另一名也是因议题敏感不愿透露姓名的香港学生则告诉美国之音,他对六四并没有特别的感觉,因为那是中国人的事,而且从六四到近年的香港反送中运动,一再显露中共的邪恶本质就算过了三十年也不会改变。

台湾民众陈宛毓特地带着年幼的女儿来认识六四的历史,她表示,六四事件代表中国极权政府侵犯人权的最恶劣行径,而且这个政府就在台湾旁边,所以,台湾人更应该牢记这桩悲剧,也要让年轻一代意识到,台湾所拥有的自由民主得来并不容易,必须努力捍卫。

台湾民众陈宛毓带着女儿来参加台北的六四烛光晚会(美国之音特约记者杨安拍摄)。
台湾民众陈宛毓带着女儿来参加台北的六四烛光晚会(美国之音特约记者杨安拍摄)。

陈宛毓说,她的女儿从文物展看到了很多“恐怖”的历史片段,像是中国军队的坦克车以及阻挡坦克车的抗议者。她说,希望透过此次展览让女儿知道,人民需要站出来为自己的权益发声。

陈宛毓告诉美国之音:“对我来说,这样子的活动必须要带着孩子一起,因为它(六四事件)如果没有人在意,势必它有一天会被这些主流(媒体)洗掉。”

台北六四晚会设置悼念亭,供参与者遥祭六四天安门广场前遭屠杀亡魂。(美国之音特约记者杨安拍摄)。
台北六四晚会设置悼念亭,供参与者遥祭六四天安门广场前遭屠杀亡魂。(美国之音特约记者杨安拍摄)。

另外,来自瑞士的艾力克斯(Alex)则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六四事件是中国历史的一部分,如果中国想要拥有更美好的未来,就应该牢记这起悲剧的教训。他说,他曾在香港住过好几年,那曾是个充满自由的城市,但他看到维园烛光晚会因政治因素遭禁,港大的“国殇之柱”也被移除,他就知道香港已经完了。他说,他今天亲临台北悼念晚会的现场,就是想要一睹重建的“国殇之柱”。

艾力克斯说:“台湾还能纪念六四,彰显了自由社会保障人权价值,也同时凸显威权主义的危险。中国试图将极权主义包装为最好的治理模式,比如大规模脱贫或是快速封城以对抗疫情,但是付出的代价却是碾压自由,并杀死无辜的人民。”(美国之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