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习近平三管齐下保二十大“三连任”

0
1415
习近平

【2022年01月27日讯】新年伊始,习近平与反习势力为中共二十大权力再分配的斗争日趋白热化。 1月16日,旅居美国的前中共海军司令部中校姚诚透露,他得到消息,军队内部有人联名给习写信,“劝习放弃连任”。笔者认为,这个消息很可能是反习势力故意向海外放风。

习为确保二十大上“三连任”,正从“笔杆子”、“枪杆子”、“刀把子”三方面采取一系列重要行动。

“笔杆子”(宣传)

进入2022年,习近平、习派高官,以及习的“御用文人”,一再通过宣传机器,表明跟反习势力一决高下的强硬态度。至1月25日,习至少采取四项措施:

第一,公布习在六中全会上的重话。

1月1日,《求是》杂志发表习在十九届六中全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习特别强调:“在重大风险、强大对手面前,总想过太平日子、不想斗争是不切实际的”;“妥协退让只会招致失败和屈辱,只能是死路一条”;“唯有主动迎战、坚决斗争才有生路出路”;“对那些在党内搞政治团伙、小圈子、利益集团的人,要毫不手软、坚决查处”,“该开刀就开刀”。

第二,习在省部级高官会上再放重话。

1月11日,习在中央党校省部级干部学习班上发表讲话时表示:不论谁在党纪国法上出问题,“决不饶恕”。

第三,习在中纪委全会上继续放重话。

1月18日,习在中纪委六次全会上发表讲话称,“腐败和反腐败较量还在激烈进行”,即反习势力仍在激烈抵抗习。

习要求“防范形形色色的利益集团成伙作势”。中纪委关于原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问题的通报中,称孙“在党内大搞团团伙伙、拉帮结派、培植个人势力,形成利益集团,成伙作势控制要害部门,严重破坏党的团结统一,严重危害政治安全”。习此处所讲,显然是指要防范孙力军背后的利益集团在二十大前坏他的大事。

习还提出:反腐败要“抓住‘关键少数’以上率下”。其指向习高层政敌的意图明显。

第四,中共党媒多次发文震慑习之政敌。

1月21日,中共中央党校机关报《学习时报》发文,重提“坚决防止野心家、阴谋家窃取党和国家权力”。

1月17日,人民网转发新华社通稿《写在十九届中央纪委六次全会召开之际》,其中,点了中共史上被枪毙的三个贪官的名字——谢步升、刘青山、张子善。

1932年5月9日,中共以贪腐罪名,枪毙瑞金县叶坪村苏维埃政府主席谢步升。谢是中共史上第一个被枪毙的贪官。 1952年2月10日,中共以贪腐罪名,枪毙两任天津地委书记刘青山、张子善,刘、张是中共建政后第一批处决的两个贪官。

这篇文章点出三个被枪毙的中共贪官之名,实际上是说给习的政敌听的。

枪杆子(军队)

习主要采取三大举措:

第一,发布不同以往的“1号命令”。

1月4日,习签发中央军委“1号命令”,要求军队紧盯“科技之变、战争之变、对手之变”,“迎接党的二十大胜利召开”。

与前两年的“1号命令”相比,今年“1号命令”的重点,不是对外,而是对内;不是“聚焦对外备战打仗”,而是聚焦严防党内、军内反习势力捣乱,紧盯党内、军内“对手之变”,随时准备予以反击,以确保习二十大“三连任”。

第二,破例晋升七名上将。

1月21日,习打破他当军委主席10年之惯例,罕见地在一年的第一个月,一次晋升7名上将。且7名上将中,罕见地有5个政治委员。

这5个政委分别是:北部战区政委刘青松、中部战区政委徐德清、陆军政委秦树桐、海军政委袁华智、武警部队政委张红兵。

中共五大战区、五大军种,加上武警部队,共有11个政委,习这次一口气就换了5个。

政委最重要的职责是什么?就是“监军”,防止军队反习势力在二十大前的关键时刻,搞军事政变。

习查办了前中央军委主席江泽民、前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郭伯雄提拔重用的160多个将军。军中还有江、徐、郭的残余势力,这些人只要遇到合适机会,可能暗中作乱。习不得不高度戒备与防范。

第三,召开中央军委纪委扩大会议。

1月22日,部署军队反腐打虎的中央军委纪委扩大会议召开。

中央军委副主席张又侠在会上强调,要“深刻认识自我革命的本质内涵和价值所在”,“彻底铲除障碍,推动自我革命向纵深发展”,“打好反腐攻坚战”。

所谓“深刻认识”,就是认清、认准反习将领;所谓“铲除障碍”,就是要铲除阻碍习连任的将领;所谓“攻坚”,就是把军内反习“刺头”拨掉。

这是习准备向军中反习势力“开刀”的一次动员会。

“刀把子”(政法)

习主要采取了四大举措:

第一,以两项新罪名对孙力军提起公诉。

1月13日,孙力军被提起公诉。孙的罪名中突然增加了“操纵证券市场”和“非法持有枪支”。有评论者指出,这两项罪名一表明孙涉2015年反习“金融政变”;二表明孙可能有个危及习生命安全的“私人军火库”。

孙被抓捕前只是公安部的一个副部长。 “金融政变”和“暗杀习”,都是牵一发动全身的大事。在这两件大事中,孙可能只是“政治打手”之一,孙上面肯定有中共政治局常委级别的高官在更宏观上操纵。

习当局以这两项罪名起诉孙,大有敲山震虎之意。

第二,习对中央政法工作会议做指示。

1月15日,中央政法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习专门做出指示,强调要“坚持党对政法工作的绝对领导”,即习对政法工作的绝对领导。

2002年中共十六大至今,四任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周永康、孟建柱、郭声琨,都是江泽民、曾庆红提拔重用的。中共的“刀把子”,即政法大权,长期掌控在江、曾手上。

2022年的中共二十大上,习肯定希望他的亲信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把“刀把子”真正掌控在自己手上。

习亲信,中央政法委秘书长陈一新在中央政法工作会议上说,全力护航二十大,是今年政法工作压倒一切的中心任务,是政法战线务必抓实抓好的头等大事。也就是说,全力确保习“三连任”是政法工作的头等大事。

如何确保?就是继续过去两年的“政法大清洗”。预计今年还会有江、曾派系政法高官落马。

第三,央视曝光“孙力军政治团伙”黑幕。

中央政法工作会议开幕同一天,央视播出反腐专题片《零容忍》,首次曝光孙力军搞“政治团伙”的黑幕。

习打掉的“政法五虎”——中共原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原上海市副市长、公安局长龚道安,原重庆市副市长、公安局长邓恢林,原山西省副省长、公安厅长刘新云,原江苏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王立科,都是“孙力军团伙”的重要成员。仅王立科一个人给孙力军送的钱,就高达九千多万元。

专题片谈到,孙力军对龚道安、邓恢林、刘新云、王立科的仕途升迁给予重要帮助。

孙力军本人只是一个副部级官员,怎么帮龚、邓、刘、王升任副部级高官?唯一合理的解释是,孙得到了提拔重用他的后台老板——前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的帮助。 “政法五虎”很可能给孟送了巨额贿赂。

孙力军2008年调公安部到2020年落马,在公安部工作了12年。这12年,孙网的关系网决不止上述几个人。 “孙力军政治团伙”往下肯定还有不少人。

孙曾任职的公安部国内安全保卫局、公安部610办公室、公安部港澳台办公室、中央610办公室,以及各省、自治区、直辖市政法系统内部,可能还有不少“孙力军政治团伙”的人。

孙在这个专题片中“认罪”,也是对孙上面的人和下面的人敲警钟。

第四,公安部成立专项工作领导小组。

1月24日,公安部召开“肃清孙力军政治团伙流毒影响专题会议”。

习近平亲信、中共公安部党委书记王小洪在讲话中,以“六个严重”概括孙力军的问题,称“孙力军政治团伙的严重违纪违法问题,严重破坏党的团结统一,严重危害党和国家政治安全,严重损害党的形象和执政根基,也严重破坏了公安机关政治生态、严重损害了公安队伍形象。”

这“六个严重”表明,“孙力军政治团伙”存在“妄图攫取党和国家权力”的巨大危害性。

王小洪还以“三个更加”,表明了严打“孙力军政治团伙”的态度。他要求公安系统“以更加严肃的态度、更加严格的要求、更加有力的措施,坚决彻底肃清孙力军政治团伙流毒影响,彻底清除涉及孙力军政治团伙的隐患后患”。

这“三个更加”表明,公安系统新一轮大清洗即将开始。

王小洪还指出,公安部党委已成立“公安部肃清孙力军政治团伙流毒影响专项工作领导小组”(以下简称“肃孙小组”),各级公安机关也要尽快成立相应领导机构和工作机构,加强同纪检监察、组织人事等部门的沟通配合,确保肃清流毒工作形成最大合力、取得最好效果。

接下来,公安部和各级公安机关可能都要成立“肃清孙力军政治团伙流毒影响办公室”(以下简称“肃孙办”),专职负责此事。

“肃孙小组”和“肃孙办”,将成为习二十大前对付政法系统反习势力搞政变的利器。谁敢利用“刀把子”犯上,习将毫不留情严惩。

结语

中共二十大,对习生死攸关。如果失败,习一家老小性命难保,因为习十年“反腐打虎”抓捕的江泽民、曾庆红提拔重用的高官太多,这些人个个恨他恨得咬牙切齿,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

中共二十大,对江、曾来说,是最后一次把习赶下台的机会。否则,他们既得利益难保。 2021年习接连出狠招,曾庆红的侄女曾宝宝的花样年公司,陷入借不到钱、还不起债、靠变卖子公司度日的“至暗时刻”,就是标志之一。

二十大前,习与江、曾之间必有一场恶斗。目前,习似乎占上风,但变数依然很多,习前程依然凶险。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