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逸飞专栏】超越生死的承诺

0
707
孔子认为季札是吴国最熟悉礼乐制度的人,曾专程去看季札墓,并手书六字碑文:“延陵季子之墓”。图为〈孔子圣迹图.题季札墓〉(公有领域)

作者:文逸飞

季札是吴王寿梦的小儿子,他非常贤德,吴王曾想把王位跳过长子传给他,但季札坚持不受;最后,季札被封在延陵这块地方,人们尊称他为“延陵季子”。

有一次,季札出使到晋国,路上顺道拜访了徐国,徐国国君很诚恳地招待他,季札十分感谢。

季札腰间佩带着一把高贵的宝剑,徐国国君很是喜欢,心中想要,但忍着没说出口。

季札察觉了,心想:“我现在肩负着重要的使命,还需要这把宝剑衬托使者的身份;等我从晋国回来,一定把宝剑送给您,做为对您真挚友谊的答谢!”

经过漫长的旅程,季札顺利完成了他的外交任务,终于要回国了。他再次路经徐国,准备将宝剑送给徐君,没想到,徐君却已过世。

季札来到徐君的墓前,解下腰间的宝剑,亲手挂在墓旁的树上,转身离开。

随从人员惊讶地阻止:“徐国国君都已经死了,您这是要送给谁呀?何况您从来就没说过要把宝剑送给他呀!”

季札说:“不是这样的。当时我虽然没有开口说,但心里已经答应了,现在又怎能因为徐君死了就违背我心中的承诺呢?”

徐国人民知道了这件事,非常感动,他们为季札做了一首歌:

延陵季子兮不忘故,脱千金之剑兮带丘墓。
受封在延陵的季札先生啊,他没忘记自己对老友的承诺,
解下了价值千金的宝剑啊,系挂在坟前赠给徐君!

后人把这首歌称为〈徐人歌〉。

季札心中的承诺其实是没有人知道的,徐君也已死去了,不会再需要这把宝剑;但是季札认为:“始吾心已许之,岂以死倍(背)吾心哉!”他看重自己的真念,不是把承诺当作人际间的应酬;这个简单却无比纯净的守信举动,不但赢得了徐国百姓的敬重,更向世人展现了“真”与“信”的深刻内涵。

《独钓寒江雪》书封 ◎文津出版社提供

 

 

 

 

 

 

 

选自《独钓寒江雪 ─ 经典名作中的秘密 》文津 出版
明德网读者购书优惠 https://goo.gl/27qA1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