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白手套」功能消退 台湾出口晶片到港现负增长

0
435
全球晶片短缺(网络图片)

【2023年01月26日讯】在中美贸易及科技战下,原本大陆利用香港作为「白手套」,但自美国去年加强管制高阶晶片到中国后,中国很难利用香港这个转口站,来弥补美国直接对中国晶片产业打压所带来的损失。 香港作为转口港亦受到牵连。本台翻查台港贸易数据,发现台湾出口香港集成电路,过去半年有5个月都是负增长。有分析认为,恐怕香港未来进口台湾集成电路将极之困难。长远来说,香港恐在全球科技业失去角色。

去年台湾对港出口650亿美元 逾7成属集成电路

根据台湾国际贸易局数字,台湾对香港出口的主要商品是集成电路,占总出口金额超过7成,以去年为例,台湾对港出口全年总额近650亿美元,当中有492亿美元是集成电路,占近75%。

香港是台湾第二大集成电路出口地,第一是大陆。而针对香港,台湾出口集成电路到港的总金额按年上升。本台翻查过去3年数据,2020年有330.4亿美元,2021年是446.6亿美元;2022年则再上升至492亿美元。去年初几个月同比有所增长。例如,2020年1月,出口到香港的集成电路达20亿美元;2021年1月增至33亿美元;2020年1月增至38.2亿美元。

台湾出口集成电路到港 过去半年中有5个月负增长

值得注意的是,有关数字在去年下半年有下跌迹象,半年内有5个月都是负增长。去年7月,台湾出口集成电路到香港只有38.6亿美元,比2021年同期的41.1亿美元下跌约6%,而去年8月份出口金额只有34.3亿美元,比前年同期下跌逾15%。去年10月开始,更连续3个月负增长。按整年计算,去年台湾出口集成电路到香港,金额最少是10月份,只有30.4亿元,比前年同期下跌18.2%。这是近3年以来,首度连续3个月出现负增长。

学者:中美贸易战下 香港转口港角色受打击  

对于台湾集成电路出口香港金额在去年7月突然下跌,东亚国际关系学者、东京大学法学博士林泉忠接受本台访问指,相信与中美贸易战下,美国对中国晶片市场的打压有关。假设未来几个月都是负增长,意味香港进口台湾集成电路产量大减,这将会是一个警号。

林泉忠说:不单止对香港是一个打击,对中国都是,尤其是这些敏感产业,入口(集成电路)然后透过香港再转运中国,这本身对被打压的中国来说是很自然的思路,但香港本身亦面对一个打击,令(中国)很难寻求更加有利的转口站,来弥补美国直接对中国晶片产业打压所带来的损失。

台湾出口集成电路到香港负增长 大陆市场却上升

台湾国际贸易局数据显示,去年下半年,台湾出口香港集成电路金额负增长时,销往大陆市场却上升。以去年7月为例,台湾出口集成电路到香港只有38.6亿美元,比2021年同期的41.1亿美元下跌约6%;台湾出口到大陆的金额有48.6亿美元,比2021年同期增加逾35%。而去年8月亦有类似情况,台湾出口集成电路到香港只有34.3亿美元,比同期减少15.8%;相反大陆有53.7亿美元,比同期多近3成。

台湾中华经济与金融协会副秘书长曾志超向本台分析,这种一凹一凸的趋势非常明显,其中一个原因有可能是厂商因应美国管制而作出调配。

曾志超说:我猜可能的原因,就是他们在规避美国管制的部分,这样去移转,比较有可能的原因是商品的管制,厂商要规避这方面的风险而作调配,只是现在突然美国加大出口管制的情况,它认为即使转到香港也没甚么用,没办法规避出口管制的话,就不见得需要透过香港(转运)。

翻查资料,去年8月,美国总统拜登签署「晶片法案」,限制美国企业投资中国市场,以加强美国在科技领域的全球竞争力;去年10月,美国再推出迄今为止最严格的半导体产业出口禁令,令中国半导体发展受挫。

港澳同面对美国晶片禁令 料香港未来更难从台进口集成电路

据《路透社》报道,美国政府对中国先进晶片及晶片制造设备的管制扩大至澳门,以避免中国利用澳门来逃避制裁。报道引述该规则指,澳门自1999年起一直是中国的特别行政区,并且中国在经济和商业关系方面给予澳门有限的自主权。这表明美国担忧先进晶片技术可能从澳门转移到中国其他地区。

东亚国际关系学者林泉忠称,美国针对中国半导体产业作出限制,同时影响到香港出口,加上美国禁令范围扩大至澳门,恐怕香港未来进口台湾集成电路,将会极之困难。

林泉忠说:连澳门都要实施限制,何况是香港?香港是更加受到影响,如果要期待未来像过去一样,进口那么多的积体电路的产品,我相信是极之困难。

香港制造业早于80年代已迁移到中国,港府数据指,香港电子零件产品实际有6成以上都是转口到中国。《彭博》亦在2020年报道指出,内地的半导体进口中,有38%是透过香港取得。

台港双方贸易陷损失? 

去年底台湾出口集成电路到香港有下跌趋势,对台港双方贸易有没有影响?台湾中华经济与金融协会副秘书长曾志超认为,香港损失会较大。

曾志超说:它(台湾)一样是出口,代工的量不会太大改变,而是发货方式不一样,如果以外商来讲,它不透过香港,当然香港就少了很多转口贸易的收入,运费、就业人口方面一定对香港造成冲击,它是直接送到大陆,或透过香港送到大陆,对台湾来讲没有太大关连性。

美国政治风险顾问方恩格(Ross Feingold)就认为,更应关注的是整个台港双边关系的恶化。

方恩格说:从台湾运到香港的晶片的价格,再转卖到第三地,这个金额看起来很高,但是实际上香港转运而已,所以对香港经济没有带来太多价值,我觉得影响比较大的,就是整个台湾跟香港的贸易来往和文化,甚至政治的双边关系,这个已经在恶化,连香港驻台北的贸易代表处没有营运已经很久,台湾派官员到香港已经受很大的影响。

本台早前就台港关系进行报道,2021年7月,台湾驻港官员因港府不发签证而离港,台港贸易有可能受损。

中美科技战下 香港如何寻得出路?

在中美科技战下,香港未来命运如何?可以如何突破困局?方恩格认为,香港失去转运角色并非最大问题,更值得关注的是长远来说,在全球科技业恐怕会失去角色。

方恩格说:香港最大的问题不是转运,而是香港之后在科技业长期的角色是甚么,本来过去10年香港政府常说要变成一个科技中心,不管在经济、软体、半导体研发等,虽然有一些成功案例,但仍不及台湾、新加坡、南韩、日本,现在加上美国晶片的新限制,那之后香港在科技业到底能扮演甚么角色?这是一个很大的问号。

方恩格认为,香港原本可以透过研发金融、货币交易程式等,在全球科技竞争,但受到美国禁令等大环境因素下,香港角色较为「被动」,恐怕短期难取得突破。  (自由亚洲)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