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解之谜】神给的任务

0
584

大家好,我是扶摇,欢迎和我一起探索未解之谜。今天要和大家分享两个不同的世界,天堂和地狱。

美国大兵 濒死入天堂

斯科特‧德拉蒙德(Scott Drummond)是一名很有天赋的运动员。1971年,美国的年轻男子被征召入伍,德拉蒙德也是其中一员。然而,德拉蒙德却因为篮球技术太好,被留在了军中继续打球,而他的很多弟兄却都被派往了越南前线,不少都在战争中去世了。

命运似乎早有安排,他不仅避开了战争,命运还让他在一次特别的经历中与死亡擦肩而过。

几十年前,德拉蒙德28岁的一天,德拉蒙德正在滑雪,突然,他在斜坡中发生了意外。当时,德拉蒙德只觉得手不太对劲,他拉开手套,才愕然发现,自己的拇指已经脱臼了,正软绵绵地耷拉在皮肤上。

大家赶紧把他送往医院,让人没想到的是,这次送医却把他送往天堂转了一圈。

没错,他经历了一场濒死体验。

手指脱臼不是什么大问题,怎么会濒死了呢?

德拉蒙德回忆说,手术之前,麻醉师原本要给他用药,但麻醉师被临时叫走了。只好留下来一名护士来做麻醉,但这护士从来没有进行过比尔阻断术(Bier block),就是使用止血带调节局部麻醉以进行手术,所以犯了一个错误。结果,在医生做手术时,麻醉药液沿着德拉蒙德的手臂进入了心脏。更糟糕的是,护士使用的麻醉药是利多卡因,但后来大家才发现德拉蒙德对利多卡因过敏。很快,德拉蒙德就停止了呼吸。

那名护士惊慌失措地冲出手术室,尖叫着说她杀死了德拉蒙德。医务人员开始努力挽救他的生命,医生也继续对他的拇指进行手术。

这一切被德拉蒙德看得清清楚楚。他说自己被直接从身体里抬了出来,“我站在那里看着我的身体。我从上面看着下面这一切,向下看着,看到我的身体躺在手术桌上。”

突然,一个信息打到了他的脑海“该走了”。

德拉蒙德说,当时他清清楚楚地感受到,有人就在他的身边。但是他无法注视那个人,他只能通过思想与他交流,而那个人也是通过思想和德拉蒙德说话。

接下来场景迅速变化,德拉蒙德看见自己站在一片田野里,那是一片美丽的田野,高高的草,大概长到他的腰际。他说“这些草在流动,向我流淌,在我的脑海里,我感受到了来自草的爱。”

此时,另一个信息打到他的脑海:“不要回头。”

德拉蒙德知道,自己已经走了。他继续前进,并发现自己“可以左右看,也可以看前面,但不被允许回头看”。他回忆说,“最左边是大树,那是一片森林。那是我以前从未见过的树木。”

这个场景中的颜色十分鲜艳。那是德拉蒙德从来没见过的颜色。他说,“我们在地球上看到的东西是三维的。你把它放大10倍,这就是树上叶子的颜色。它们是非常亮丽的绿色。”

在德拉蒙德和树林之间,还有一片长及腰部的野花,并且,这些野花全部面向他。德拉蒙德感受到,他和野花也是联系在一起的,这些花也散发出了爱,是一种非常平静的感觉。

看向前方,有一片云,德拉蒙德说,这云是明亮的珍珠白色。

突然,一段视频映入眼帘,德拉蒙德看到了自己的人生,从8岁一直到20岁。他说:“这不像是视频流;这一切都在我的脑海中完成;这一切都在我的脑海中,但我活在其中。我又活了一遍。我看到了我的家人;我看到了我的父母为我和我的运动所做的牺牲,带我参加所有的比赛和所有的活动和一切;这一切都是出于纯粹的爱。”

在回顾历史的过程中,德拉蒙德发现,虽然在人世中衡量善恶时,常常有灰色地带,但是在那个世界一切都是“非黑即白”“非善即恶”。

他曾经参加职业运动和大学运动,都是尽一切可能取得成功。而其中一些事情是不对的。他还说“在商业界中,为了出人头地,很多时候你必须一路碾压其他人,我意识到我所做的事情是不对的。”

看完这过去的一生,德拉蒙德又回到了那片云的前面,他走向那片云。云中,伸出了一只手。德拉蒙德无法确定这手的颜色,因为它实在是太纯了。那只手的前臂,比他的要大一些,云中有个人,那个人,比他高一些。

德拉蒙德确信,那就是神。神告诉他:“现在不是你(去世)的时间,你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做。”

神奇的是,直到如今,德拉蒙德每天还能继续接收到这个信息。

到这,一切就都结束了。他的灵魂被送回了身体里。

他发现自己躺在担架上,被推出了房间。突然,他开始到处乱动。好像在他的体内,发生了一场大战,因为他明白的那一面,并不想回来。

后来才知道,在他回来之前,他已经被宣布死亡有20分钟了。

德拉蒙德最终脱离了生命危险。

在随后的40多年,他把“帮助别人”作为自己一生努力的方向。他说,“我被送回来的原因是我这辈子太自私了。我还没有学会如何善待他人,并以我应有的方式尊重他人。”

德拉蒙德意识到,他在地球上获得了另一个机会,他必须抓住这个机会。因为他希望在下次回去的时候,会有一个更好的报告。

人间的20分钟,让德拉蒙德游历天堂。然而,也有人在短短20多分钟之内,到地狱走了一遭。

《在地狱的23分钟》男子触碰神的心
美国南加州的一位地产经纪比尔‧维斯(Bill Wiese)是个虔诚的基督教徒,1998年11月22日,维泽和妻子参加完固定的宗教仪式,回家睡觉,一切都很平常。

不知不觉,已经半夜了。维斯在睡梦中醒来,他觉得有些口渴,起身要去喝杯水。突然之间,他发现,自己的灵魂被从身体中拉了出来。很快,他看见自己通过了一个很长的隧道。再一看,他已经置身地狱。

维斯说,自己处在一个牢房里,是地牢,有石板地面和石墙,这里烟雾弥漫,又脏又臭,那种味道就像是燃烧的硫磺。此刻的他,感觉越来越热。并在头脑中,出现了一串大问号:“我怎么会活着?为什么我在这里?我怎么到这里的?”

正在疑惑着呢,维斯看见,牢房里出现了两个巨大的恶魔,它们口中念念有词,但是都是亵渎神的话。这两个恶魔径直向他走来,其中一个很轻松地就把他抓起来,然后扔到了墙上,就像丢一个玻璃杯一样。维斯感到自己的骨头好像都断裂了。

另一个恶魔用它的爪子,插进了维斯的胸部,将他的肉,撕裂了,但是,维斯虽然是灵魂状态,却仍然是有感受的,他痛苦极了,他哀求这些恶魔,但它们没有任何怜悯,心狠手辣,对人一点都不仁慈。

维泽说,在地狱中时,他知道距离、时间,甚至也能明确地知道,那些折磨人的生物,就是被派来永远地折磨他的。他说,“你在地狱的五官感觉非常敏锐,比你在地上所能知道的多得多。”

不知怎的,维斯发现自己躺在牢房里,四周变得非常的黑,像柏油沥青那么黑,那是他从未经历过的黑暗,他说,地狱的黑是超过人想像的。然后,他发现自己可以爬动了,他看见一个门,于是朝着门的方向爬去。他爬出了牢房,却突然听见,亿万人的尖叫声。

维斯很肯定,这个数目是以“亿万”计的,它们非常的大声。维斯捂住耳朵,却完全没有用,维斯说:“太大声了,声音穿透了你,你无从躲避这尖叫,而恐惧会压迫着你。”维斯还感到,那种一直逼迫着的“害怕感”,人是无论如何都摆脱不了的。那是一种绝望。

除了黑暗,地狱中还有无尽的干燥,没有水。维泽形容那种感觉,就像你在死亡谷赛跑马拉松,跑了好几天,你口干舌燥,却得不到一滴水,漫漫的都是绝望。

他说,地狱里充满了烟雾,有牢房、牢狱、火坑,还有大片火海的区域。而魔鬼的味道就好像臭水沟、臭烂的肉、发霉的蛋、酸牛奶,和一切你能想到的坏东西,全部都混合起来,再乘上一千倍,你就用鼻子吸进去,那是超级剧毒,会置人于死地的。

就在这时,一个恶魔,突然抓住了维斯。他被拖回牢房,恶魔要再次折磨他,虐待他。他知道,这一次,恶魔要粉碎他的头,还有其它的恶魔一齐上来,分别抓住了维斯的手臂和脚……说到这,他再不想描述那种痛苦了,因为每一次的回忆,对他来说,都是折磨。

就在这一霎那,神出现了。神的光芒,照亮了四周,维泽立刻扑到在地上,向神礼拜,维泽说,在那个当下,那也是他唯一可以做的事。

忽然,维泽发现自己已经离开了地狱。他还在神的身边,维泽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问了神一个问题:“您为什么要让我到这个地方?”

神对他说,“因为人们不相信有这样的地方存在。”神还对他说,“去告诉人们,我恨恶这个地方,这不是我的本意,这不是我为人们造的,这是为魔鬼和那堕落的天使存留的。我不愿意任何一个我造的人来到这个地方。你必须去告诉他们,我给了你一张嘴,你去告诉他们。”

这时候,维泽感受到,神用意念充满了他的身体,并让他去触碰神的心。

维泽说:“我被充满了”,“他许可我去触碰祂的心,让我体会他多么爱世人,真是难以相信的爱!我甚至无法领受,他那巨大无比的爱,我们小小的身体,真是没有办法承受。我们都爱自己的妻子和儿女。然而,不论多么爱,一点儿也无法和上帝给我们的爱相比。他的爱,是无限大的超过我们的爱。”

突然,维泽看到了自己的身体,正静静躺在病床上。此刻的他甚至有些疑惑,问自己“躺在那里的人,究竟是不是我呢?”

维泽最终安全地回到人间,这事过了一年,他才终于平复下来。他改变了自己以往对人生的看法,并深深地感谢神,感谢神的救赎。

他将这次的地狱之旅写成一本书《在地狱的23分钟》(23 Minutes in Hell),在2006年出版,还登上了《纽约时报》的畅销书排行榜。

不论是德拉蒙德的天堂之旅、还是维斯的地狱一行,都让他们有机会和神进行了沟通,并从神那里学到了爱。

或许,神性之路,就是关爱他人,留有内心的善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