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中共内斗空前激烈的九大信号

0
1068

【2021年07月17日讯】百年中共,一直伴随激烈内斗。至2021年7月,中共内斗更趋白热化。至少九大信号表明:中共很可能爆发一场你死我活的大搏杀。

一、重提“铁帽子王”

7月11号,中共喉舌新华社发表《习近平的小康故事》,再提谁也没有免罪的“丹书铁券”,谁也不是“铁帽子王”,特别点名周永康、薄熙来、郭伯雄、徐才厚、孙政才、令计划六只“大老虎”,以及今年1月29日被执行死刑的原华融集团董事长赖小民。此后,中纪委官网、人民网,求是网等各大中共喉舌纷纷报导,引发外界关注。

习近平2015年2月2日在省部级高官研讨班上发表讲话称:“法治之下,任何人都不能心存侥幸,都不能指望法外施恩,没有免罪的’丹书铁券’,也没有’铁帽子王’。”

旅美学者何清涟曾在美国之音撰文分析称,在中共党内严重贪腐且可被称为“铁帽子王”的,只有江泽民、曾庆红够格。

江泽民是前中共党政军最高领导人,曾庆红是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国家副主席。江、曾是中共内部江泽民派系的领头人物。

二、中纪委发文44次提“斗争”

7月1日,习近平在天安门城楼发表火药味极浓的讲话,号召全党要“敢于斗争,善于斗争” 。

7月12日,中纪委官网站发表评论文章《敢于斗争 敢于胜利》,“斗争”一词竟出现44次(包括标题)。此文与新华社的文章互相呼应,是紧跟习近平下一步行动的“斗争”檄文。

中纪委监察委是习近平清理政敌的工具,它肯定不是喊喊口号而已,接下来,可能有重量级官员在“斗争”中落马。

三、中共中央文件126次提“监督”

6月1号,新华社发布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对‘一把手’和领导班子监督的意见》,其中,提“监督”二字多达126次。文件要求以“有效监督把‘关键少数’管住用好”。

2月2日,中纪委网站发布消息称,去年立案审查县处级及以上“一把手”5836人。这是习近平当局对各级“一把手”敲警钟。上述中共中央文件的发文日期是3月27日。这是习再次给各级“一把手”敲警钟。习可能觉得仅通过内部发文还不够,于是,6月1日,公开发表这个文件。这是习第三次给各级“一把手”敲警钟。

不过,习也是“一把手”,海外具江派色彩的媒体则提出,中共中央总书记是否也会被监督?

四、中央警卫局局长换人

据香港《明报》7月15日报导,曾任北部战区陆军副参谋长的少将周洪许,已接任中央警卫局局长。曾任驻福建漳州陆军第31集团军步兵第91师政委的闽籍少将陈登铝,去年11月已出任中央警卫局副局长兼中央警卫团政委。

中央警卫局隶属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由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直接领导,中央警卫局党委第一书记,历来由中办主任兼任。其主要职责是保卫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国务院总理、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共政治局委员等的人身安全。平时只承担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南海等处的警卫工作。

近年来,习近平一直处在“政变”传言中。能够搞政变的,主要是军队(枪杆子)和政法(刀把子)。中央警卫局是中共高层可能搞政变的重要依靠力量。

1976年10月6日,中共领导人华国锋等策划抓捕毛泽东的妻子江青等“四人帮”,就是由时任中央办公厅主任汪东兴,指挥中央警卫局负责实施的。

因此,中央警卫局局长副局长,必须是习近平最信任的人。 2014年12月,被称为“野心家”的原中央办公厅主任令计划被抓捕后,习对整个中央警卫局进行了大清洗。

现任中央警卫局正副局长,都不是从中央警卫局内部提拔,而是来自野战军。此次中央警卫局局长换人,突显习在为“防政变”布局。

五、西部战区不到一年三换司令

7月5日,中共百年党庆刚落幕后,习近平罕见地晋升4名上将,其中包括西部战区司令员徐起零。徐是西部战区不到1年更换的第3名司令员。

去年12月,张旭东接替赵宗岐(现任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履新西部战区司令员。张旭东任西部战区司令员仅6个多月,就换上徐起零。

张、徐都是1962年生人,此次换人显然不是年龄原因;有报道称,张旭东一直生病,但此消息无法证实;现在,张旭东下落不明,如果是被清洗了,可能是出大事了。

另外,7月5日晋升上将的战略支援部队司令巨干生,其前任李凤彪,不到62岁,离退休至少还有3年,今年6月却离任,原因不明,不知是否出事。

去年12月18日,习近平晋升4名上将,其前任分别为张书国、赵宗岐、郑卫平和王宁。后三人均在今年2月到全国人大任职,但张书国毫无消息,不知是否出事。

六、屡提张国焘与王明

5月1日,中共中央机关刊物《求是》,发表全国政协副主席张庆黎的文章《维护党的团结和集中统一事关党的兴衰成败》。

其中特别谈到:1935年6月,红一方面军和红四方面军会师后,张国焘在“北上”还是“南下”问题上,与党中央产生分歧,自恃军事力量强大,并以此要挟中央,走上分裂党和红军的道路。 1937年11月,王明从苏联回国后,以共产国际“钦差大臣”自居,把个人凌驾于党中央之上,不尊重、不服从中央领导,严重干扰毛泽东和党中央正确主张的贯彻执行,造成极大思想混乱。

6月24日,中纪委网站发表《“四个服从”的由来》,文章再次提到王明、张国焘。

为什么中共现在一次又一次提及王明、张国焘?外界怀疑,现在,中共高层被认为可能有类似王明、张国焘这样的人,不尊重、不服从习核心;搞分裂,闹独立,拒不执行习中央的决议;未经习中央同意擅自发表中央决议和会议意见;向外国泄露中共机密,借国际压力施压中共;中共高层可能存在新的“路线斗争”。

七、“永不叛党”与高官叛逃

6月9日,习近平在青海考察时,特别要求广大党员、干部“永不叛党”,“铁心跟党走、九死而不悔”。

时隔九天,6月18日,习近平带领在京的副国级以上高官,在中共党史馆,重温入党誓词,发誓“保守党的秘密”、“永不叛党”。

6月19日,中纪委网站发表《永不叛党不仅仅是一句誓言》,特别提到1931年5月21日中共中央发出的开除叛徒顾顺章党籍并号召全党与叛徒作斗争的通知。

1931年4月,中共中央特科负责人顾顺章“叛党”。之后,中共领导人周恩来,亲自带人到顾顺章家里,勒死在顾家的十多个成年人。

6月4日,美联社报导称,美国《福克斯新闻》主播卡尔森指出,美国情报界人士透露,“史上最高级别中国(中共)叛逃者”,已与美国国防情报局(DIA)合作三个月,向美方透露了中共“生物武器计划”等消息。这一爆炸性消息,在国际社会引发轰动。

之后,美国媒体“红州”等多次报导与之相关的消息,包括泄密的具体内容。美国共和党全国委员会资深委员俞怀松透露,叛逃美国的中共高官有两位。

上述情况表明,中共高层可能真的有人“叛党”了;同时,中共在警告“叛党者”,顾顺章是前车之鉴;如果中共高官叛逃被证实,必将在中共高层引发轩然大波。

八、“滴滴出行”遭整肃

7月16日,中共网信办同公安部、国安部、自然资源部、交通运输部、税务总局、市场监管总局等,联合进驻滴滴出行科技公司,进行网络安全审查。这是习近平整肃“滴滴出行”的最新举措。

滴滴出行是世界上最大的出行服务平台,至2021年,用户达5.8亿人。 6月30日,滴滴出行在纽约交易所挂牌上市。这是2014年以来,中共公司在美国的最大首次公开募股(IPO)。

7月2日、4日、7日、9日、10日、16日,习近平当局对“滴滴出行”六连击,包括对滴滴旗下4家子公司开出8张反垄断罚单、25款应用程序被勒令下架等。

滴滴出行的投资者,有红杉资本、阿里、腾讯、软银等,还有近20家国资背景的投资人,如招商银行、建设银行、交通银行、中金甲子、保利资本等。每一家资本巨头背后,都站着一个或几个红色权贵家族,包括江泽民家族、刘云山家族等。

此次习近平对“滴滴出行”的整肃,比对“蚂蚁金服”更迅速、力度更大。从表面看,是为了维护所谓“网络数据和国家安全”,实际涉中共内斗,即习近平与江泽民等权贵家族之间的内斗。

九、外部反习行动在持续

7月10日,美国智库大西洋理事会​主席Fred Kempe,在CNBC网站撰文警告说,到2030年,对滴滴出行等中国公司的类似打击,可能让中国最多损失45万亿美元的资本流入。习一个举动,竟带来如此巨大的损失,自然要由习来负责了。今年1月,大西洋理事会曾刊文《更长的电报》,主要观点是换掉习近平。

英国前驻华外交官Roger Garside,近期在美国加州出版新书《中国政变:走向自由的大跃进》。书中虚构了国家副主席王岐山、总理李克强、副总理汪洋,“策划政变推翻习近平,然后启动民主转型”的故事。一段时间来,Garside多次发表文章、接受访谈,表达他通过政变迫使习下台的看法。

美国国务院,英国、加拿大、荷兰、立陶宛等国议会已通过动议,认定中共在新疆实施“种族灭绝”。 3月9日,全球五十多名人权、战争罪和国际法专家发布的独立报告显示,中共在新疆的行为,违反了联合国种族灭绝公约中的所有条款。这些指控的矛头,也是对准习近平的。

这些外部压力传导到国内,必然激化中共各派系之间的斗争,促使内斗升级。

结语:

上述九大信号表明:中南海已是“山雨欲来风满楼”。围绕明年中共二十大的权力分配,今年下半年,中共各派之间很可能有一场恶战。(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