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锦瑟(13)

0
646

作者:宋闱闱

她肯开口唱了,老师也算如愿以偿了,喜孜孜地,排的是《西厢记》。她是那书剑飘零的书生,在黄河渡口,凌峰而立,白衣凌风,满目都是好河山,唱道:「呀!怎不喜坏少年郎!拍长空,雪卷千堆浪,归舟几点露帆樯。真乃是黄河之水从天降,你看它隘幽燕、分秦晋、带齐梁。浩然之气从何养?尽收这江淮河汉入文章。」那亮相和唱腔,无一样不好,真是满座皆惊的,底下人人都拍了巴掌。

唱完这一段,下一幕幕启,她便是那寓居寺院的书生,居住于西厢房。和尚告知这位公子,寺院里另有一户寄居在此的官宦人家,内有女眷,需要时时回避。一阵西皮摇板里,那莺莺小姐被丫鬟扶着,婀娜地走了出来,念念有声地是看腻了院中芍药海棠,要去佛堂上拜一拜。朱锦定睛一看,那演小姐原是隔壁宿舍的一位学姐,平素总是坐在床头,铺一张报纸,零食摊得满床都是,剥糖纸,拆开果丹皮和牛肉干的封皮,嗑瓜子的功力过人,能一口气吃上一二斤炒瓜子,保持的速度和纪录,至今无人能破。师姐人好,看见人来,就笑眯眯地请人也吃。朱锦看见她圆嘟嘟的脸,被胭脂涂得粉面桃腮——深感惊骇。她的笑从嘴上跑到脸上去了,只得低下头,抬起袖子掩住脸,待到笑完了,一种荒凉却生上来了。原来舞台是这样的,那底子还是源自现实中,这无趣的,灰扑扑的荒寒索然。再是花团锦簇,底子原是荒芜。就像这演小姐的,原是隔壁宿舍里嗑瓜子讲是非的碎嘴婆,然而她打扮齐整了也是个小姐。这边厢,轮到书生,惊见小姐美色,叹一声妙呀!本该情深款款地夸:「无限春愁横翠黛,一脉娇羞上粉腮。行一步似垂柳风前摆,说话儿莺声从花外来。似这等俏佳人世间难再,真愿学龙女善财同傍莲台。」然而,仿佛一只手捂住了朱锦的嘴巴,兜转不下去,唱不出来了。她僵在那身行头里,张着嘴巴发不出声音,从喉咙到舌头枯燥得尘土飞扬。她五雷轰顶地站在舞台上,手足无措,听得布景后迟疑的丝竹与锣鼓的点数,台下已经嗡嗡作响,笑成一片。还有老师在她身后压低了嗓门,咬牙切齿的提词,不是要提醒她唱,是要急死了,却还带着哀求的。还有书生身边站着的和尚,本来等着要呵斥这无礼的书生的,此时也是带着苦相,也是急得要哭起来的样子。

僵持的这片刻,仿佛穿过一片浩瀚沙漠。幸亏这时候替补的B角,另一位书生上场了,她被带下场去,老师见她一副自知有错的惶恐模样,垂着头垂着手,满腔的火气也就熄灭了,转而笑一笑,安慰道:「没事儿,开始上场都这样,渐渐的就不怯了。」朱锦默然着,只是满面通红。

话说那个演小姐的,下了戏台,回到宿舍,呜呜地哭起来,旁边围着劝的闺蜜丫鬟们,一人一句话,是安抚她的委屈,确实添柴加油,把她劝得胸中怒火,焰火腾腾,顺手从手边抄起一盆人家给她绞毛巾的热水,冲过来,踹开了这头宿舍的门,便泼到了朱锦的床上。那水浸透单薄的被褥,透下来,下铺也淅淅沥沥地遭了殃。

朱锦回宿舍见到现场,倒也不觉得生气,不知为什么,她竟然还是觉得好笑,笑完了,还是深深的荒诞,乏味,无聊。放眼望去,什么都是无趣的,浅薄的,这些嘤嘤嗡嗡,挤眉弄眼的人群。 (未完)

 

作者授权明德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