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静芳的纸雕世界】老铁马

0
640

作者:吴静芳

小学四年级时,我开始学脚踏车,可是家中只有二姊、三姊有脚踏车,她们要上学、要出门,脚踏车才不可能借给我呢!那怎么办呢?邻居阿惠找来他爸爸骑的脚踏车,我们牵着车到对面的县政府(现在为嘉义市政府)练习,县政府里有一个大广场,还有一个圆形水塘,平常我们总是到那儿捞蝌蚪,现在则是我练习的最佳场所。

阿惠爸爸的脚踏车很大、又有一根横杠,我很矮,根本跨不过去,只好从横杠下穿过去,摔了几次,怕得要命,后来阿林的哥哥借我脚踏车,车还是有点大,我无法坐在椅垫上,就悬空的左、右扭动踩脚踏板,哥哥、阿惠的弟弟或阿惠轮流扶着我,妹妹羡慕的在旁边干瞪眼;有一次阿惠坐在后座,我歪歪扭扭的骑着,过一会儿,阿惠在后头喊:「妳会骑了!」我回头看,不得了,只有我一人,吓得差点掉下来,可是我真的会骑了,我兴奋得绕着圆塘一直骑、一直骑……。

后来阿林的家要拆掉盖楼房, 阿林哥哥的那台脚踏车被放在对面的墙边风吹日晒,楼房盖好时,脚踏车也坏了,阿林哥哥有了另一台的新脚踏车,旧脚踏车再也没人去动它,直到收破烂的来把它带走。

哥哥上中学时爸爸买了一部黑色的脚踏车给他,哥哥很宝贝、也很小气,从不肯借给我,不过倒是很乐意载我,每星期六都载着我和班上一个男同学去植物园「焢番薯」,后来因为常常坐了两个人,把后座坐断了,即使换好了,哥哥就再也不肯载我们了。

我们家姊妹众多,任何东西都秉持大姊传二姊、二姊传三姊的用法,每次轮到我时,通常都很旧了,脚踏车也不例外,是姊姊以前的,现在传给我时已经是旧车了,但我还是骑得很高兴,只是它的链子常常脱落,害我老蹲在路边修理,直到上高一时,大姊送给我一台全新的粉红色捷安特,我好兴奋,问题是我高中三年都要通车,我又是个很少出门的人,新脚踏车可就便宜了妹妹,老骑着它到处晃,有一次妈妈说新脚踏车容易丢掉,于是,新车又被放在客厅里,直到我毕业还是非常新;接着,爸爸送我一部刚上市的机车,我骑脚踏车的年代宣告结束。

 

吴静芳纸雕作品〈老铁马〉
◇ 作品年代:2000年
◇ 作品尺寸:15×52cm
◇ 作品简介:追寻系列的第一件作品,脚踏车用了几种不同的颜料去试后,呈现出这样的面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