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豪掷百亿“厕所革命” 遇尴尬 党媒罕见爆乱象

0
257
习近平“厕所革命”遇尴尬 党媒罕见爆乱象(视频截图)

【2021年01月29日讯】习近平倡导的“厕所革命”遭遇尴尬 ,中共党媒日前披露,辽宁省沉阳市改建的8万多个厕所存在巨大问题,超过5万个被弃用。

1月28日,中共官媒新华社配发的图片显示,沉阳官方给民众安装的马桶“不但正对灶台、没有任何遮挡,而且还没有上下水”。

还有图片显示,在一座破烂的房屋中,安有一个崭新的厕所,显然已经废弃多时。当地民众称,“我弟已搬走10年了,按户装厕所不管有没有人住,都给安”。

还有民众抱怨,“北方冬天冷,巴掌大的粪坑用一次就结冰,也不能每次上厕所都烧热水冲啊。”

“厕所革命”是习近平于2015年针对旅游景区公厕条件差,发起的一场厕所改造举措。 2017年,习近平再次提出要对全国所有公厕,特别是农村环境较差的公厕进行改造。

截至2018年2月,中共当局已投入210亿元兴建和改造城市和农村的6万8千多个公厕。然而,这场“厕所革命”因成效不佳,成为面子工程,沦为外界笑料。而且农村民众因“厕所革命”,搞得最后连茅坑也没得用。

在安徽、河南、甘肃等地改造的新厕所,不仅不通水,化粪池也没人定期清理,长期成为“花瓶摆设”,被丢弃多时。

阜阳村民刘兰珍表示,新厕所已改造好2年,但一直没有通水,而且是全封闭设计,只在墙上开了3个通风孔,这个厕所只要一进去,气味会臭到让人受不了。另一村民说,这些新厕所都是“样板货(中看不重用),一点也不实用”。

村民们没有厕所用,只好在家门口搭建简易的临时茅坑,有的建在池塘边,污水直接排入池塘中,最后变成全村人变相随地大小便。

“厕所革命”还令许多村民吃尽苦头。 2019年3月2日,河南省三门峡灵宝市一位村长带人拿着大锤、铁镐等工具,拆除所有户外厕所。村民纷纷抗议,“你们说拆就拆,叫人到哪儿上厕所?”

村长不理睬村民的抗议,所有厕所被强拆后,村民上厕所成了一大难事。一大早,女的急得往庄稼地里跑,男的骑摩托车往河边跑,腿脚不便的老人,因找不到厕所时常弄脏了裤子。

当地一位司机说,“以前到处是公厕,现在找不到厕所,只好带个尿桶,自己方便,可就是太恶心人了。”

2018年11月,湖北省一名村干部要求一对贫困的老夫妇,出2000元人民币翻新厕所。老人很为难,村干部说,无论你是贫是富,厕所才重要,并以取消其贫困户待遇和医疗保障相威胁。

二位老人没办法,只好卖掉口粮又被迫拿出800元人民币,装修厕所。还未完全建好的厕所,比老人的住房还要好得多。

(网络截图)

对于新厕所建成后不能使用,如何应付上级部门的检查,村民透露:“村干部要知道上级来检查,会提前给我们讲,不让我们说实话,他教我们怎么说,然后给我们200块钱。”

针对“厕所革命”出现的问题,甘肃省长唐仁健曾表示,“厕所革命”是习近平“时时牵挂、亲自推动”的,现在却搞成“既不中看、也不中用的‘闲摆设’”,“花了钱,买了民怨”。

此外,这场波及全国的“厕所革命”,也成了许多官员捞取钱财的新门道。中共央视曾于2019年7月踢爆,“厕所革命”沦为官员骗取补助金的贪腐温床,一些地方政府借这一项目骗取经费补贴。

例如,河北省石家庄市深泽县营里村,每个厕所改造奖补资金500元,当地虚增了百余个厕所,骗取补贴。

有观察家认为,对习近平倡导的“厕所革命”也造假,是中共历来“假大空”造就的官场文化使然。

此外,在推进“厕所革命”过程中,中国多地还曾大搞“五星级厕所”。江苏盐城建的五星级厕所,每个耗资200万元。苏州、扬州、广州等地建设的公厕,单价造价高达100万元。“五星级厕所”一度引发舆论批评。(新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