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江泽民处理4.25事件十大错

0
1060
1999年4月25日,一万余名法轮功学员来到中南海旁边的国务院信访办和平上访。 (图片来源:明慧网)

24年前,1999年4月25日,北京发生法轮功学员到中南海上访事件。虽然人数超过1万,时间持续一天,但从始致终,安静祥和,井然有序,没有出现任何过激言行。

法轮功学员的诉求有三:一是立即释放天津被非法抓捕的40多名法轮功学员;二是允许法轮功的书籍在中国出版;三是给法轮功学员提供一个合法修炼环境。

当天上午8点多,时任中共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朱镕基,从中南海西门出来,找三名法轮功学员代表进去反映意见。之后,在朱镕基的过问下,天津被非法抓捕的法轮功学员全部获释。

就在朱镕基设法化解矛盾时,4.25事件当晚,时任中共党政军最高领导人江泽民,却在致中共政治局常委的信中,得出必须“战胜法轮功”的结论。

这个结论成为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的“理论基础”,也是至今24年来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总源头。

但是,这个“总源头”却是错的,其错有十:

第一,4.25事件发生前7年江泽民从未对法轮功问题做过全面、深入、细致的调查研究。

法轮功是1992年5月13日由李洪志大师从中国东北的长春市传出的,到1999年4月25日,已传出近7年。

在长达7年的时间里,法轮功没有花中共政府1分钱,没有搞任何强迫命令,没有借助宣传工具大做广告,主要靠袪病健身、净化身心的奇效,靠人传人、心传心,从长春传到北京,从北京传到全中国,从中国传到全世界。

当时中国有很多气功,法轮功是传播速度最快、范围最广、学炼人数最多、影响最大的一个功派。

学炼法轮功的人,各个年龄段、各种学历、各种职业、各个党派、各种资历、各个民族、曾经佛教徒、道教徒、基督徒都有。

其中包括中共的老红军、老革命、老党员、老干部、老专家、老教授,中央和国家机关的党政官员,现役军官,工人、农民、士兵、学生、商人、家庭主妇等。

对于全中国和全世界真修法轮功的人来说,他们的共同体会是:法轮功既有益于身体健康,也有益于心理健康,既有益于个人和家庭,也有益于社区和国家,既有益于东方人,也有益于西方人,总之,于国,于民,于人类,有百利而无一害。

古人云:“木秀于林,风必催之”。

当法轮功突然间在所有气功中脱颖而出,变成一枝独秀时,中共新闻界、科技界、宗教界、气功界等,一些风言风雨,甚至攻击、谩骂、打压便接踵而至。

在基层,辽宁省朝阳市公安局竟然下发朝公发(1998)37号文件,声称“法轮功是公安部明令禁止的非法气功”,“立即予以取缔”。

在高层,中共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共宗教协会会长赵朴初,又是批示,又是写信,声称,对法轮功“光取缔还不够”,还要大力批判。

针对上述情况,1996年至1999年,法轮功学员长时间接连不断地向有关部门领导直到江泽民写信,反映法轮功问题。

但是,所有这些信,全都没有回音。

4.25事件发生前7年,作为中共党政军最高领导人,江泽民拥有一切便利条件,及时了解并妥善处理法轮功问题。但江泽民从来没有这样做过。

第二,4.25事件发生后江泽民没有到任何一个中央和国家机关的法轮功学员中做调查。

当时,中央和国家机关修炼法轮功的人不少,比如,中纪委监察部、中宣部、公安部、外交部、外经贸部、教育部、财政部、农业部、国家体育总局、国家税务总局、国家工商总局、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中科院等,都有人修炼法轮功。

以我本人为例,当时,我是中纪委监察部官员,1995年5月3日开始修炼法轮功,到1999年4月25日,修炼近4年,上至时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尉健行,下至中纪委监察部最基层官员,很多人都知道。

但是,江泽民从来没有向我做过调查。据我所知,江泽民也从来没有向中纪委监察部的其他法轮功学员做过调查。

又比如,当时外经贸部办公厅官员张亦洁,也是从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的,江泽民从来没有向张亦洁做过调查。

再比如,当时外交部官员条约法律司官员李海,也是从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的,江泽民从来没有向李海做过调查。

第三,4.25事件发生后江泽民没有听取国家体育总局对法轮功的正面调查意见。

1998年5月11日,原来由公安部等9部委共管的气功,改为由国家体育总局统一管理。

1998年10月,国家体育总局派调研组到长春对法轮功进行调研。组长邱玉才,是前国家体委群众体育司司长、时任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组员有管谦、李志超。管谦是前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通信部政委,时任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副秘书长。李志超是中国中医研究院教授、高级工程师。

调研组在长春进行了为期一周的调研,除深入炼功点明察暗访外,还在10月20日召开了52名法轮功学员参加的座谈会,其中包括老红军、现职军级官员、政府官员、大学教授、企业家、居委会主任、工人等。

在认真听取法轮功学员发言后,邱玉才说:“关于法轮功问题,国家体总委托我和管谦、李志超,到长春对法轮功做一个了解。”

“通过调查了解,长春有十几万人在炼法轮功,而且层次较高,有十几所大专院校的教授、博士生导师、高级干部,还有从工人到知识分子各个层面上的都有,确实功效很显着。这一方面没有疑议。”

“我们认为法轮功的功法功效都不错,对于社会的稳定,对于精神文明建设,效果是很显着的,这个要充分肯定。”

“对于在座的各位认真负责地为我们介绍你们修炼法轮功的情况和你们的看法,我表示衷心的感谢;我们要如实地、实事求是地把你们的情况向国家体总和评委会同志们介绍、汇报。”

当时,国家体育总局是气功的主管部门。邱玉才是国家体委的退休干部,中国气功科研会的负责人,管谦是中共军队离休干部,也是中国气功科研会的负责人,李志超是中国人体科学研究方面的专家,他们受国家体育总局委托,深入到法轮功的发源地——长春,深入到法轮功学员之中,进行调查研究,得到的一手材料和得出的初步结论,应该是比较接近实际,比较可信的。

但是,4.25事件发生后,江泽民没有听取他们的调查意见。

第四,4.25事件发生后江泽民没有对法轮功在香港、澳门、台湾的传播情况做调查。

以台湾为例。法轮功是1994年传入台北的。然后传到台中、台南。1996年11月首届国际法轮大法心得交流会在北京举行时,台湾不少法轮功学员与会,其中包括80多岁的老者,大学教授、政府官员、企业界人士、大学生等。1997年11月,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大师曾亲临台湾讲法。1998年6月,法轮功的主要指导书《转法轮》,由台湾益群书店出版发行。

法轮功传入台湾后,从来没有发生过警察殴打、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事件,法轮功的书籍在台湾可以自由、公开出版、发行,台湾政府,无论哪个政党上台执政,都充分保障台湾民众有修炼法轮功的自由。

再以香港为例。早在1994年就有香港人到中国大陆参加李洪志大师举办的法轮功传法教功班。1995年5月13日,1996年7月15日,1997年7月14日,李洪志大师先后三次到香港讲法。1996年,香港法轮功学员向港府申请注册“香港法轮大法协会”。

至今,法轮功在香港一直合法存在,香港民众有修炼法轮功的自由。

4.25事件发生后,提出“战胜法轮功”之前,江泽民从来没有对法轮功在港、澳、台的传播情况做任何调查研究。

第五,4.25事件发生后江泽民没有对法轮功在欧洲、北美洲、南美洲、亚洲、澳洲的传播情况做调查。

法轮功从东方传到西方的第一站是法国巴黎。

1995年3月12日,李洪志大师应中共驻法国大使馆邀请,在巴黎16区Van Loo路19号的使馆文化处礼堂,举办首场法轮功海外讲法传功报告会。时任中共驻法国大使蔡方柏和夫人,以及使馆许多工作人员都参加了,还有一些巴黎市民也参加了。

1995年3月13日至19日,连续7个晚上,李洪志大师在巴黎12区Daumesnil大街的一家武术馆内,举办了法国第一期法轮功学习班。

李洪志大师1996年10月首次到美国讲法传功。

据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的梅森学者张尔平介绍,1999年4.25事件发生前,李洪志大师曾应邀到中共驻纽约总领事馆作报告。领馆内从总领事到最基层的工作人员都曾跟李洪志大师合影留念。

当李洪志大师进到中领馆时,连传达室的工作人员都恭恭敬敬地说:“我们都在炼您的法轮功。”

1996年10月25日至11月2日,首届国际法轮大法心得交流会在北京举行。瑞典、法国、德国、美国、加拿大、泰国、新加坡、台湾、香港等14个国家和地区的法轮功学员与会。

法轮功诞生于中国,洪传于世界,为提升各国民众身心健康、洪扬中国传统文化、促进中外文化交流,起到了独特的重要作用。

4.25事件发生后,提出“战胜法轮功”之前,江泽民对法轮功在海外的洪传情况也没有做过任何调查研究。

第六,4.25事件后江泽民没有对中国大陆以外的国家和地区的政府如何对待法轮功做调查。

1996年10月12日,李洪志大师在美国得克萨斯州休斯顿市讲法。同一天,休斯顿市政府授予李洪志大师休士顿“荣誉市民”和“亲善大使”称号,授予书公告中写道:

“法轮大法超越于文化和种族的界限,把宇宙真理传扬世界各地,架起了东西方沟通的桥梁,李洪志大师不辞劳苦地将法轮大法从中国传向海外,所到之处使诸多国家众多的人们深受震撼,从而赢得了国际盛誉。”

至1999年4.25,法轮功已在中国大陆以外广传。所有有法轮功学员的国家和地区的政府,没有一个反对法轮功的传播。时至今日,除中共外,全世界没有一个国家和地区的政府取缔法轮功。

4.25事件发生后,提出“战胜法轮功”之前,江泽民对中国大陆以外的国家和地区的政府如何对待法轮功没有做过任何调查研究。

第七,4.25事件发生后江泽民没有仔细研究这一事件与相关事件的重大区别。
4.25上万名法轮功学员到中南海上访,无一人喊口号,无一人打标语,无一人发传单,无一人演讲,无一人大声喧哗,大家都按警察的引导,静静地站在中南海西门和北门的道路两旁,没有任何不文明举动,更没有任何暴力行动。

晚9点左右,得知天津被抓捕的法轮功学员已全部获释后,上万人悄然离开。撤离时,连警察扔在地上的烟头都捡走了,地上没有留下一片纸屑。

法轮功学员到中南海上访表现出的高素质,令海内外有良知的人们为之惊叹。

文革中,曾发生过一次围困中南海事件。

1967年7月初至8月4日,在中央文革小组支持下,造反派在中南海西门外设立“揪刘前线指挥部”,用高音喇叭昼夜不停地对着中南海高喊“打倒刘少奇”等口号,要求揪斗当时毛泽东内定的“党内头号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刘少奇。

1967年7月13日起,北京各大专院校、机关团体等100多个群众组织的数万人,在中南海围墙外加入“揪刘火线”。在中南海南门(新华门),西门、北门外高呼口号,游行、示威,情绪激动,非常狂热。但刘少奇一直没有露面,造反派便绝食抗议,大有不揪出刘少奇不罢休之势。

直到8月4日,根据毛泽东的指示,中共决定在天安门广场举行“盛大”的批判刘少奇大会,围困中南海的造反派才撤离。

4.25事件13天后,发生过一次围困美国大使馆事件。

1999年5月8日、9日,北京爆发大学生抗议美国轰炸中共驻南斯拉夫大使馆的示威游行。

包围美国大使馆的大学生高喊口号,两所高校的男生比赛向里面扔砖块,砸玻璃;有的往里面扔燃烧瓶;有的用长竹竿挑着火烧里面的美国国旗;有的爬过围墙进入美国大使馆,被里面的保安扔出来了。

当示威的大学生们离开时,美国大使馆前面的人行道上的砖几乎没有了。这些砖都被大学生撬起、打碎后,扔进美国大使馆了。

上述文革时围困中南海事件,背后有中央文革小组指使,整个过程充满语言暴力、怒火和戾气。上述围困美国大使馆事件,先一天是中共默许的,后一天是中共组织的,不仅充满语言暴力,还有打、砸、烧等暴力行为。

仅从表面形式上看,4.25事件与上述两个事件有天壤之别。

但是,江泽民从未对上述三个事件做对比分析,更没有仔细研究为什么上万名法轮功学员到中南海上访会如此和平、理性、祥和。

第八,4.25事件后江泽民将他个人关于法轮功的错误看法强加全党。

4.25事件几天后,我记得可能是4月29日左右,江泽民责成中央办公厅将他致中共政治局常委的信下发传达。

这封信只是江泽民个人对法轮功的看法,而且是错误的看法,既没经中央书记处讨论通过,也没经中共政治局讨论通过,也没经中共政治局常委会讨论通过,更没经中共中央委员会讨论通过。

第九,4.25事件发生后江泽民责成中央610办公室按照“战胜法轮功”的结论去找“证据”。

1999年6月7日,江泽民在中共政治局会议上就如何“战胜法轮功”发表讲话,提出成立中央解决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对法轮功问题展开调查。该领导小组的办公室成立于1999年6月10日,故称中央610办公室。之后,中央610办公室根据江泽民“战胜法轮功”的结论,到全国各地找证明这个结论正确的“证据”。

先有结论再找证据的调查,是违反基本常识的,这样找来的证据必然都是虚假的。

第十,江泽民对4.25事件的错误判断从思想根源上说来自马列主义教条。

马列主义原教旨之一是无神论。它教人不信神不敬神。信什么呢?信共产党。共产党是一个组织,怎么信?那就信共产党的最高领导人。当时,江泽民是中共党政军最高领导人,信共产党,就要信江泽民。

法轮功教人信神敬神。信神敬神的人,自然把“神”放在信的第一位。这对信奉马列主义的江泽民来说,是不可接受的。都去信神敬神去了,谁信江泽民?

马列主义原教旨之二是唯物论。它教人看重那些看得见、摸得着、实实在在的东西。对中共来说,这样的东西中,排第一位的,就是权力。

中共信奉有权就有理,有权就有一切。谁权力最大,谁就最有理,谁就最有力。

江泽民是中共党政军最高领导人,权力最大,地位最高,权势最显赫,他的话应该最有理,最有力。突然中国有那么多男女老少都去信李洪志大师去了,这怎么得了?

因此,江泽民才讲出了“战胜法轮功”的狂语。

结语

正本必须清源。

江泽民处理4.25事件时的十大错,注定他提出的“战胜法轮功”的结论是错误的。

1999年7月19日,江泽民根据上述错误结论作出的取缔法轮功的决策必然是错误的。

24年来,中共根据上述错误结论实施的对法轮功的迫害也必然是错误的。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