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逸飞专栏】爱情的四季

0
1563
明 唐寅〈临水芙蓉图〉。本幅画芙蓉一朵,叶数枚,下临水石,笔墨至简,表现出一股清雅之气。 (图片来源:国立故宫博物院)

作者:文逸飞

相传,晋朝时有个女子名叫子夜,她创作了一首动人的歌曲,曲调婉转美妙,却又哀怨之极,后人依此合乐,所作的诗就叫做〈子夜歌〉。

〈子夜歌〉是一篇篇短小的情歌,自然生动,婉转可怜,为南朝乐府的代表作。 〈大子夜歌〉中描述:

歌谣数百种,子夜最可怜。
慷慨吐清音,明转出天然。
丝竹发歌响,假器扬清音。
不知歌谣妙,声势出口心。

数百种歌谣当中,就属〈子夜歌〉最惹人怜爱。
当哀婉清妙的旋律一扬起,明亮悦耳的声音自然发出。
丝竹奏出了乐音,借着乐器而发出悠畅的声音。
却不知道子夜歌谣本身就已足够美妙,
因为它的声响余韵都是出自于口和真心呀!

可见〈子夜歌〉在当时是多么流行并受到欢迎。歌者表演时有丝竹伴奏,声音清澈哀婉,更重要的是其唱词是出乎内心、不假雕琢,所以能使在场听众感同身受。自然真率、没有造作,这种民歌的特质正是〈子夜歌〉能引起强大共鸣的原因。

〈子夜歌〉后来更以四季为序,发展出〈子夜四时歌〉的变曲;内容多以女性做为主角,使用谐音和双关隐语,细腻描写出爱恋中人的心情,如:

〈春歌〉:
春林花多媚,春鸟意多哀;春风复多情,吹我罗裳开。

〈夏歌〉:
朝登凉台上,夕宿兰池里。乘月采芙蓉,夜夜得莲子。

〈秋歌〉:
仰头看桐树,桐花特可怜。愿天无霜雪,梧子解千年。

〈冬歌〉:
渊冰厚三尺,素雪覆千里。我心如松柏,君情复何似?

春林中的花朵开得多么娇媚,春天的鸟儿叫得多么哀婉;
春风又是那么地多情,将我的丝绸衣裳轻轻吹开。
早晨登上凉台,晚上就睡在兰池里,
乘着月光采撷着芙蓉,每夜也都能收得莲子。
抬起头来望向梧桐树,梧桐花儿份外可爱。
但愿天公不要降下霜雪,让梧桐子可以结上千年。
渊潭上的厚冰深结三尺,白雪更覆盖了千里之广。
我坚贞的心如松柏一般,不知你对我的情意又是如何呢?

诗中的“芙蓉”谐音“夫容”、“莲子”即是“怜子”,“梧子解千年”,其实是“吾子结千年”的企盼。

主角在春光中生起相悦的悸动,夏日时展现了热恋的情思,秋天不安地开始担忧情爱短暂,冬季一到热情冷却,考验两人爱情的坚贞。

《乐府诗集》言:“艳曲兴于南朝,胡音生于北俗。”相对于北人的豪迈刚直,南朝乐府一如江南少女的婉约多情,借着清新巧妙的语言,缠绵温柔的情感,刻划出女子娇柔可爱的形像;在美好景致的背后,隐藏了小儿女相聚恨短,离别叹长的情思。

每位女子都盼望君心似我心,永不相负;不幸的是爱情的生灭一如四季更迭,欢喜中总伴随着更多的伤痛;相思是苦,别离也苦,红颜伤老、得而复失都是苦;因此〈子夜歌〉总在绮靡之中带着凄婉,或许,就是在提醒着人们爱情的短暂虚幻。

然而〈子夜歌〉的哀婉,也反映了南朝社会的颓废浮靡;人们沉溺于声色感受与爱情的追寻中,终究换不来长久的幸福与真正平安。

《独钓寒江雪》书封 ◎文津出版社提供

选自《独钓寒江雪 ─ 经典名作中的秘密 》文津 出版
明德网读者购书优惠 https://goo.gl/27qA1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