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江派高官刘彦平被查 或引发官场大震

0
1146
前中共国家安全部纪委书记刘彦平落马(大纪元合成)

【2022年03月13日讯】3月12日,原中纪委国家监委驻国家安全部纪检监察组组长刘彦平,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

刘彦平是继原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原重庆市副市长、公安局长邓恢林,原上海市副市长、公安局长龚道安,原山西省副省长、公安厅长刘新云,原江苏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王立科,原公安部副部长、司法部长傅政华等“政法六虎”落马之后,被查的又一位重量级“政法虎”。

刘彦平曾长期在公安系统工作。 2011年8月,孟建柱任公安部长时,刘彦平任公安部部长助理、党委委员、警卫局局长、武警少将警衔;2012-2017年孟建柱任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刘彦平升任公安部副部长,调任国家安全部纪委书记,中纪委国家监委驻国安部纪检监察组组长。

刘彦平任国家安全部纪委书记时,做的最重要一件事是,奉命与中共的“红通要犯”、流亡美国的亿万富豪郭文贵,保持密切沟通,并先后在伦敦、纽约与郭举行谈判。

据《华尔街日报》2017年10月23日报道,2017年5月24日,在郭文贵的同意下,刘彦平一行4人,持过境签证,在郭文贵位于纽约第五大道荷兰雪梨酒店18楼的家中,(以国家安全部纪委书记的名义)与郭谈判。

由于刘彦平等的签证不容许他们从事政务活动,因此,引起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的关注。当天下午5点左右,FBI官员在纽约宾州火车站当场向刘彦平等进行查问。起初,刘彦平等声称是中共负责文化事务的外交官,之后,不得不承认是中共国家安全部官员。 FBI官员明确表示,他们与郭文贵谈判,有违签证性质,要求他们尽快离开美国,不要再与郭文贵接触。

随后,刘彦平等坐火车去华盛顿。 FBI以为他们将在24小时内离开美国。但是,两天后,5月26日,刘彦平等在当晚飞返中国前,再次到郭文贵在纽约的家中,继续与郭谈判。

在华盛顿,就是否逮捕刘彦平等,白宫官员与美国国务院、美国国防部、美国情报机关等有关官员召开了一次电话会议。美国国务院官员担心逮捕刘彦平等,将导致在中国的美国官员受到报复,对采取行动有所保留。会议期间,有人提议:再次检查这些中共官员,目的是使他们赶不上飞机,以便进一步扣留他们。但美国官员始终没有达成共识。

当晚,在纽约肯尼迪机场,FBI官员在扣下刘彦平等的手机后,才准其登上飞机,回到中国。

刘彦平为什么要与郭沟通并在伦敦、纽约与郭谈判?

起因是:2015年1月16日,中共国家安全部副部长马建,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马建交代:他与郭文贵有权钱交易,收受了郭数千万元人民币贿赂。郭的亲属和公司员工也被关押、审查。 2017年1月起,郭为了“保命、保家、报仇”,开始在美国大爆一些中共高官的“贪腐猛料”。

此番爆料,在国内外引发巨大反响。中共高层终于有人坐不住了。刘彦平就是奉中共高层官员之命,与郭文贵沟通、谈判的。目的有二:一是阻止郭继续爆料;二是试图将郭弄回国内。

最终,郭文贵没有被弄回国内,倒是刘彦平与郭文贵谈判的录音,被放到互联网上,成为轰动国际的重大新闻。

这些录音文件主要有:(1)“2017年5月1日刘彦平与郭文贵的通话”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aSt2g3hvIo (2)“刘彦平与郭文贵谈判录音一”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i_xYWvULDY (3)“刘彦平跟郭文贵谈判录音二”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lpbTNTx5iE。

笔者仔细听了上述三个录音文件,还听了2017年5月紧随刘彦平之后到美国的公安部一局局长孙力军与郭文贵的电话录音https://www.youtube.com/watch?v=_Hjb_ChuyOo,以及郭文贵介绍与刘彦平谈判的背景的视频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B88yHxK-JQ等。

2017年4月,中共通过国际刑警组织,对流亡美国的亿万富豪郭文贵,发出全球“红色通缉令”。

红色通缉令是国际刑警组织成员要求成员国协助侦查犯罪时发放的7种要犯通报之一,因通报左上角的国际刑警警徽为红色而得名,属最高级别的紧急快速通报。

中共对郭文贵发“红色通缉令”,即意味着郭被当成了中共缉拿的要犯。

但从中共国家安全部纪委书记刘彦平与郭文贵沟通、谈判的录音看,其中透出信息却非同寻常。

其一,刘彦平承诺送郭的妻子岳庆芝、女儿郭美到美国,与郭团聚。一名副部级中共高官亲口承诺,将一名“红通要犯”的妻女送出国,与其团聚,这无疑是极其反常的事。

其二,刘彦平承诺亲自陪郭的女儿郭美到香港办理赴美证件。作为国家安全部纪委书记,刘彦平无疑是个大忙人,需要处理的大事很多,完全可以派一个手下人陪郭美去香港,他却在打给郭的电话表示,亲自陪郭美去香港办证件。这难道不是极其反常吗?

其三,刘彦平承诺安排两名下属专程陪郭的妻子、女儿到美国,与郭团圆。 2017年5月1日,在两名国安官员小韩、小曹的陪同下,郭的妻女顺利抵达纽约。为了一个“红通要犯”妻女的安全,中共国家安全部专门派两个官员护送她们赴美。这也是极其反常的事。

其四,刘彦平在谈判过程中说,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讲了,对郭文贵“要一分为二”。刘还称赞郭过去为国家安全部作过重要贡献,欢迎郭继续为国家作贡献,称郭的问题可不通过刑事的办法解决,可通过民事的办法解决。只要郭配合中共,不再继续爆料,其他的,都好说好商量。这不是在与红通令要缉拿的“要犯”谈判,而是在求郭“家丑不可外扬”。这也是极其反常的事。

其五,刘彦平反复就爆料问题跟郭交涉,希望郭不要继续爆料。比如,2017年5月1日,刘在打给郭的电话中说,鉴于他正全力促成郭的妻女到美国与郭团聚,希望郭从5月3日起停止爆料。甚至提出,只要郭不爆料,中共骂郭的网络“水军”方面,刘亲自一家一家地去做工作,也停止骂郭。根据郭是否爆料来决定中共网络“水军”是否骂郭,这无疑也是极其反常的事。

其六,刘彦平在与郭谈判过程中,突然大曝中共最高层黑幕,包括原中央办公厅主任令计划阴谋篡党夺权;令计划的妻子在民生银行吃空饷900万元;令计划的情妇到处都是,连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开会时管录音录相的女人,都是他的情妇;令计划为玩一个国航的空姐,不择手段;原中共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当年在大连当市长时玩女人,为帮情妇出气,找借口把三兄弟中的两兄弟关进监狱,老三被杀害。薄熙来的妻子谷开来与英国商人海伍德、中国商人徐明等吸毒,吸完毒之后就乱来。这不是中共国安部纪委书记跟一名“红通要犯”在谈判,而是两个关系好得不得了的“同志加兄弟”在谈论高层秘密。这更是极其反常的事。

其七,2017年1月16日至2月18日,刘彦平从北京飞往英国伦敦,与从美国飞往英国伦敦的郭文贵,举行了第一次谈判。中共国家安全部纪委书记,专程飞往第三国,与一个被认为与中共国安部副部长马建腐败案有关的“行贿人”举行谈判,阻止郭爆料中共高层丑闻。这也是极其反常的事。

其八,刘彦平等四人持商务签证过境美国,却从事政务活动,还谎称是中共文化事务方面的外交官,最后竟被美国FBI没收手机,被美国政府驱逐出境。一个副部级中共高官跑到美国,干违反美国法律的事,最后被驱逐出境,从此以后,不得入境美国(孙力军打给郭文贵的电话证实了这一点)。这也是极其反常的事。

事出反常必有妖。

妖在哪里?

要搞清这个问题,就必须弄清刘彦平是谁的人?

从刘的履历看,他是前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提拔重用的。孟是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国家副主席曾庆红,前中共独裁者江泽民提拔重用的。因此,刘是孟、曾、江这一条线上的人。

从刘的谈话录音看,2013年至2017年,习近平发动反腐打虎,查办了440名副省军级,及其他中管干部,其中大多数都是江、曾提拔重用的。因此,这五年,习反腐打虎,被称为“习江斗”。到2017年5月,刘在郭的家里谈到江时,有一句话透露了刘对江的真实态度。刘在谈到令计划的案子时说:“江泽民同志江主席真的发挥了定海神针的作用”。

从郭文贵谈刘两次在他家里谈判的背景时说:“他是江(泽民)家、曾(庆红)家、孟(建柱)家最相信的人,他来美国就是代表江家、曾家、孟家”。

孙力军是2008年被孟建柱从上海调到公安部的。孙力军与刘彦平在公安部,都是时任公安部长孟建柱最重要的亲信。孙是孟的大秘,刘是孟的部长助理,两人是孟的左右手。刘到美国与郭文贵谈判,是奉孟建柱之命,孙力军到美国跟郭文贵打电话说“不见到你不死心”,也是奉孟建柱之命。

现在,中共当局正在查“孙力军政治团伙”,刘彦平很可能是“孙力军政治团伙”成员之一。他们的后台老板都是孟、曾、江。

从刘彦平对待郭文贵的七个极其反常的情况看,最重要的原因很可能是:为了堵住郭爆料的嘴,因为郭百分之百掌握了刘彦平的后台老板的许多黑幕材料。

郭文贵后来爆料称,孟建柱与江泽民之子江绵恒有“生死之交”。这份“交情”是从孟帮江绵恒做换肾手术开始的。 2004年至2008年,江绵恒做过5次肾移植手术,杀了5个法轮功学员。由于每换一次肾就得杀死一个法轮功学员,此事被列入“国家最高机密”。

郭还爆料说,孟不仅帮江绵恒多次换肾,孟的母亲也多次换肾,一度杀错人,孟的妻子也换过两次肾。肾源由孙力军从狱中找活人配对,之后杀人取器官。为掩盖真相,一些参与器官移植的医生被灭口,一些知情者也被灭口。

郭文贵了解孟建柱、江绵恒、孙力军等参与活摘器官的黑幕,可能是孟等最担心和恐惧的事。这或许是孟急派孙、刘赴美与郭谈判的真正原因。

孙力军等“政法六虎”被抓捕,其共同的后台老板孟建柱,多次被媒体聚焦。 “政法第七虎”刘彦平,其后台老板也是孟建柱。刘被抓捕,孟可能高危。

如果孟建柱被抓捕,中共高层可能会有重大连锁反应发生。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