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锦瑟 (11)

0
674

作者:宋闱闱

接上集(10)

回到学校,已经宿舍,发现门被锁上了。而里头静寂无声,好像所有的人都睡死了。她试着敲了敲门,又推推玻璃窗,玻璃窗还是开着的,从熄灯后黑暗的高低铺之间,传来咬着被角的噗哧噗哧的笑声——门是被故意关牢的,要把她锁在外头。她抬脚就去踹门,笑声没有了,踹门的巨响过后,走廊里都是死寂。这踹门声却招来了管理员,那一心经营着每晚的火肉粽子开水泡面火腿肠瓜子花生话梅糖等小生意的半百老者,犹如折子戏里那种油滑至极的狱卒或者师爷,世上的龃龉龌龊莫不见过,莫不经历过,知道人是弱小的,又是复杂的,拿人没办法的,于是,最是心平气和。他慢慢腾腾地走过来,一声不吭地打开门,什么也不说地,头往里探探,把着门,让这个被宿舍女生拒之门外的女生进屋去。

朱锦回到宿舍,爬上床。她用被子死死地堵住自己的嘴,不让自己软弱的哭泣发出声来。她还感受到自己心里腾腾的火焰,怒火在烧,在五脏六腑间窜起来,腾腾地烧——睡着了还在添柴加火,还在沸腾!得来一场洪水,把这些坏心眼的庸俗的家伙,统统卷走才灭得了这场火!

翌日起床,她便赶去教室。为了怕她们使坏,她把自己要紧的东西都装在书包里,包括钱包,饭盒,洗面奶和牙具,全都随身携带。她趴在桌上,写了退学申请信,一边写一边忍不住掉眼泪,写好了交给学校,要退学。请求要回自己的学籍档案。她已经筹谋好了,回到家后,就去考高中。她要去念个正儿八经的高中,考个大学。

听到她要退学的消息,招她来的那个老师终于沉不住气了,径直找到她,急得说话都不利索了,热热的手臂拽住她的手,重复地说:你刚刚才上学呀,怎么能就这么退学了?你要拿毕业证的呀。

朱锦平静的看着老师,想到那毕业的日子,五年的学业,实在是,太漫长了。她摇摇头说:我不想学了。

你怎么能不学呢?你要登台,要唱戏的呀!你登台一定会唱红的!老师的眼睛铄铄地,相机聚焦一样,盯牢她,让她没地方躲。

我不想唱戏。朱锦调开眼神:我从来没有喜欢唱戏。我是糊里糊涂被你们招进来的。

怎么这么拎不清呀?老师气得眼睛都红了:你怎么这么拎不清?我们能稀里糊涂吗?你都不知道你是个多好的生角!

朱锦嘴里还在逞强,然而,不知为什么,眼泪就下来了。

老师说:我晓得你看不上这学校。你以为离开这学校,将来的学校你就看得上了吗?未必。正因为这世上凡是,我们什么都看不上,戏才贵重呀!人世间最精华的,都在那戏台上了。人的千年万年,悲欢离合,都活到那几台戏上了。

朱锦再想不到,一贯脂浓粉腻的老师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她心里只觉得震动,一时也止住了眼泪。

老师说:你现在还不懂,你还小,往后会懂的。

朱锦依然嘴硬:我是不懂,所以我要退学。我一定要退学的。

老师不和她说了,却伸出手来,一把捉住她的手臂,将她往化妆室里拽。朱锦身不由己地,只得被她拽着她走,一路梗着脖子,僵着身子,表达着自己的不顺从,由著老师拽着她,到底把她拖到化妆室去。那是个高深的地方,成了角儿才能进,寻常是进不来的。那是一个梦幻的世界,全是好看的,会发光发亮,散发香味的精致的物件,钗镮,头饰,珠片,刺绣的缤纷戏服所组成的。(未完)

接下集(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