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罚款后 阿里巴巴是利空出尽?还是政治风险攀升?

0
257
阿里巴巴创办人马云。图:翻摄自阿里巴巴官网

【2021年04月12日讯】中国电商科技巨头阿里巴巴控股集团(Alibaba)周一(4月12日)在港股的交易价以跳涨6.5%作收,一扫上周五(4月10日)遭中国监管单位以垄断行为对其开罚182.28亿人民币(约28亿美元)巨款的利空阴霾。

对此,部分观察人士说,虽然是史无前例的天价罚款,但因只占阿里巴巴年营收的4%,仍在该公司可负担的范围内。因此,股市投资人周一似乎大多以“利空出尽”或“监管不确定性已经排除”的理由,逢低买进,推升阿里巴巴的股价。

不过,中国境外的两位分析人士则看法不同,他们认为,中国监管单位对创办人马云和阿里巴巴的出手颇重,这将对中国整体科技业的创新环境带来负面冲击。他们还说,此次天价罚款的目的在“杀鸡儆猴”,因此,未来中国将很难再看到类似规模的大型平台公司,而且紧缩的监管环境代表中共的手已经伸进了以民营公司为主体的科技业,未来可能有更多科技公司受到中共的追杀或控制。在此前提下,平台经济业界在中国所面临的政治风险攀升、游戏规则也越来越不确定。

政治风险攀升

“红色资本主义”(Red Capitalism)一书的共同作者傅立泽·霍伊(Fraser Howie)在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时表示,阿里巴巴周一在港股股价走扬的理由很简单:阿里巴巴虽然面临天价罚款,但此结果比之前传言其将被一一分拆的命运来得轻。因此,在股市投资人眼里,这代表阿里巴巴未来还是可以保有其电商平台的龙头地位。此外,祭出罚金代表对阿里巴巴的反垄断调查已划下句点,而且中国监理单位在反垄断上,也已经划出一条“清楚”的红线,因此,阿里巴巴的利空似乎一一出尽。

但霍伊认为,股市投资人没看清楚,民营企业在中国经商真正的政治风险。他说,此次的天价罚款,再加上,据“金融时报”报道,北京已施压,要求阿里巴巴创办人马云在杭州的湖畔大学停止招生,这种具“高度报复性、却不合理”的举措,代表中共未来对大型科技公司的控管,特别是具有垄断地位者,只会越来越紧缩。更糟的是,他说,监管单位所划下的垄断红线看似清晰,例如,不能再有“平台二选一”或“(坑)杀熟(客)”的竞争手法,但这条红线充满随意性,他问,谁能保证,现有的游戏规则未来不会再进一步紧缩呢?

霍伊说:“他们(现在的游戏规则)看似清楚,但不保证,就此不变。这是在中国经商的最大问题。游戏规则一直随着政治氛围在变动。五年前,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可行的发展模式,但现在却完全不可行了。”

政治报复

他说,五年前,中国的科技业蓬勃发展,不受到任何国营企业的干扰。但现在,他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共政府摆明了就是要民营科技业者交出大数据资料给国营企业,“国进民退”的发展趋势相当明显。

资深创投人士、蓝涛亚洲的总裁黄齐元在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时也表示,中共打压湖畔大学的传闻若属实,那就代表中共对马云正在祭出“政治报复”,或者“防范”习近平政敌“马云帮”势力的扩大,包括前中国国家领导人江泽民的孙子江志成和其他马云的企业界密友。他说,在中共的眼中,马云已是不听话的企业家,而非值得扶植的“爱国者联盟”成员。

但他说,中共对马云出手这么重,到底是特例、还是通例,也在其他企业家心中留下阴影,个个仿佛“惊弓之鸟”。他说,这或许也是为什么今年第一季度内,不少中国科技公司,如京东科技等,因为政治氛围不对劲、上市审查又趋严,而纷纷撤消在A股上市的计划,或采观望态势背后的原因之一。

整体而言,中国监管单位对阿里巴巴祭出天价罚款、并划出垄断红线,虽有利于整顿市场秩序,但黄齐元不否认,也有隐忧,特别是可能打压到新创公司的创新环境,使其发展受限。

超级大平台不再有

黄齐元说:“受到监管以后,所有的新创的公司都会非常的谨慎。它造成的影响就是,没有人会去打造一个超级大平台。他们可能会做比较小的平台,就是说,它可能是在某一个产业,比如说金融的行业里面,但不会做到像蚂蚁金服那样子,它可能做一个比较小的平台、或者是某个垂直的领域、(做)一个vertical(垂直整合)的平台等等。你将来所看到的,就是说,不可能再会有超级大平台。”

黄齐元说,中国反垄断监管的政治意味浓厚和注重市场经济的美国不同。他说,中国无法坐视民营企业变成不受中共控制的“巨兽”,因此,对阿里巴巴的罚款的主要目的是要“杀鸡警猴”,让其他科技巨头如腾讯和美团等公司有所警惕。

黄齐元说:“我认为中国的情形跟美国的情形还是不一样的。中国的情形,最主要的是它希望民营企业就是要听话,所以,这个叫棒打出头鸟,你觉得如果是too outstanding (太突出), too vocal about the government(对政府批评较多),它(中共)基本上是会有意见的,它基本上就是要disciplined(管教的)。”

由于中共看来并不是要置阿里巴巴于死地,因此,黄齐元认为,阿里巴巴未来的前景还是可期。他说,若对中国的经济和电商发展前景乐观,以阿里巴巴作为线上电商龙头的地位,未来又有内需题材的支撑,其股价还是可能受到股市投资人青睐或追捧。

内需题材支撑

黄齐元说,这也是“股神”巴菲特的副手孟格(Charlie Munger)为何在四月初“抄底”,大手笔买进市值达近4000万美元阿里巴巴股票的背后原因之一。

面对裁罚,阿里巴巴上周同步发表公开信,称“政府的监管与服务,社会各界的批评、包容和支持,是阿里巴巴一路成长的关键”, 它还说,对此“心怀感恩,也同时心存敬畏”。

这样的反应引来彭博新闻(Bloomberg)以“何其怪异” 的评论来形容,并直言,阿里巴巴此举非同寻常,表明在中国(中共)当局的监管压力下,中国科技巨头无力反击。

不过,黄齐元说,阿里巴巴“五体投地”、“绝对服从”的反应正是中国政府要的效果。他问,阿里巴巴敢不服从吗?“头都快掉了,都快要说Bye Bye了”。

扯袖子也是一种爱护?

针对阿里巴巴的天价罚缓,中国境内看法单一,大多持正面的观点,电商圈更是普遍叫好。

央视网上周评论表示,此次裁罚“是对平台企业违法违规行为的有效规范,不代表否定平台经济在社会发展中的重要性,也不代表国家对平台经济发展态度有所改变”。评论说,为了更好的发展,“扯袖子也是一种爱护。”

帮数十家中国电商平台提供后台服务的电商宝执行长马国良以书面回覆美国之音的采访时,也持类似的看法。他说:“反垄断处罚是对于阿里、腾讯之类巨头的爱护,是对于竞争秩序的维护,也是对于未来创新的保护。目前阿里及阿里股价,否极泰来或者利空出尽便是利好。”

马国良认为,阿里巴巴的处境和美国苹果公司很像,“虽然市场份额下降了,但公司价值壁垒更扎实了,盈利能力更强了。能为客户、公司、股东甚至国家,创造更长远的价值。”

但他说,阿里巴巴以9块钱(人民币)包邮、假货、仿货、百亿补贴的商业手法无法为客户创造长远价值。相反地,只有提升供应链效率、客单价及服务,才有足够的资源创新、创造消费者需要的好东西。

利空出尽 电商受益

马国良认为,目前中国境内电商流量变现效率最高的就是阿里巴巴,京东的供应链效率最高。但阿里巴巴如何维持此一流量变现效率,取决于高价值客户场景需求,而非低价值的流量场景。

他说,阿里巴巴的股价自去年第四季度以来,长期被低估,但现在利空出尽,他格外看好。对于中国政府出手打压马云的湖畔大学,曾在淘宝担任资深产品运营师的马国良认为,可能是误传。他认为:“马云还是那个马云,没有因此没落。”

位于北京的致远国际经济合作研究中心主任王欣则认为,现在要把阿里和马云的关系适当地分开看,而且“湖畔大学的事是控制企业做大之后超范围过度扩张的一个措施,也是对企业不要过度四面出击的信号。”

对于阿里巴巴的整顿,王欣认为,这有利于电商。他以书面向美国之音表示:“小商户、小企业的利润空间更大了。这也算是正常的事和好事。下一步,电商平台要更规范经营,政府对阿里这样的公司(特别是金融方面)监管将更加严格。阿里以往的迅速扩张模式可能要改变了。”(美国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