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日初天子 四、被放逐的贵公子(2)

0
619
读者们,让我们轻读《日初天子》,跟着主人翁穿越时空,探险奇遇吧!(大纪元合成/Shutterstock/123RF/公有领域)

文/陈本瑛

傍晚,用过晚膳,王子一个人走到前院的大树下,那里有个池塘,里头养了许多鱼和一只乌龟。他静静站在旁边看了一会儿。

夕颜拿着披风走向王子,「夜晚风大,给您披着。」顺势替皇子披上披风。皇子还是直挺挺的站着,没有出声,过不久,突然转头快速离开了池塘。

「皇子⋯⋯您等等我呀!」夕颜在后头小跑步追着。她回过头看了池塘,水里三条鱼不断跃出水面,弹起又落下,溅起了水花,直到王子离开许久方停。夕颜打从15岁就跟在王子身边伺候,这位相貌不凡的王子,身边总是常常发生无法解释的怪事,而这些事情的原由,如果皇子不说,任何人也猜测不出原因。

回到大厅,王子找来侍和子,「侍和子,把池塘里的鱼全放了,一只都不要留,」王子停顿后说,「还有那只乌龟,如果它不肯走,就直接抱起,放到池塘下方的河流里。」

「是!我立刻去办!王子,住在行宫不用天天面见天王,您的朝服暂时都先收起来了,您的静思房也整理出来了。」侍和子向王子行个礼就退下了。

对于王子吩咐的事情,侍和子从没有问过为什么?她从王子婴儿时期就看顾至今,比亲生母亲还亲。她了解王子,性格孤僻,不喜言辞,天资聪颖,还有上天赐予的出色外表。但是王子却遭人排挤,最主要的原因是他异于常人的体质,以及能看到另外空间的生命并与其沟通,这是令许多人都害怕的。

果真,被王子说对了,乌龟拼命挣扎,不愿意离开池塘,工人们费了好大劲,才将乌龟和鱼全放到河流里。

山上十分凉爽,因为众人只服伺王子一人,除了打扫,大家也没其他事情可做,比起在皇宫里,这可算是个闲缺。

「皇子午餐没吃,我端回来了,把点心放在静思房门口。」夕颜端着午饭,走进厨房。

「皇子已经在静思房待了两个时辰,没吃又没喝⋯⋯要不要知会侍和子大掌事?」一旁的宫女回应着。

「算了,等会儿我再去看看,如果连点心都没吃,我再去告诉大掌事。」夕颜看着完好如初的食物,叹了一口气。

侍和子此时正赶在太阳下山前,巡视前院和后院的安全系统是否周全,「滕比多,我只是例行公事,做个检查,您保护王子的心,任谁都看在眼里,您可千万别以为我在找您麻烦。」侍和子对着一路陪同检查安全系统的武将滕比多说着。

「怎么会呢!这是大掌事分内的工作,我一定尽全力配合。」这位滕比多是武将,就是来行宫那天,走在队伍最前面,替王子一行人开路的。他虽然是武将却饱读诗书,在一次战役中折服在看似纤细,弱不禁风的光王子麾下,从此效忠于他。

「行宫地处偏僻,安全更不能马虎,这次王子因故自行放逐来到偏远山里的行宫,原本他只想带5个人前来,是我硬是调派,加上你、我共18个人陪同。我了解王子的吃穿用度都省事,但是,离开京城,来到这偏远山区,也不知道会待多久?身边没有多几个人帮忙照顾,怎么行⋯⋯」侍和子检查完后,和滕比多走在夕阳里。

「这次的事件对王子是个很大的打击,也相当不光彩,王子最讨厌权力斗争,却怎么也躲不掉。」滕比多为王子打抱不平。 「只要生在皇宫里,这是逃不了的宿命⋯⋯只希望夫人能尽快走出伤痛。」侍和子说。

王子光,因其母亲被利用当成政治斗争的工具,伤心之余,无奈自己无法保护母亲,才选择自我放逐。 (未完待续)──转自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