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中各派混战 习未提永久执政 王沪宁祸福难料

0
3046

【2020年11月01日讯】中共五中全会已闭幕3天,各种台面下的消息不断曝光。有观点认为,这次各派人马混战几乎打成平手。习近平没提永久执政,也没提接班人,等于没有胜负。不过,包括中共大脑王沪宁失去重要职务,8名中央委员和候补委员缺席会议,以及各常委抢占派内人马官位等,显示中共权斗仍暗潮汹涌。

为期4天的中共第十九届五中全会已于10月29日闭幕。党媒报导说,出席这次全会的有198个中央委员,166个候补中央委员。而本届中央委员有204人;候补委员为168名。这意味着有6名中央委员,和2名候补委员缺席此次全会。

有港媒披露,中共新疆党委书记陈全国、西部战区司令员赵宗岐及新疆军区司令员刘万龙都没有出席五中全会。

其中陈全国的缺席可能与新疆疫情有关。赵宗岐和刘万龙二人缺席可能与中印边境冲突有关。

另外3名缺席五中全会的中央委员,则被指是湖北省省长王晓东、前湖北省委书记蒋超良和中共应急管理部部长王玉普。

还有2名候补中央委员缺席,其中一名可能是现任候补中央委员马国强。中共病毒疫情爆发后,马国强2月13日被免去湖北省委副书记、常委、委员和武汉市委书记职务。但另一名缺席的候补中央委员是谁,目前还不明朗。

五中全会期间外界关注已下台的蒋超良和马国强,是否剔除出中央委员会,甚至进一步处分,作为疫情的最终究责。但官方并未公开处理二人的信息,凸显政局诡异。

五中全会打破30多年惯例

另外,根据中共第十九届五中全会公报,五中全会讨论习近平代表政治局进行工作报告,并审议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的建议”。

自由亚洲电台说,中共已故领导人邓小平80年代提出 “三步走”战略,到21世纪中叶达到社会主义现代化目标,而习近平提出的2035远景目标比邓的目标提早了10多年。

有学者认为,历届五中全会指定的5年计划,仅限于短期发展,但“十四五”规划却把时间跨度提高至2035年。这对于摇摇欲坠中共来说,这些最终只是空头支票而已。

习近平为长期执政布局

政论作家吴祚来认为,习近平提出的2035远景目标是为自己的长期执政布局。他说,“习近平的宏大目标一个是2035,一个是2049,后面暗藏着什么呢?暗藏着他要当政到2035,直接控制这个政权到2035年,然后垂帘听政到2049年。”

日经亚洲评论曾称,习近平想要掌权至2035年,届时他将年高82岁,而统治中国至死方休的毛泽东辞世时正好82岁。习自比为毛,试图成为第二个掌权到死的领导人。

文章说,2035超长计划是习近平政治的核心,然而在一个未来越来越不明确的世界,特别是疫情在全球肆虐之际,展望15年的远景相当牵强。

有观察人士认为,按照中共惯例,五中全会要为二十大作准备,但习近平并没有提接班人等问题,而中共正面临史无前例的内外经济困局,政权岌岌可危,中共能否挺到二十大还很难说。

王沪宁失去要职

五中全会闭幕次日,中共官方以中共中央“名义,透过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记者会做有关五中全会的说明。受到瞩目的江金权以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身分出席记者会。

中央政策研究室是中共最高智囊机构,专为中共中央政治局研究政治理论、政策及草拟文件。王沪宁担任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长达18年,被外界称为”中共大脑“。

江金权升任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被认为是王沪宁的”接班人“,而王沪宁本人是失宠?失势?还是进一步晋升引发关注。

有舆论认为,王沪宁在此时失去重要职务,表明中共最高领导层正在进行一场高层人员更替的步骤,但王沪宁本人祸福难料。

王沪宁是中共三届领导人的“政治化妆师”,曾为江泽民炮制“三代表”、为胡锦涛搞出“科学发展观”,为习近平包装“中国梦”、“习思想”、“习核心”等。自十九大之后,习在内外政策急速左转,王脱不了干系。

舆论普遍认为,王沪宁是江派埋在习身边的一颗棋子,以“软刀子”捧杀习。

署名诸葛高参的作者曾发文规劝习近平,把王沪宁送去秦城监狱思过,并称习走错方向,用错人已经非常要命,而王让习在错路上越走越快。

各派人马战成平手

此外,五中全会开会期间,党媒报导称,中共上海市委副书记、组织部长于绍良近日已兼任市委政法委书记,同时于绍良还兼任市委党校校长、校委会主任,等于他1人身兼5职。

上海被认为江泽民的核心地盘。习近平的旧部李强现在担任上海市委书记,如今再增派于绍良到任,等于再深化掌控。

自由时报称,于绍良并非算是习派人马,严格划分属于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栗战书的铁哥们,一路受栗战书提拔升官,虽然栗战书是习近平心腹,这一局被解读为栗战书扩充势力,一手抓取上海,而未必是习近平。

而现任的上海市长龚正被传是国务院副总理刘鹤的妹夫,也占了一个位置。

在五中全会前,被传与习关系分裂的中共国家副主席王岐山突然露面上海谈金融,同时中共总理李克强一度被封杀的地摊经济重新复活,都被解读是此次五中全会各派人马战成平手。

全会公报没提中委条例

五中全会前发布的《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工作条例》,在会议公报中没有提及,但会议公报再度确立了习核心地位。

该条例由中共政治局在9月底审议完毕并公布全文,被视为习近平进一步巩固权力的动作,即手握党政军大权的习,可用此条例对200多名中央委员及100多名候补委员进行直接约束。

而公报也提到中共高层常提及的建设所谓“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等。

所谓“国内大循环”战略是中共面对以美国为主的西方国家开始推动产业链“脱钩”而推出的应对策略,被一些分析认为有回归毛泽东时代“闭关锁国”的风险

五中全会前不少国际中国问题专家与学者,关注当下面对内忧外患的中共领导层,是否会在会议期间寻求某种变局,甚至不排除中共内部路线斗争可能在此期间有所表现。英媒BBC说,从全会公报内容看中共高层面对内外压力似乎达成某种妥协。

时政评论员钟原在大纪元刊文说,五中全会已结束,没有猜测中的人事变动,也没有接班人计划,同时也没有对一系列内外失策的检讨,当然就更没有内外困境的解决之道。

他说,4天的会议,避开了经济恢复计划,拔高式地提出了虚幻的2035目标,继续不可能实现的十四五计划经济目标。再次证明,中共政权一直用谎言掩盖着无能与罪恶,不管谁掌权,只要中共继续存在,中国就没有出路,中共政权确实该终结了。(新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