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梦回大唐(14-6)

0
3981
全新小说《梦回大唐》,让人们看到不一样的唐朝历史。 (123RF)

文/陈本瑛

接上文 (14-5)

他也只能将这个秘密藏于心底

高阳拒绝服下汤药,也着实让房家两老心有芥蒂,房遗直更是捉到机会,不断地强调高阳多么傲慢、忤逆长辈,完全不把房家放在眼里。

房遗爱在父母面前也不敢多说什么,他劝过高阳,却被高阳斥责,而他自己心里很清楚,他们至今还没有孩子,是因为……他们同床的时间太少了,现在的高阳几乎每天都在书房睡,白天又不见人影,他和高阳已经很长时间,一天说不上五句话。

高阳又再度来到辩机这里,她喜欢听辩机讲佛经里的故事,喜欢沉浸在佛法中。他们两人站在窗户边不知不觉讲了一个时辰,完全没有注意到正在外面看着他们的房遗爱。他打量着这佛学院的弟子,辩机的身材高挑修长、皮肤白晰、浓眉大眼、声音温柔,这样的美男子让女人很难抗拒,房遗爱不由得心生嫉妒。

高阳走出门口时,这才房遗爱发现,「二爷?!你怎么会来这里?!」

「我问了采苹,她說妳来这里,所以我就跟来看看。师父好。」房遗爱向辩机行了礼。

辩机感到气氛有些僵,他看了高阳一眼,高阳正走向疾风,显然高阳并没有查觉到房遗爱看辩机的眼神,「房二公子好,初次见面,欢迎您和夫人一起来参加我们学堂的课程。」

「谢谢邀请,我对这些论述没有特别的兴趣。」房遗爱和辩机讲话的声音刻意压低。 「高阳,我们回家吧。」

他们回到家后,房遗爱直接就寝,没有再跟高阳说一句话,而高阳又去了书房。

高阳还没有发现,她和房遗爱之间的关系已出现变化。而高阳常常前往学舍的事情,也渐渐地在街坊中传开了。

「妳不要再去了,外面传得好难听,你就算不在乎房家人的看法,但如果事情传进宫里,被父皇知道了,那还是小事吗?」高阳又跑回宫里,她和李治坐在荷花池边吃着可口的点心,李治劝说她。

「能有什么事?辩机可是佛学院弟子,能做什么?我只是喜欢听他说佛教里的故事,每次去也不过就一、两个时辰,又是能做什么?我才不管别人怎么说,我自己问心无愧就好。」高阳无所谓的语气。

「高阳啊……人言可畏,白的都能说成黑的,妳还是小心一点好。」李治还是很担心。

这时采苹走了过来,「公主,清心院也找不到那个锦绣枕,我另外拿了一个苏绣枕,这个也很舒服的。」

「好吧,就用这个苏绣枕吧。」高阳喝了一口燕窝说。

「怎么?堂堂个梁国公家,没有可以给媳妇用的绣枕吗?」李治为高阳抱不平。

「不是啦,是我原本爱用的那颗锦绣枕不知道掉在哪儿了,找了很久,也找了许多地方,都没找到,家里的我都睡不惯,宫里的绣枕外面找不到,才想回清心院再拿一个,雅菊已经请绣院赶工一个给我了。」高阳喝光了手上这碗燕窝。

夜幕低垂,辩机一个人在房里,他将房门上了锁,拿出了一颗漂亮的绣枕。

他手上的这颗绣枕,就是高阳弄丢的那颗,因为高阳容易腰酸,盘坐听辩机讲述佛经一个时辰,是一件辛苦的事情,所以她带了一个绣枕靠在腰间,让自己坐起来舒服一些,但离开时忘记带走了,便被辩机收了起来。高阳曾来学舍找过绣枕,但是辩机谎称没有见到,只是为了将高阳这个随身物品留在身边。

其实,辩机第一次见到高阳时,就对她心动了。和高阳相处的日子里,他更感受到冷傲外表下的高阳其实有颗勇敢温暖的心。他喜欢看着高阳的笑脸,喜欢说话给她听,喜欢看她骑着疾风奔驰在风里的样子。辩机已经爱上高阳了,明知不能做的事情,却控制不了自己内心,而他也只能将这个秘密藏于心底。 (待续,本文为作者立场)──转自大纪元

接下文 (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