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TA停赛效应 环时指责WTA剥夺彭帅言论自由

0
564
中国网球名将彭帅(网络图片)

【2021年12月02日讯】国际女子网球协会(WTA)周三(12月1日)做出停赛决定后,中国媒体周四(12月2日)对此网坛重大发展几乎少有报道,但在大外宣方面,中共党媒环球时报英文版和其总编辑胡锡进却连袂在他们的英文推特(Twitter)帐号上发文,批评WTA政治挂帅,并指责WTA“剥夺彭帅言论自由”,引发多数中国境外推特网友的反弹和热议。

对此,一位网坛观察人士在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时说,此一决定对中国网球好手和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球迷的冲击很大,但他乐见WTA将普世价值的人权置于商业利益上,他还说如果中国仍不处置彭帅争议或改善人权,WTA或许可能已经在思考替代方案,来取代中国的赛事。

针对国际女子网球协会(WTA)在中国停赛的决定,中共党媒英文版环球时报周四(12月2日)首先发难,指责WTA的“片面”决定不仅损及彭帅个人的权益,也将“严重影响其他女网选手公平竞争的机会。”

环球时报在这篇名为《WTA的决定乃基于政治揣测的退步作法》的社评中称,WTA“以保护球员”为名的片面决定是基于虚假的资讯。该社评说,“WTA正在演出一场剧情夸张的秀。他们对政治正确的追求,对不少西方政客來說是非常重要。WTA一再夸大(彭帅)的指控,还一再指称她在演戏。WTA的作法才是在胁迫彭帅。这样的胁迫剥夺了彭帅的言论自由,目的是要逼她照著西方舆论的想像和期待来捏造说她已失去自由。”

环时指责WTA剥夺言论自由

该社评总结:“WTA以一种揣测的模式,正在扩大其影响力,这对全球体坛做了很坏的示范。他们打开了潘朵拉的盒子,也背叛了奥运精神。”

环球时报也透過推特转述报导中国网球协会的英文声明,声明称中国网球协会对WTA片面宣布的决定既“愤慨”、又“強烈反對”。

美国之音以电话和电子邮件分别联系中国网球协会和香港网球协会,希望取得他们的置评,但截至截稿前,都未收到两大协会的回应。

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周四(12月2日)也跟进、在他自己的英文推特帐号发文,他说,“WTA在逼彭帅支持西方势力对中国的攻击,他们在剥夺彭帅的言论自由,要求她的现况必须符合他们的想像。”

推特网友嘲讽环时论调

不过,环时和胡锡进的推特发文双双引来国际推友的强烈抨击和极尽嘲讽。

有网友反讽胡锡进,回文写道:“胡兄,我很关切,到底是谁在胁迫你这么说的?谁在逼你说出你自己显然都不相信的话,夺走了你的言论自由?”

另一位推友则写道:“胡锡进在带节奏。他要逼大家选边或对中国表忠,这是北京常用的伎俩,他以为在推特上也可以这么做。”

还有推友则说反话来嘲讽。一位推友写道:“中国不可能恶劣对待国民……你去看看香港人和新疆人的下场就知道。”

另一位网友则说:“没有人可以攻击或抹黑中国的体制,因为中国的体制早就黑透了。”

虽然环球时报和胡锡进积极“大外宣”,以英文在推特上发声反驳,但中国境内民众似乎对国际网坛此一重大的发展并不知情,因为中国境内媒体对WTA的决定几乎少有报道,新浪微博上也未见有任何相关贴文或讨论。尤其输入彭帅关键词后,只有一篇法国驻华大使馆对彭帅争议表达关切的问答声明稿还保留在微博网上,而且针对此篇微博发文,中国网民几乎一面倒地留言批评法国领事馆,展现高度的民族情绪,有中国网民回称“境外势力太猖狂了,该管管了!”,也有中国网民回骂法国大使馆: “你们算个什么鸟呼吁中国?”

现年35岁的彭帅曾两度赢得大满贯冠军,她在11月初于社群网站新浪微博实名举报遭中国前副总理张高丽性侵,自此之后的近三周时间,彭帅先是销声匿迹,后又疑似数度被公开现身和公开辟谣,她的下落和人身安全成为全球注目的焦点。鉴于彭帅指控遭性侵的声音可能遭打压及担忧彭帅的安危,WTA于12月1日宣布,立即暂停在中国举行赛事,因为担心如果国际女子网球协会明年继续在中国举办赛事,所有参赛球员及工作人员可能面临风险。

WTA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史蒂夫·西蒙周三(12月1日)发布声明宣布:“在WTA董事会的全力支持下,我宣布立即暂停在中国的所有WTA赛事,包括香港。凭良心说,当彭帅不被允许自由交流,并且似乎被施压以反驳她发出的性侵犯指控时,我不明白我怎么能要求我们的运动员在那里比赛。鉴于目前的状况,我也非常担心,如果我们在2022年在中国举办赛事,我们所有的球员和工作人员可能面临的风险。”

针对WTA的决定,根据路透社报道,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周四(12月2日)在例行记者会上重申,“中国反对将体育政治化”。

不过,中国外交部当日稍晚发布的发言人记者会表态全文,却未见汪文斌针对此议题做出任何回应或正式发言。

中国网球好手和新秀受害最深

对于WTA决定在中国停赛,位于中台湾彰化的男网教练、现为彰化师范大学运动学系主任江劲彦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网坛各界对于WTA将人权置于商业利益上应该都是支持的,尤其几位网坛大牌球星也都表达力挺,“毕竟尊重人权是一个普世价值”。他说,因为WTA耕耘中国和亚洲市场很多年了,所以,这是一个“凌驾市场经济的考量”,而此一可能让WTA损失上亿美元的决定对中国的网球好手和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球迷的冲击很大。

他说,WTA在中国办的赛事有好几场是仅次于大满贯四大公开赛的级别,可以吸引到非常多的中国本地和亚洲球迷,因此,停赛后,首当其冲可能让球迷和粉丝少了好几场观赛的机会

至于在球员方面,江劲彦说,世界高排名和中国本地的选手会受到奖金和积分很大的负面冲击,因为每一场在中国举办的高层级赛事对球员来说可能都可以累积到至少250分以上的个人积分,或者是数百万美元的总奖金,也就是说,若夺冠,除了积分,可能还有数十万美元的个人奖金,这都是停赛的立即损失,更遑论球员得奖之后可能在中国吸引到可观的广告赞助费或出场费收入。

此外,他说,停赛也会对中国籍的新秀带来冲击。中国举办这些高层级的赛事都保有外卡的权利,过去中国都会把地主国的外卡机会保留给当地有潜力的新秀,提供一个让他们可能在世界网坛一举发光发亮的场合,因此只要一停赛,中国新秀的机会也跟着消失殆尽。

江劲彦说:“中国年轻的新秀或是潜力之星有可能借助这种大赛曝光的机会,甚至他可能在这种大赛里面拿到会内外卡的时候,他(若)扳倒一两位大牌的知名球星。高等级的比赛分数很高。所以,变成他可以舍去打一些小比赛的机会,这对这些有潜力的新秀来说是很诱人的。”

WTA恐考虑赛事移出中国

江劲彦说,对于国际高排名的球员,如台湾籍的谢淑薇等百大网球高手来说,不去中国比赛,还有其他不少欧美国家的赛事可以参与,所以冲击可能可以缓解。至于中国球员,因为疫情之故,或许还有国内的职业巡回赛可以参加,但奖金和积分都不能跟WTA的大赛比。

对于WTA理事会作出中国停赛决定,江劲彦说,如果中国(中共)持续不处置彭帅争议或改善人权,这样的僵局可能难解。但他也相信WTA有很大的筹码,也可能已经在思考替代方案,包括将赛事移往其他国家,都可能是短期的替代方案。他说,在亚洲地区目前有办高阶赛事执照的国家还有泰国、新加坡、日本等国,都可能可以接手承办赛事。(美国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