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逸飞专栏】贵族的盛宴

0
656
五代 梁赵岩八达春游图 轴(图:国立故宫博物院)

作者:文逸飞

三千年前的贵族是如何生活的呢?是不是奢靡、安逸,甚至充满了贪婪,夜夜笙歌?

周朝,是一个阶级谨严区分的朝代,每个人配合其不同角色,都有相应的器物、服饰、礼仪,来使自己的言语行止合适得体。人人重视礼乐教化,血脉伦常是凝聚内心的根本。

在这个规律的领土上分成三大界域:神祇、贵族、百姓。在神祇(先祖)之下,贵族是最具力量的层级,他们的生活品质与百姓不能相比。

到底贵族的生活有多讲究呢?

在周朝最美的典籍《诗经》中就记载了这样一场华贵的盛宴。

宴会里摆满了美酒佳肴,还有阵容庞大的器乐表演;有人弹琴,有人鼓瑟,有人在吹笙,鼓动着簧片,几乎是“八音齐鸣”,那个时代最顶级的排场都陈列出来了,只为取悦珍贵的宾客。

乐声尚未停歇,主人又拿出了盛满币帛的礼盒相赠,……。

在如此盛情之下,宾客又是怎样回应呢?他竟开始对着主人说教!愈说愈起劲,而主人还愈听愈开心。

原来,贵族并不是一群傲慢无礼,拥有权柄只知享乐的阶级,他们背负着沉重的责任,及自幼严厉而良好的人格教育;即便在燕飨酬宾之中,也时刻以天下为念呀!

〈鹿鸣〉,是《诗经‧小雅》的首篇,歌咏朝廷燕飨群臣嘉宾的实况,诗中描绘了一幅君臣共谋德治的景象。开头先以鹿儿的鸣叫起兴,因为鹿是一种群性的动物,只要看到甜美的芳草就会呼朋引伴一同分享,所以用鹿儿的声音引出主人的好客热情。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
吹笙鼓簧,承筐是将。人之好我,示我周行。
呦呦鹿鸣,食野之蒿。我有嘉宾,德音孔昭。
视民不恌,君子是则是效。我有旨酒,嘉宾式燕以敖。
呦呦鹿鸣,食野之芩。我有嘉宾,鼓瑟鼓琴。
鼓瑟鼓琴,和乐且湛。我有旨酒,以燕乐嘉宾之心。

鹿儿呦呦鸣叫,呼朋引伴来享用苹草。我宴请珍贵的宾客呀,为他弹瑟并且吹笙。
吹笙鼓动着簧片,把厚礼盛筐里献给嘉宾。客人真心对我好,告诉我治国的道理。
鹿儿呦呦鸣叫,呼朋引伴来享用蒿草。我有珍贵的宾客呀,他的人品道德真美好。
他告诉我要教导民众敦厚而不偷薄轻佻。这是身为君子应当取法仿效。
我端出美酒相待,要让宾客畅饮心情大好。
鹿儿呦呦鸣叫,呼朋引伴来享用苹草。我宴请珍贵的宾客呀,为他弹琴并且有鼓瑟。
鼓瑟又弹琴,大家和乐融融在一起。我有甘醇美酒,要让宾情宴饮畅快开心。

全诗分为三段,随着鹿儿食用的芳草愈加甘美,宴会进行得也更加热闹,宾客们带来了珍贵的礼物,他“示我周行”,他“德音孔昭”。 “周行”,原本是周朝行驶车马的大道,这里是说宾客指引主人治国的道理,那就像一条引领国家走向美好的康庄大道;“德音孔昭”,“孔昭”,是明亮的意思;宾客的人品如此高尚,道德光辉明亮呀。他告诉了主人要“示民不恌”,做为一个君主必需端正言行,不可轻佻,并且以此来教化百姓,百姓的风俗淳厚了,国家就会真正的稳定安康。

整场宴会里主人虚心地求教,宾客也诚恳地提出各项治国高见;上下之间没有隔阂,气氛欢愉和悦;声色娱乐不是重点,道德的促进才是目标,这才是贵族燕飨的真正价值呀。

其实周朝的宴饮,是亲亲之义与礼乐文化的展现。在宴饮仪式中,主人要先向宾客敬酒,叫做献;接着客人还敬主人,叫做酢;主人必需要先喝了酒,再劝客人饮,这叫做酬。献酬之后,主人还要送礼物给客人,众宾客也要按照长幼的次序相酬。如果谁在宴饮中放纵狂饮、喝醉酒了,那可是会被嘲笑的喔,宴饮,实际上是通过揖让有节的酬酢来培养人内在的道德风范。

后世的人渐渐遗忘了宴饮的真正意义,许多君王沉溺在声色享受之中,结果导致败坏、亡国。

隋朝时隋炀帝是个极度豪奢的君主,相传他夜夜笙歌,廊前悬挂一百多颗斗大的夜明珠照耀宫殿,一晚上烧掉的檀香就有二百多车。最后他被臣下刺杀身亡,大隋的基业也毁于一旦。

唐太宗统一天下后,从突厥手中迎回了隋炀帝的元配萧氏。为了表示尊重,破格举行了一次盛大的宴会来欢迎她,席间轻歌曼舞,山珍海味,太宗问萧皇后:“您看眼前的场面与隋宫相比如何呢?”

萧皇后回答:“陛下,您是开基立业的君王,何必要与亡国之君相比呢!”

太宗深受感动,从此更加严以律己,缔造了辉煌的贞观之治。

看来,忠言不一定会逆耳;享乐,也不一定就是幸福!

《独钓寒江雪》书封 ◎文津出版社提供

选自《独钓寒江雪 ─ 经典名作中的秘密 》文津 出版
明德网读者购书优惠 https://goo.gl/27qA1k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