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中共最高级别叛逃者引发连锁反应?

0
288
图为美国国会大厦(李辰/大纪元)

【2021年06月11日讯】据美联社6月4日报导,美国《福克斯新闻》主播卡尔森指出,美国情报界人士透露,“史上最高级别中国(中共)叛逃者”,已与美国国防情报局(DIA)合作三个月,向美方透露了中共“生物武器计划”等消息。

这个消息得到多个信息源的交叉证实,应该是可信的。

这个“史上最高级别”的中共叛逃者是什么级别?此前逃美的中共官员中,级别最高的,是1989年“六四”天安门屠杀后逃至美国的中顾委委员、新华社香港分社社长许家屯。许是正部长级官员。这个最新逃美官员是否比许的级别还高?对此,笔者无法证实,只好先存疑。

从美国主流媒体的报导看,这个“史上最高级别”的中共叛逃者带来的情报,可能与“中共病毒”(又称COVID-19,新冠病毒)源头有关。

近期,国内外围绕“中共病毒”源头问题,出现了一系列重大变化,突出表现有七:

第一、美国总统拜登的态度变了。

5月26日,拜登发表声明,下令美国情报机关90天内向他提交病毒起源的报告。

这是拜登就任美国总统四个多月来就“中共病毒”起源问题发表的最重要的声明,也是拜登在此问题上发生重大转变的表现。

此前,病毒溯源没有列入拜登重要的议事日程上。

5月25日,CNN报导说,美国国务院武器管制局在当时的国务卿蓬佩奥领导下,对病毒起源进行过调查,但是,拜登政府2-3月间听取调查小组初步结论的简报后,决定中止调查。负责调查的David Asher在接受福克斯采访时说,调查确实有理由继续,但是,他不明白为何拜登政府不继续这个调查。

第二、美国国务卿布林肯的态度变了。

布林肯在6月6日播出的美国新闻节目“Axios on HBO”中说,拜登政府决心“彻查”(get to the bottom)COVID-19病毒起源,并将追究中共的责任。

但是,布林肯3月28日接受CNN采访时却曾表示,拜登政府不太会在对待新冠疫情爆发的事情上惩罚中国(中共)。人们应把精力集中在“为未来设立更强有力的抗疫系统上”。

第三、美国总统首席医疗顾问福西的态度变了。

福西是美国免疫学家,现任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白宫中共病毒(俗称新型冠状病毒)组成员及总统首席医疗顾问。

5月24日,福克斯新闻网报导说,美国顶级传染病和公共卫生专家福西受访时称:“我并不确信病毒来自大自然,我认为我们应该继续调查中国到底发生了什么。”

CNN称,福西亲自推翻了他一年前的观点。一年前,他认为病毒是从动物传给人类的,而不是实验室泄漏的。

最近,《华盛顿邮报》、Buzzfeed和CNN通过美国《信息自由法》,获得了福西3234页私人电子邮件(从2020年1月到6月)。

邮件显示,在病毒来源问题上,福西,美国病毒免疫学专家安德森,与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石正丽密切合作过的世卫组织专家达萨克,以及世卫组织和中共疾控中心等,被发现有联手掩盖真实信息、蓄意误导公众的痕迹。

第四、美国国会议员对中共的追责声更强了。

5月26日,美国参议院通过议案,要求国家情报总监在90天内,解密有关武汉病毒研究所与新冠病毒起源潜在关联的所有情报。

5月28日,众议院209名共和党议员致信议长佩洛西,要求国会彻查病毒起源,并让中共为隐瞒疫情担责。如果证实病毒是实验室泄漏的,“中共就要为将近60万美国人和全世界数百万人的死亡负责”。

第五、国际科学界对病毒溯源的呼声更高了。
5月13日,来自美国、加拿大、英国、瑞士等国的18位世界顶级科学家在《科学》杂志发表公开信,呼吁对病毒的所有可能起源进行全新的独立调查。

目前,全球顶级病毒专家,如川普政府的食品和药品管理局负责人Scott Gottlieb,贝勒大学热带医学学院院长Peter Hotez,剑桥大学临床微生物学家Ravindra Gupta,弗雷德-哈钦森癌症研究中心研究病毒进化的Jesse Bloom,斯坦福大学微生物学教授David Relman等,都表态希望重新调查,并认为不能排除实验室泄漏的可能性。

第六、美国主流媒体的态度也变了。
5月23日《华尔街日报》援引一份此前未披露的美国情报机构的报告说,武汉病毒研究所有三名研究人员2019年11月染病就医。这个举动比中共官方披露新冠病毒传播的时间早一个多月。

该报导称,这份报告内容包含受影响的研究人员的数量丶他们患病的时间、在医院就诊的细节等。报告细节可能会增加外界呼吁对病毒是否从实验室泄漏进行更广泛的调查。

这条消息引发美国各界及国际社会对“中共病毒”来源问题的热议。美国多家主流媒体通通改变口径,认为实验室病毒泄漏理论有一定可信性,应得到进一步调查。

5月25日,《华盛顿邮报》刊文称,新冠病毒从武汉实验室外泄的说法,先前被当成可笑的阴谋论,但在过去几个月间却获得了新的可信度。

5月26日,社媒巨头脸书也发布声明表示,将不再从平台上删除“新冠病毒为人造”的内容。

为什么会发生上述一连串重大变化?

我认为,很可能与“史上最高级别的”中共叛逃者有关。美国总统拜登,美国国务卿布林肯,美国总统首席医疗顾问福西,美国主流媒体,在病毒源头问题上,突然转向,全部改口,美国国会议员穷追猛打,科学界溯源调查的呼声越来越大,最大的一种可能性是:“史上最高级别的”中共叛逃者,向美国提供了实锤的重磅情报。

这一点从中共对病毒溯源调查的激烈反应中,也可得到反证。

5月31日至6月4日,《人民日报》连续五天推出署名“钟声”的“新冠病毒溯源不容政治操弄”的系列评论,分别为《扰乱全球抗疫合作的劣行》(5月31日),《“有罪推定”包藏污名化祸心》(6月1日),《尊重科学才能有效溯源》(6月2日),《“中情局化”闹剧贻害无穷》(6月3日)和《诱导性报道损害自身公信力》(6月4日)。

根据此前“钟声”发表的许多“重磅”评论看,“钟声”可能是中共最重要“御用文人”的笔名,代表了中共中央最高层的声音,故取谐音为“钟声”。

所有这些评论的观点归结起来就是:世卫组织的溯源调查已经结束,3月30日发表的世卫专家调查报告已经说得很清楚,实验室泄漏“极不可能”,这是不容质疑的定论,没有必要再调查。中共不同意、不支持、不参与新的溯源调查。谁主张这么做,谁就是“包藏祸心”,“贻害无穷”。

但是,上述五篇评论中的观点,不值一驳。

3月30日,在世卫专家病毒溯源调查报告发布会上,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说得很清楚:“实验室泄漏的假定也不能排除”,因为“我们还没有找到病毒的来源”。

为什么中共急赤白脸反对溯源调查?为什么中共接发五篇全是废话的“重磅评论”?唯一合理的解释是,中共要掩盖,要抵赖,要欺骗中国人民,要堵住一切可能对中国、对武汉、对武汉病毒研究所进行病毒溯源的科学调查。

结语

6月8日,我在大纪元发表《中南海再次面临惊涛骇浪》。其中谈到中南海面临来自国内外的七重压力。其中,来自国外的第一个巨大压力是:对病毒溯源、追责、索赔。

从去年1月1日起,中共就动用专政机器和宣传机器掩盖疫情。但是,中共千防万防,也未能防止香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传染病研究中心的病毒和免疫学博士后闫丽梦成功逃到美国。闫丽梦将她了解的中共掩盖、隐瞒疫情的真相,告诉了美国情报机构,并透过美国主流媒体,告诉了全世界。

从闫丽梦的经历可见,被称为“史上最高级别中国(中共)叛逃者”来到美国,并与美国国防情报局合作,完全有可能。

“钟声”接连不断发表五篇评论,不过是自欺欺人而已。惊涛骇浪就要席卷而来了。对于中南海里的良知尚存者,现在唯一能做的事,就是想办法尽快跳下中共这艘破船,另寻出路。(大纪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