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七海归途之雪伦公主(28)

0
524
只要雪伦有不满的情绪,如抱怨、生气、忌妒、发狂等,宝石就会产生热量,灼伤雪伦。

作者:七海

接上文【小说连载】七海归途之雪伦公主(27)

银的火气一下冲上来,「妳怎么这样?这么不负责任!明明是妳的工作,却这么无所谓的样子?」

雪伦看到银生气,也不服气的回应:「我哪里无所谓了?我整天有这么多事情要做,就只是忘了一件小事,你一定要这样责备我吗?」这时雪伦没有意识到胸口的宝石已经开始发烫、变红了。

银继续说着一副非要把道理讲清楚的样子,「没有仔细找才会漏掉,我特地拿来给妳,妳也没有放在心上,现在还这种态度!」

雪伦不甘示弱的反击,「我什么态度了,只是一件衣服忘了洗,不过就这么一件小小的事情,我就犯很大的错吗?」

「妳还在狡辩!我气的不是妳忘了洗,而是妳明明犯错了却还不认错。」银一旦严肃起来,目光就会像火一样的燃烧,语言更是咄咄逼人。

「我哪有狡辩?我只是……」话还没说完,雪伦突然抱着胸蹲了下来,她胸前的宝石温度火热了起来,她痛苦得无法再说下去。

这时,小龙正好来找银一起去上第二堂课,一看见这情景,急忙冲了过来,安抚着情绪激动的雪伦。

银担心小龙责备他,在这样的情形下,转身撒腿就溜走了。

小龙瘦高精壮,比银高出了半个头,高高的鼻梁,黑白分明的双眼,微卷柔软却厚重的褐色发丝,更让他的脸庞层次分明。小龙抱着雪伦来到他们常去的湖边,将她的头按在自己胸前,雪伦闭着眼睛,静静的听着小龙的心跳声,就这样一直听着,直到胸口慢慢降温,她才睁开了眼睛。

雪伦走到水池边,透过水的倒影看着胸前那颗宝石,眼泪滴答滴答落下,委屈的说:「我讨厌这颗石头,就是因为这颗石头,我才会被哥哥丢在这里……他从没有来看过我。我不能和别人一样,不可以生气,不可以嫉妒,不可以骂人,什么都不可以,为什么别人都可以,我却不可以?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是我?」

不能说话的小龙完全能理解她的心情,他心疼的看着雪伦,可是,除了守护着她,他什么也做不了。他把雪伦拥在怀中,安抚着她。这个从小在他怀中抱大,又在他眼前一天天长高的雪伦,在他眼里永远都是个小孩子,需要他的关怀、爱护,小龙对她已经有一种本能的保护,他爱护她胜过爱护自己。

雪伦身体的异常,都与她的使命有关,因为她是人造精灵人。她必须保持纯正的心境,让心性达到一定的标准,才能滋养好宝石,最终同化本体,成为完全的精灵人,而雪伦必定没有精灵人先天的因素,她的一切天性,她的喜怒哀乐都离不开人世间的缘分,她身体里高贵的血统,祖先的因素,以及她依然在世的哥哥国王,都无法让她彻底割舍干净。她与修士有着本质的区别。她在灵山只属于修行者,而不属于精灵人。

雪伦身上被镶入宝石后,产生了一种功能,只要雪伦有不满的情绪,如抱怨、生气、忌妒、发狂等,宝石就会产生热量,灼伤雪伦。这是为了要让雪伦能平稳情绪,达到超越常人甚至超越精灵人的更高品性标准。

◇导师与雪伦

雪伦和银发生争执后,当天晚上她没有进餐厅吃饭,把自己关在房里读经,修士都知道雪伦闹了小脾气,在自我反省,所以没人过来打扰她,稍晚,有人来敲她的房门。

雪勤教师拿着晚餐,陪同金云导师来看雪伦,让雪伦吃惊不小。 「导师!导师怎么这么晚来看我?」导师和雪勤教师走进了房间,雪勤教师将晚餐放在桌上就先离开了。

金云导师微笑的看着雪伦,看得她不好意思了,雪伦请导师坐下,导师这时才开口:「今天发生的事,银跟我说了,妳还在生银的气吗?」

雪伦红着脸,低着头说:「没……没有了啦!」

导师看得出来,雪伦对于和银发生的冲突,还是耿耿于怀,笑着告诉雪伦:「银和其他武将都因为不想让妳太辛苦,一件衣服穿上三、四天才洗,但这样的衣服臭气薰天,也非常的不舒服,银身上那件衣服更是已经穿了六天了,还沾了泥巴,不得不换,才希望妳尽快将衣服洗干净。」

(待续)

版权作者所有,授权明德网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