弦子起诉央视主持人朱军性骚扰案败诉 中国#MeToo 运动举步维艰

0
290
在北京法院外的中国央视前实习记者周晓璇(中)及其支持者 (图:路透)

【2021年9月16日】(明德综合)中国大陆的#MeToo 运动举步维艰,令人瞩目的弦子(周晓璇)起诉央视知名电视主持人朱军性骚扰的案件,14日被北京海淀区法院以证据不足以证明朱军对她性骚扰,一审驳回诉讼请求。朱军对判决结果没有公开回应,弦子表示一定会上诉。

当天,海淀法院如临大敌,门外布满警戒线、公安和警车。审判结束后,弦子面对法庭外的记者和声援者哽咽着说,法院如果要拿出让人信服的结论,程序上起码要保障充分讨论,这个案子并没有触碰到核心事实。

“这次开庭,我们没有进行一个充分的讨论……即使拿了这个判决,我也依然还是要说,我就是一个性骚扰案件的受害者。”

“我觉得之前的这三年对我的生命来说是没有办法再复制的,我没有办法再那样做三年了。这个事情发生的时候我是21岁,但是现在已经28岁了……但我真的觉得非常疲惫了。”

弦子在一份书面声明中指出,法官不允许调取当年的监控录像,不允许调取当年公安对她父母做的笔录,不允许心理学专家证人出庭,不允许原告对申请决定有任何反驳和进行最后陈述。对于朱军主张的核心证据,即DNA鉴定结果,原告要求对连衣裙进行重新鉴定,但公安机关说并未调取过连衣裙,衣服下落不明。

2018年,弦子曝光2014年于央视实习期间,朱军在化妆间对她进行猥亵。朱军于2020年12月在微博上否认曾与弦子有身体接触。

据自由亚洲报道,败诉之后,弦子还面临着朱军指控她损害自己名誉和精神健康的诉讼。在2020年底接受美国媒体“歪脑”专访时弦子说,“如果我是朱军的话,我也会说我相信法律,法律不会让被伤害的人赢,法律要求每个女生随身带一个录音笔,带一个针头摄影机。”

虽然弦子在中国社会得到了很多人的同情和支持,但是也有不少人并不理解她为什么不愿饶恕朱军。不少微博网友批评弦子是批着女权的羊皮,帮助外媒进行反华宣传,“CIA的剧本,NGO的投资”、“你个走狗,你对平权主义造成的伤害都是不可磨灭的”、“感觉这些人不怀好意,有种港独台独的意思。”

2018年,中国最高法院将“性骚扰”列为独立案由,此前通常仅以身体权纠纷、名誉权纠纷和一般人格权纠纷等案由进行起诉。2021年生效的《民法典》对“性骚扰”的认定标准进行了明确规定。

受到席卷全球的#MeToo运动鼓舞,中国有许多性侵受害者也站出来发声,但是维权过程异常艰难。耶鲁大学法学院学者龙大瑞(Darius Longarino)近期在《外交学人》发布研究指出,中国法院给予被告较强保护,将此类案件的举证责任多放在原告身上,需要证明其主张具有“高度盖然性”(即 75% 至 85% 的确定性)。

龙大瑞梳理数据发现,在中国2018至2020年的公开资料中,只有83件民事案涉及性骚扰,当中77件是由被指为骚扰者一方所提请,由受害者所提请的诉讼只有6件。

无独有偶,上周济南检方通报称,针对中国科技巨头阿里巴巴女性员工的性侵指控,犯罪嫌疑人王某文实施的强制猥亵行为不构成犯罪,不批准逮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