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拿下政法“接班人” 孙力军政治团伙首曝光

0
1071
2022年1月15日晚,孙力军政治团伙首次在反腐专题片《零容忍》曝光。(视频截图)

【2022年01月16日讯】1月15日晚,孙力军政治团伙首次在中共反腐专题片中曝光。有分析指,习近平在二十大前拿下孙力军,等于打掉了江派长期培养的政法“接班人”,粉粹了“上海帮”在政法系的人事布局。

首次通报政治团伙 5“警虎”集体落马

中共反腐专题片《零容忍》15日晚开播,第一集首次通报了公安部原副部长孙力军政治团伙犯案细节,包括孙力军在内的5名“警虎”落马。

孙力军的“小圈子”成员包括:中共江苏省委原常委、政法委原书记王立科;中共上海市原副市长、市公安局原局长龚道安;中共山西省原副省长、省公安厅原厅长刘新云,以及中共重庆市原副市长、市公安局原局长邓恢林。

专题片称,王立科多次给孙力军送装有美元的“小海鲜”,累计折合人民币9000多万元。孙力军则把王一路提拔至中共江苏省政法委书记职务。

与王立科不同的是,孙力军在龚道安身上却大把花钱。2010年,时任湖北省咸宁市公安局局长的龚道安进入孙力军视野。孙主动示好拉拢,将他提拔至上海市公安局局长、上海市副市长一职。促使龚道安为他效命。

龚道安随后向孙力军引荐了时任湖北省宜昌市公安局局长邓恢林,在孙的提携下,邓一路升任中央政法委办公室主任、重庆市公安局局长、重庆市副市长。

刘新云则是孙力军2014年在山东一次会议上结识的,经孙力军运作,2014年12月,刘新云调任公安部网安局局长。

专题片称,孙力军“政治野心极度膨胀,政治品质极为恶劣”,大搞团团伙伙,是“政治问题与经济问题交织”、“极度腐化堕落”的典型,“严重危害政治安全”。

官方罕见披露:孙力军搜集机密资料

专题片披露,刘新云私下向孙力军违规提供大量重要网络舆情;龚道安也同样向孙违规提供大量信息、汇报案件办理情况,而这些材料绝大部分孙力军无权知悉。

孙力军处心积虑在公安部安插自己的人马,获取这些机密的目的是什么,引起外界好奇。

之前孙力军被双开时,中纪委通报其罪名中罕见出现“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一线擅离职守,私藏私放大量涉密材料”。外界早前报导质疑,孙力军或把当局隐瞒武汉初期中共病毒(COVID-19)疫情的机密泄露给澳大利亚。但孙力军被定罪时,当局却不提这一点。

旅居澳洲的法学家袁红冰1月14日向大纪元透露,孙力军搜集的秘密材料,藏在海外他的几个“白手套”手里。

他表示,孙力军开始宁死不交代,后来就交代了。孙的反侦查能力很强,这个事情当局花了很多的力气。最大的问题就是孙力军私存的这些秘密文件还没有完全被中共掌握。有一部分还留在国外他的死党手里。

“只要他能活命,这些资料就不会放出来了。如果他死了。那这个材料就会爆出来。”袁红冰说。

习近平干掉江派政法“接班人”

专题片还披露,2018年,孙力军出任公安部副部长,成为公安部最年轻的党委委员、副部长。他政治野心膨胀,为自己制订了一个“十五年规划”,图谋更高的领导岗位,并经常向“小圈子”里的成员封官许愿。

时事评论员王赫在大纪元撰文分析,出身于上海的孙力军,47岁(2016年)就成为公安部党委委员,兼任公安部一局局长、二十六局局长、610办公室副主任、港澳台事务办公室主任这四个敏感职务,这明摆的就是公安部和政法委“接班人”的架势,是中共培养的一颗政治“明星”。

王赫认为,习近平在二十大前拿下孙力军,是一举粉粹了“上海帮”的人事布局,将江派长期培养的政法“接班人”一棍子打死。

袁红冰对大纪元表示,孟宏伟倒台以后,孙力军觉得在公安部他的资格最老,哪知道习近平要用自己的亲信王小洪。

2018年3月,孙力军成为公安部党委委员、副部长,但不久就调整工作范围,主要分管治安。王赫表示,这表明孙已不被信任,开始边缘化了,大概2019年对孙的秘密调查即已启动。

王小洪现在已是公安部党委书记、政法委员,逐渐掌握了公安部实权。被认为是政法委书记和公安部部长的接班人选。

孙力军靠江泽民长子江绵恒上位

香港实业家袁弓夷2020年8月4日在“广传媒”视频直播中披露,孙力军仕途扶摇直上,是因为依附了江泽民的长子江绵恒。

袁弓夷揭露,江绵恒的肾脏屡次出现问题,几次换肾都由孙力军负责安排医生,从健康的人身上活摘器官,“换了肾出现排斥就再换”。

袁弓夷说,听闻多人因此而丧命,但这对于江家来说,孙力军是大功臣。

流亡美国的中国富商郭文贵2020年4月曾通过网络直播披露,前政法委书记孟建柱和江绵恒是生死之交,江绵恒三次肾移植,从供体配对开始,都是由孟一手操办的,包括对知情者的杀人灭口。而孟建柱母亲几次换肾,肾源也都是由孙力军从监禁的囚犯中寻找匹配者,然后杀人取器官。

孙力军落马前担任专职迫害法轮功的中央610办公室副主任、公安部610办公室主任,而江泽民团伙活摘售卖法轮功学员及一些良心犯的器官牟取暴利,已经从多个渠道曝光。

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 (David Matas)和加拿大前国会议员、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透过深入调查和論证,先后于2006年发表《关于调查指控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报告》,2009年出版《血腥的器官摘取》(Bloody Harvest,The killing of Falun Gong for their organs)。书中以大量证据得出惊人的结論,即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一直存在着,并且今天还在继续着”。他们称中共活摘器官的暴行是“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

2018年10月16日在伦敦成立的“独立人民法庭”,是全世界首个针对“中共活摘器官”罪行进行听证的民间法庭。2019年6月17日,“独立人民法庭”在伦敦举行终审判决,裁定“中共犯下反人类罪行”,其中包括“谋杀罪、群体灭绝罪”。

法庭指出,“中共强迫器官摘取”已经在中国大规模地进行了多年,并且法轮功学员一直是器官供应的主要来源之一。

2020年3月1日,独立人民法庭首次发布了长达160页的“全文判决报告”,同时附加了300页的证人证词和陈述,并指出所有提交到独立人民法庭的电话证据,包括在报告中提及的电话证据均已被“独立调查人员身份确认,以保证内容和来源的可信度”。(新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