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传家长求助公开信 上千孩子打国产疫苗罹患糖尿病

0
504
COVID-19 疫苗(路透档案照)

【2022年7月6日讯】儿童施打新冠疫苗,打,还是不打?打哪款疫苗?这是一个全球家长关注的问题,有赞成、反对、支持、观望、迟疑、纠结等……而中国大陆多省市强制学生施打疫苗,引发家长的质疑与担忧。7月4日,网络平台“卫柏兴说医改”刊登一封题为“1000多孩子集体第1型糖尿病,父母泪诉再求助!”的公开信,署名为“疫苗1型糖尿病受害者群体”。

据《中央社》报导,中国国产COVID-19疫苗再被控引发严重副作用。中国逾千孩子的父母4日发出公开信,控诉孩子接种科兴生物、北京生物等灭活疫苗后罹患第1型糖尿病,孩子要终身注射胰岛素,身心备受折磨。

网路平台“卫柏兴说医改”刊登一封题为“1000多孩子集体第1型糖尿病,父母泪诉再求助!”的公开信,这封信于4日发出,署名为“疫苗1型糖尿病受害者群体”。

信中指出,他们是来自全国30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1000多名孩子的父母。去年11月以来,全国各地启动对3至17岁孩子接种疫苗,孩子因学校催打或强制而接种疫苗,接种的是科兴生物、北京生物等公司的疫苗。

公开信称,孩子接种疫苗后出现多饮多尿、情绪低落、身体消瘦的症状,多名孩子因“酮症酸中毒”送医院,确诊罹患第1型糖尿病。

信中指出,他们有多份孩子接种疫苗前后的体检报告,证实孩子的血糖水平在接种疫苗前是正常,接种后才出现异常。

公开信表示,患上第1型糖尿病是终身,孩子现在要每天4次注射胰岛素维持血糖,有些孩子更要同时服用口服药,有些孩子血糖很难控制,而且还有併发症,非常痛苦。

公开信转载了一张由广东省医学会5月30日发出的“预防接种异常反应鑑定书”,指一名病人接种疫苗后3天出现多饮多尿、乏力及体重下降症状,“不排除与其接种新冠肺炎病毒疫苗之间存有因果关联”,但又指“本病例不太可能是预防接种的异常反应”。

公开信中也引述去年上海同济大学干细胞研究与临床转换研究所的研究,指接种疫苗后血糖在第7天上升,第28天达到高峰,上升约13%。

公开信表示,父母们5月时发布了首封题为“求救信!600多孩子疑接苗后集体确诊1型糖尿病”的公开信,曾引起社会广泛关注,但不久之后就404,遭全网“和谐”。

公开信最后强调:“恳请有关部门不要删贴…希望讨个公道和说法…不要低估了我们为孩子讨回公道的决心。”

自由亚洲电台5日报导,因涉嫌颠覆国家政权仍被羁押的湖南株洲民主人士欧彪峰,其5岁长子欧阳朗诚,也在今年6月,即接种疫苗后3个月证实患上第1型糖尿病。

报导引述欧彪峰太太魏欢欢表示,长子最明显症状是频尿,医生没有直接否认由疫苗引发的可能性,只说他们没有鑑定权力。

凤凰网6月初刊登美国药理学博士张洪涛的文章,指中国每年新增约4800名青少年患第1型糖尿病,而中国已接种了33亿剂次疫苗,大部分青少年在第1型糖尿病病发前很可能已经接种过疫苗。

文中表示,从现有数据看来,虽然不能排除糖尿病、白血病的发生与接种疫苗有关,属于比较罕见的不良反应,但大概率是没有因果关係,具体情况一定要有更完整及严谨的数据分析。

今年5月,中国网路也流传两封声称是白血病患者的公开信,指控接种科兴生物、北京生物等COVID-19疫苗后患病,当时已统计上千病例。

中国疾控中心免疫规划首席专家王华庆5月27日表示,判断疫苗不良反应需考虑6方面,包括时间上是否有关联、是否具备生物学合理性、关联的强度、异常反应需具备规律性、关联上一致性及关联的特异性。如果怀疑身体不适与接种疫苗有关,应报告并由专家调查。

原文链接:cna.com.tw/news/acn/202207060226.asp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