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日初天子 十、东方霸权(1)

0
386
读者们,让我们轻读《日初天子》,跟着主人翁穿越时空,探险奇遇吧!(大纪元合成/Shutterstock/123RF/公有领域)

文/陈本瑛

「这个⋯⋯给夕颜。」夕颜想得出神,抬头看到小初拿了一个包裹要给她。 「这是什么?」夕颜问,顺手打开了包裹,一看到包裹里面的东西,吓得将整包掉到地上。 「是夕颜藏起来的东西,」小初坐在石头上,踢着脚笑说:「我藏起来了,现在还给夕颜。」

夕颜被吓得脸色惨白,慢慢将包裹捡起来,夕颜会如此惊讶是因为,包裹里头装的是「药渣」,就是去年冬天,夕颜用牡蛎煮药,害小初吐血的药渣。

「为什么会在妳这里?」夕颜胆怯的问,她内心害怕极了!侍和子、王子不再怪罪于她。一方面是真心想保全她,另一方面是没有证据,无法确认她的罪行。夕颜曾经回到厨房找了好多遍,就是找不到,原来是被小初拿走了,不对!那时小初身体也才刚复原,还有她根本就不知道药渣在哪。

「我是送药给夕颜的那天,帮妳拿空碗回厨房时发现的。」小初笑着,依然踢着脚。夕颜看了看四周,确定没有人,所以刚才这段话真的是小初说的,她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原本像王子一样只会讲单字的小初,怎么能说出这么完整的句子?

「东西还给妳,夕颜,妳和我都无法和王子在一起,因为他并不属于妳或我。只要夕颜是好人,王子就会照顾妳一辈子,前提是夕颜必须是好人哦!」小初说完,跳下了石头,准备离开。 「小初!」夕颜叫住了小初,「那妳呢?妳也会待在王子身边吗?」小初没有回答,笑了笑便转身离开了。

这时夕颜才发现,小初好像和当时被捡回行宫时,有很大的不同。一晃眼,小初长大许多,像个少女了,而且她的气质完全不像普通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夕颜手里紧紧握住药渣,眼泪掉了下来,她感谢小初,又对她深怀愧疚⋯⋯

王子不知道要如何面对小初,只能暂时逃避,如果一直待在行宫,小初又会来找他,最好的办法就是带着滕比多出宫闲逛,直到黄昏时才回行宫。吃完早餐,王子又要外出,小初抱着自己在庭院摘的花朵,站在大殿门口目送着王子出门。而每次出门时,看到小初像小狗一样无辜可怜的眼神,王子的内心就更加纠结。

「咚!」王子和滕比多来到河流旁,王子漫不经心的拿着石头往水里丢,等涟漪渐渐退去后,又丢了一颗石头,就这样的动作持续了许久。

「我在17岁那年订了亲!」滕比多坐在王子旁边,拿出了从宫里带出来的点心和茶,他替自己和王子都倒了茶,喝了一口茶后说着,「在成亲前,女孩生了一场大病,久久无法痊愈,但我不在乎,后来她为了不拖累我自尽了。」

听到这里,王子的脸转向滕比多,他有点意外,滕比多会突然告诉他自己的过往。 「后来呢?」王子好奇的问。滕比多吃了一口梅子饼,「后来,我父亲立即替我安排另一个女孩,我不愿意,就离开家从军去了。后来遇到年仅16岁,却拥有了不起的军事管理才能的王子,现在就坐在这了。」滕比多讲完和王子对看了一眼,两人都笑了出来。

「对方是个什么样的女孩?」王子问。 「她和我住在同一个村庄,比我大两岁,她的父亲早年就身亡了。为了家中生病的母亲和一位弟弟,才躭误了婚事。但我从小就喜欢她,虽然我父母都不中意这门亲事,在我的坚持下,他俩老也没有辧法,只好同意了。」

滕比多吃完了手中的梅子饼,喝一口茶,继续说着,「她温柔、善良又孝顺,不论遇到多么难过的事,她总是能笑着面对。曾经我怨恨自己,是不是因为我的执念才害她自尽。我把她留给我的遗书带在身上,不知道看了多少遍。有天我看懂了,她了解我,一定可以为国家做事,如果和她成亲,我会为了照顾她而放弃自己的理想,所以,她选择了先放开我,为了不辜负她,我才从军,为国家效力。」(未完待续)──转自大纪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