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克强真敢不同调?习近平颁新规:党员首恶不与中央保持一致

0
1030

【2021年03月29日】(明德网记者唐鸣谦报导)中共中央办公厅3月28日印发《中国共产党组织处理规定(试行)》,列举17项行为应被“组织处理”,头一项就是“在重大原则问题上不同党中央保持一致”。

由于习近平“定于一尊”的地位,这首项罪名实际上就是“在重大原则问题上不同习核心保持一致”。

早在2018年8月,中共就将“对在重大原则问题上不同党中央保持一致行为的处分规定”当作重中之重,加入《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修订版。

如今中共中央再度将这列为中共党员首恶,写入组织处理规定,被认为反倒凸显这仍是困扰习近平的一大问题。在习近平试图开启第三任期前,他仍未完成对中共的完全掌控。

恰巧,就在最近新疆棉事件中,中共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于3月26日在江苏参观为Nike、Adidas等遭中国网民抵制的品牌提供原材料的中德合资化工厂巴斯夫(BASF),再度引发有关他是否与习不同调的讨论。

有观察人士认为,要说李克强刻意挑战习近平,那是高估了这个中共历来最弱势的总理,实际上,习李有共同的目的——为中国共产党“续命”,他们两人表现出的不同,仅是因为李侧重经济,习更看重政治层面而已。

如台湾中央研究院政治所研究员蔡文轩最近就对美国之音表示,即使习李两人有外界所谓的不同调,也只是经济技术性层面的差别,大致上的政治方针其实没有不一样,譬如脱贫,李克强只是讲一个国务院总理该讲的话,用数据去提醒需要注意的地方,但这既不是政治斗争,也不是分歧;而习近平则是把脱贫当成综合性的政治任务,所以会有政治性的发言跟论调,“他们就是在不同位子讲不同的话”。

蔡文轩认为:“但这种不一样不会引起李克强跟习近平之间的冲突,因为李克强的权力比习近平小很多。习近平喊停之后,他(李克强)也只能摸着鼻子就走掉。”

独立时评人唐靖远也说,习李两人本质上并无二致,目标都是要保住中共不倒,即使经济路线,其本质也差不多,都叫做国家资本主义;差别仅在于李克强基本上延续邓小平时代的经济政策,讲求韬光养晦,而习近平承袭了毛泽东的计划经济,且在看到邓小平路线的“分权”相当于弱化了中共的领导后,习心生警惕,深怕危及到自己统治的合法性,这才造成两人某些不同调的表现。

另外,唐靖远认为,李克强最近确实多次发出与习近平不同的声音,这与李的任期将在2023年第十四届全国人大第一次会议上届满有关,对一个马上要“到站下车”的官场人而言,他跟习近平是否合拍都无所谓了,反而敢说真话,而且李克强毕竟是经济总理,如果经济最后真的搞砸了,这个责任始终要由他来负责,“所以李克强在后期,有些时候偶尔还是会发出不同的声调,他更多是在自保…由这种方式来澄清我的意见跟你不一样的,如果非要这样做,要是搞砸了,出了问题,那么责任不在我的身上”。

李克强这次探访巴斯夫厂的同时,有“中共叼盘侠”之称的胡锡进连续发微博为抵制声浪降温,建议当局应“避免”参与声讨西方服饰品牌,尤其不应引导舆论,明星停止合作也不意味着中国市场与那些公司“绝交”,更不意味着“封杀”,等等;官媒《南方日报》与《环球时报》也同步发文,对参与抵制Nike等外国品牌的人喊话称,要“辨清方向”、“警惕混进来坏人”,防止高级黑和加速主义。

这显示李克强的动作并非单一行为,更像是中共高层在看到战车失控后急踩刹车的集体动作。毕竟中国的棉纺织业涉及数以十万计的就业人群,且纺织品行业依赖出口,一旦西方各国联合抵制新疆棉,中国经济将遭遇重创。而且与各大国际品牌一起遭遇抵制的瑞士良好棉花发展协会(BCI)因采购及供应量巨大,掌控着棉花的质量标准与定价权,轻易得罪不得。因此中共这波对中国人民族情绪的挑动与操控,必须小心翼翼、及时灭火。

另外,中共在昨日下发的这份《中国共产党组织处理规定》试行版中,将“马克思主义信仰缺失、违规参加宗教活动”列为应被“组织处理”的第二项罪行,其余还包括本人、配偶、子女及其配偶“违规经商办企业”;搞团团伙伙、拉帮结派、培植个人势力等非组织活动,破坏所在地方或者单位政治生态;个人或者少数人决定重大问题,不执行或者擅自改变集体决定,不顾大局闹无原则纠纷、破坏团结,造成不良影响或者严重后果,等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