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抗争者于瑞典获政治庇护 寄望当地保护更多港人

0
626
于瑞典获政治庇护的香港抗争者Narayan Liu

【2022年07月01日讯】第一次有欧盟国家因应《香港国安法》,向一名来自香港的抗争者批出难民资格。该抗争者希望自己成为先例,令更多香港人在瑞典受到保护。

瑞典向一名在当地参与示威活动的香港抗争者批出政治庇护,决定指如果他回到香港,将会因为违反《香港国安法》而被拘捕。有学者指,瑞典是首个欧盟国家因应该法律,向个别人士批出难民资格。

在今年四月,瑞典向在台湾出生,但在香港长大的Narayan Liu批出难民资格,他在收到相关文件之后决定公开事件。 Narayan Liu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指,对决定感到“有点意外”。

他指出,瑞典曾经遣返维吾尔人到中国,又因为阿富汗死刑率轻微下降而遣返阿富汗人,这些都令他担心。不过,近年瑞典已经停止相关遣返行动。

他说:“有一些案例在我脑中浮现,瑞典可能未必理解到《香港国安法》的威胁。”

Narayan Liu在2013年因为家人缘故搬到瑞典。在香港2019年抗争运动发起之后,他在瑞典组织示威活动,并在2020年协助安排香港政治人物到访瑞典,包括香港前立法会议员许智峰,在瑞典国会引发讨论香港议题。他现时是组织Bauhinias for Freedom的主席。

回港或有危险 取得难民资格后接奇怪电话

这些行动虽然和平,但在《香港国安法》之下,可能被视为是“勾结外国势力”,刑罚可以是终身监禁。 Narayan Liu指,他没有在瑞典遇过一些直接的压力,但有遭到网上留言滋扰。他说,在五月底时,当时他仍未公开获批政治庇护,他收到一个奇怪电话。

他说:“我获批政治庇护不久之后,我收到这个电话,有一些哔哔声,我以为是一个录音讯息,然后我听到一个人用普通话说你好,他在等候我的回应,这不是一个录音讯息。我的反应是我不认识这个人,有个人对我说普通话,我就马上挂线,感觉不太对劲。瑞典有一个服务可以查到电话号码的相关地址,我知道那个号码是与在斯德哥尔摩的中国大使馆有关,我不知道他们想要什么。”

Narayan Liu指,虽然他没有在香港示威过,但他希望他的难民资格会成为一个先例。

他说:“一个来自香港的人来到瑞典,他们会有一个途径,我希望他们会有一个先例去取得政治庇护。我知道有一些人准备去申请政治庇护,他们有在(香港)参与示威,我们很快会知道这会否帮助到他们,我也会尽我所能,去确保瑞典明白他们需要保护。”

他解释,在《香港国安法》生效之后,有些香港人的工作或学生签证或者即将过期,尤其是学生未必有足够的财政能力再搬到其他国家,因此需要申请政治庇护,留在瑞典。

为未来港人到瑞典开启先例

瑞典国家中国问题研究中心(Swedish National China Centre)主任叶必扬(Björn Jerdén)对美国之音说,这次批出难民的事件可能在瑞典以外十分重要,因为据他所知,这是第一次有欧盟国家因应《香港国安法》,向个别人士批出难民资格。

叶必扬说,决定由瑞典移民局作出,而移民局可以独立于瑞典政府作出相关决定。因此,这并非一个政治决定。

曾经和Narayan Liu一同在瑞典出席香港抗争活动、现时流亡台湾的香港抗争者黄奕武对美国之音说,瑞典批出难民资格的事件十分重要,显示了《香港国安法》对香港的影响。

他说:“最重要的是,开了一个先例,是一个很重要的事情。希望之后除了瑞典,可以继续帮一些有需要的香港人之外,希望整个欧洲都会去学习瑞典的这种态度,去帮助香港人。”

香港成长特殊经历

Narayan Liu在台湾出生,虽然他拥有当地国籍,他说他和他的母亲都不希望回到台湾,因为台湾不断变化的状况只能提供暂时的安全,瑞典亦不承认台湾是独立国家。此外,他有两名在香港出生的姊妹都没有台湾国籍。他说,如果瑞典不接纳他的申请,他的打算是到英国或美国申请庇护,因为他也没有英国的BNO护照。

他说,他在两岁已经回到香港,对台湾没有任何印象。他自言不喜欢在香港的成长时期,一家人相当穷困,曾经有数个星期露宿街头。

他说:“我不知道我是否把这个经验看得太浪漫,这令我更理解香港,的确我有很多事不能做到,但这也为我提供了一种奇怪的方法去认识香港,在繁荣、旅游一面以外的香港。”

祖父逃亡到台湾 母亲仍惧怕共产党

Narayan Liu的家族在中国大陆是地主,中国共产党上台后,他的祖父扮成国民党士兵,逃到台湾。他说,2019年抗争运动时他在瑞典参加示威,他的母亲哭了出来,担心共产党会对他不利。

他表示,在瑞典的中国投资令他担心,例如是斯德哥尔摩机场使用了被美国列入黑名单的中国同方威视公司(Nuctech)X光机。不过,他见到瑞典慢慢地在转变,尤其在俄乌战争发生之后,更乐于与其他国家一起抵抗极权国家。

他说,他目前的工作是建立瑞典香港社群的活动,例如是播放抗争纪录片《时代革命》。他计划举行一个文化活动,并为在香港因政治事件坐牢的人筹款,以助他们重展新生活。

他说:“可能我是太乐观了,但我知道中国共产党会监视香港离散社群、西藏人、维吾尔人、所有人,但我不知道我是否真的这么危险,即使有一些可疑的人拍摄示威现场。我感觉在瑞典做这些事是安全的,我当然希望这仍然是事实,我当然希望瑞典不会让中国对我或我的家人为所欲为。”(美国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