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支联会解散后首个六四纪念日 市民自发举电筒手机灯上街悼念盼薪火相传

0
370
维园烛光如海悼念六四的场面连续第二年消失。(美联社)

【2022年06月06日讯】今年六四事件33周年,也是举办维园烛光集会的香港支联会解散后首个六四纪念日,当局今年连续第二年封锁维园,警方并扩大围封范围至铜锣湾一带。在当局严密戒备下,维园烛光如海悼念六四的场面再次消失,但仍有大批市民自发到维园一带举起电筒或手机灯光悼念六四死难者,表达香港人不会忘记。有市民表示,国安法实施后港人仅有表达空间几乎消失,更要在六四纪念日站出来对抗荒谬现像,将六四记忆薪火相传。

八九民运时成立,争取平反六四等五大纲领的全球最大型六四烛光悼念集会主办单位 – 香港支联会,去年9月底在《港版国安法》的压力下宣布解散后,今年在香港悼念六四变得相当低调,没有任何民主派人士或团体,公开申请在星期六(6月4日)六四33周年纪念日举办悼念活动。

市民:举电筒到维园悼念有象征意义

香港警方连续第3年以疫情限聚令为由,禁止市民在六四晚聚集,当局今年连续第二年封锁支联会举办六四烛光晚会的维多利亚公园(简称维园),警方并扩大围封范围至附近的铜锣湾一带,并在六四前夕警告市民,即使一人自发到维园一带悼念,也有可能触犯未经批准集结,最高刑罚监禁5年。

大批警员围封铜锣湾维多利亚公园附近的路口。(美国之音/汤惠芸)
大批警员围封铜锣湾维多利亚公园附近的路口。(美国之音/汤惠芸)

在警方严密戒备下,星期六晚仍有大批市民自发到维园一带举起电筒或手机灯光悼念六四死难者。

65岁的香港市民杨先生表示,过往30年他大多数都会参加支联会维园六四烛光集会,今年他一个人拿着电筒到维园一带悼念六四死难者,认为坚持悼念是有象征意义,表达香港人不会忘记八九六四北京屠城的事实。

 

杨先生6月4日晚一个人拿着电筒到铜锣湾维园附近悼念六四死难者。 (美国之音/汤惠芸)
杨先生6月4日晚一个人拿着电筒到铜锣湾维园附近悼念六四死难者。 (美国之音/汤惠芸)

杨先生说:“虽然今天不是烛光,但是都是一点光,希望这点光是照明到人的心灵,也希望香港人(也)好,或外地的香港人都好,都还记得今天是什么事,它们(北京当局)当年曾经做过些什么事。”

杨先生续说,今年警方的布防比去年更严密,但是他不担心拿着手机电筒上街悼念会被拘捕,希望提醒年青人要醒觉。

杨先生说:”因为现在这个政府太不堪了,即是连一点烛光都那么害怕,可能年青人更加害怕,我亦都(年纪)不少了,坚持了这33年,我都希望我有生之年,真的见到光,所以这支电筒是提醒一些年轻人,真的要知道、要醒觉的,他们不醒觉就没有办法的了。”

开手机灯悼念盼六四薪火相传

31岁的香港市民吴小姐开着手机灯光到维园一带悼念六四死难者过。她诉说,小时候家人告诉她八九六四当晚中共镇压学生,很多人伤亡,以往香港人可以进入维园参加六四烛光晚会悼念;今年却不可以入维园、不可以点烛光,唯有开着手机灯在维园附近散步,希望延续香港人的六四薪火。

 

吴小姐开着手机灯到维园一带悼念六四死难者。(美国izhiyin/汤惠芸)
吴小姐开着手机灯到维园一带悼念六四死难者。(美国izhiyin/汤惠芸)

吴小姐说:”之后慢慢(长)大了,跟着就发觉这件事其实都相当重要的事来的,即是每一年除了纪念亦都是提醒我们香港人、中国人,其实我们曾经发生过这件事,不可以忘记,其实它(北京)无可能回应的了,但是我们都告诉它(北京)我们不会忘记这件事,不只是以前上一代的事,是接下来之后我们影响的是我们下一代的生活,希望大家都可以维持这团火。”

吴小姐坦言,有担心被捕风险,但她希望在六四晚站出来,告诉下一代不可以遗忘六四,因为在国安教育下,部份香港年青人已经不知道六四事件。

 

有市民6月4日晚帶鮮花到铜锣湾悼念六四被便衣警察截查。(美国之音/汤惠芸)
有市民6月4日晚帶鮮花到铜锣湾悼念六四被便衣警察截查。(美国之音/汤惠芸)

吴小姐说:”所以我们更加要把握(六四)这一日的机会,去告诉其他小朋友,即是自己父母、各位家长都要告诉小朋友,(八九六四)到底发生什么事,因为我上次看过一个访问,是说现在的中学生、小学生不知道什么叫六四,他们以为六四只不过是一个环保组织的事件。”

国安法下更要站出来对抗荒谬

在背包上挂上”毋忘初心”徽章的香港市民陈小姐,星期六晚带同7岁的女儿到铜锣湾,让女儿了解以往香港人都会在六四纪念日上街悼念,因为国安教育下,在学校已经不会提起六四事件。

 

陈小姐在背包上掛上”毋忘初心”徽章。(美国之音/汤惠芸)
陈小姐在背包上掛上”毋忘初心”徽章。(美国之音/汤惠芸)

陈小姐说:”六四我就想她(女儿)多点出来,因为现在学校没机会讲这件事情了,相关的报导都愈来愈少了,想透过自己那个经历去告诉她,起码我还有一个声音、老一代还有一个声音,年轻(人)都有他(们)的声音。”

陈小姐表示,国安法实施后香港人连仅有的表达空间都几乎消失。她认为,更要在六四纪念日站出来对抗荒谬的现象,将六四记忆薪火相传。

陈小姐说:”现在因为国安法生效之后,我们连表达的空间都没有了,就算刚刚在直播见到,有些人拿着一支白蜡烛,或者做一些行为艺术都是会被人(警察)拘捕,说他(们)行为不检,变相一个(人)穿一件黑色衫出来,在(六四)这个特别的日子,大家都会明白大家想表达些什么,就算真的有机会你(当局)说一人都是非法集结都好,其实这些歪理不是你讲就是了,但是现在在香港真的愈来愈多荒谬的事情,大家尝试用自己的方法有一个弹性之下,去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

陈小姐表示,33年来她一直坚持参与六四烛光集会,或者自发上街悼念,纪念八九民运的时候,为自由努力奋斗的人。

陈小姐说:”因为其实就想纪念一些为自由努力奋斗的人,就算面对一个很强大的压力之下,他们都不会改变他们的意志,想去追求一个更加民主、更加自由开放的社会,其实都是社会上每一个人渴望的东西,不会生活在一个充满制肘的一个地方,而所有权利都是没有的时候,其实都很悲哀。”

站出来是责任表达港人毋忘六四

穿上自己设计的六四33周年T恤,到铜锣湾一带悼念的香港市民吴女士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T恤衫袖的图案代表六四烛光不能够在维园聚集,但是会遍地开花,不会消失。

 

吴女士身穿自己设计的T恤到铜锣湾一帶悼念六四。(美国之音/汤惠芸)
吴女士身穿自己设计的T恤到铜锣湾一帶悼念六四。(美国之音/汤惠芸)

今年是支联会解散后的首个六四纪念日。吴女士表示,”没有大台”之下反而更多人自发上街悼念,认为国安法下警方今年的布防比去年更严密,但是33年来她都坚持上街悼念六四死难者,尤其2019年社会运动后,香港人移民的移民、坐牢的坐牢,她觉得站出来是她的责任,表达香港人不会忘记六四。

吴女士说:”但是愈是它(警方)这样的表现(严密布防),我们更加不应该忘记(六四),因为其实作恶就在我们身边愈来愈近了,我们如果白白地接受它不要再提(六四)了、不要再讲了,但是不提、不再讲它的作恶就会更加严重,因为它都没有停过,你看看香港的环境都不似以前我们正常的生活,心情其实是很难过的,身边的朋友走了(移民)就走了,不可以见面的、在墙内(坐牢)的有在墙内,我今日仍然可以站出来,我觉得是我们的责任。”

快餐店老板布置毋忘六四灯饰

除了自发到维园一带,今年六四33周年香港人悼念的烛光或者灯光遍地开花。一间屋村快餐店外,70多岁的老板曾先生一如以往,六四傍晚在店外的餐台上布置”毋忘六四”的灯饰。

 

屋邨快餐店老闆曾先生6月4日傍晚在店门口布置毋忘六四灯饰。(美国之音/汤惠芸)
屋邨快餐店老闆曾先生6月4日傍晚在店门口布置毋忘六四灯饰。(美国之音/汤惠芸)

曾先生表示,六四原本是他的生日,但是33年前发生六四事件之后,令他很伤感,为了悼念六四死难者,他每年不再庆祝自己生日。

曾先生说:”很痛心、很遗憾,这方面(八九民运)学生这样没用任何的暴力,全国家(中国)的人全部都用一个很和平的方式,去表达自己的诉求,或者自己的希望、盼望,但是得出来原来是这么令人失望的,所以每一年我都会这方面(悼念六四)有一个行动,最重要是表达而已,最重要这个表达是自己对这方面的看法。”

多名民主派人士现身铜锣湾悼念六四

多名民主派人士星期六晚现身铜锣湾悼念六四死难者,包括支联会前常委赵恩来手持玫瑰花;社民连主席陈宝莹、副主席周嘉发及成员余炜彬一行三人,戴上画有交叉的口罩,在铜锣湾崇光百货外发起默站行动,他们随即被警方带走。

 

有市民驾驶车牌US8964的私家车经过铜锣湾维园附近,被大批警员截查。(美国之音/汤惠芸)
有市民驾驶车牌US8964的私家车经过铜锣湾维园附近,被大批警员截查。(美国之音/汤惠芸)

另一名社民连成员刘山青,星期六傍晚身穿印有已故湖南工运领袖李旺阳头像的T恤,戴上写有”悼念六四”的口罩到维园外,警方指他高叫口号,涉嫌煽惑他人参与未经批准集结,将他拘捕,至星期日(6月5日)早上获准保释。

警方表示,截至星期六晚11时半,共拘捕6名人士,包括5男1女,年龄介乎19至80岁,其中一名80岁外籍男子身藏一把万用军刀,涉藏有攻击性武器被捕。(美国之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