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民主自由划上句号!许智峰正式宣布流亡海外 并退出民主党

0
957
许智峰(右)在丹麦外访(图:许智峰脸书)

【明德網12月3日讯】

已辞任香港立法会议员的民主党许智峰,12月3日正式宣布流亡海外,并退出民主党。

许智峰声明全文如下:

2020年12月3日,我刚结束一连三日的丹麦外访,在此正式宣布流亡,并退出香港民主党,暂别香港。
离开香港,听着一个又一个战友被捕,判监的消息,手机传来市民、好友一句又一句“求你千万别回来”,这种伤痛,我不懂以笔墨形容,亦强忍不了泪水

去年反送中与香港人一起出生入死,在议会奋力抵抗,现在回想,仿如隔世。国安恶法生效后,香港正式堕入港共暴政的统治,很多香港人问:我们仍可做什么?答案是:在每个公民的岗位上,做力可能及的反抗。

自国安恶法生效后,至最近离开立法会,我每一刻也在问自己,我仍可为香港做什么?我曾百般挣扎,希望像去年般再在街头抗争,刑责也豁出去了。我亦曾尝试尽力留在残喘的议会,用仅余的身位与暴政周旋。

如今以上都不太可能做到时,我作为香港人,在我的岗位力所能及的反抗,就是继续为香港发声,让全世界继续听到香港人挣扎中的呐喊,在外地自由的空气中,换取香港人应有的言论自由,在政权手中抢回香港的言论主导权,与阿聪等流亡手足携手,拉阔香港的国际战线。

相比起留在香港、在苦难中仍奋斗的手足,战友及年青人,我在外头实在不配任何嘉许,只想你们知道,你们为香港的自由所牺牲的,是我背负一生,要为香港奋斗下去的理由,我会以为香港人的自由打拼为我的毕生志业。我们互相答应大家,无论如何都不放弃,好吗?

我有一项个人的坚持:流亡不是移民。我永远不会移民,永远无法在另一个地方落地生根,我的家只有香港。这也是我没有寻求任何国家的庇护落脚的其中一个原因。我宁愿四处漂泊着,等待回家的一天。我已下定决心,我必定会回家,在光复后的香港,与大家在煲底流泪相拥。

流亡决定仓促,目前我仍未决定在哪个国家停留,亦要先安顿家人,计划家庭、小朋友的未来、生计等现实问题。我知道这是奢侈的,因为很多苦难中的手足根本谈不上有什么未来。

我在此感谢对我赠上祝福,鼓励的人,所有议会同事、公民社会的好友、党友,及一起打拼过的职员同事。曾与大家一起奋斗过,与有荣焉。我答应大家,为了香港,我会好好活下去。你们也请保重,不舍暂别。

一息尚存,抗争到底
光复香港,时代革命
智峰谨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