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权斗遇挫?驻华外交官预测中共命运:王岐山李克强谋政权更迭

0
1247
中共国家领导人习近平

【2021年05月01日】(明德网记者唐鸣谦报导)中共二十大前,人事调整尚未正式展开,权力内斗已经热火朝天。中共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八次会议如期召开,但并未出现对副总理的任免。曾经两度出任英国驻华外交官的盖思德(Roger Garside)在加拿大《环球邮报》(The Globe and Mail)发文指,在中国,政权更替不仅是可能的,而且势在必行,给即将到来的建党百年纪念及二十大罩上不祥阴影。

新华社称,中共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八次会议29日上午在京闭幕,除通过一些法例的修订外,会议任免了中共军事检察院检察长,并任命黄明为应急管理部部长。

这与外界期望相去甚远。在上周栗战书宣布委会第二十八次会议定于4月26日至29日间召开时,外界就猜想会议可能涉及国务院副总理的人事调动。

总部设在北京的多维新闻曾发文指,人大常委会刚刚在3月获得重大授权,不仅可不经全国人大会议,自行任免中共国务院副总理、国务委员、中央军委除主席之外的其他组成人员,常委会委员长会议还可以绕过总理,直接提请副总理、国务委员的任免。

这篇文章认为,既然北京做出这种改变,就必然会动用这一授权,而常委会第二十八次会议就是一个合适的时机,届时习近平很可能将属意人选提拔至国务院副总理,以备位二十大。

但结果,常委会第二十八次会议仅涉及应急管理部的人事。时评人陈破空认为,这显示习近平严重受挫,未能成功撤换副总理。

习近平赶在今年3月让人大常委会扩权,被认为目的是方便自己铺排与中共二十大有关的人事。这次受挫未知是否影响他在二十大的权利角逐。

观察人士普遍认为,在2022年二十大召开前中共内部将有一番血腥争斗,并因此特别关注内斗将如何影响中共政权走向这一话题。

盖思德认为,自己自1958年以来一直研究并关注中国的事态发展,“我所学到的一切都使我相信,中国的政权更迭不仅是可能的,而且势在必行”。

他写道,有证据表明,中共这种极权主义政权在外表上强大,但内在却极薄弱,“它最根本的弱点在于依赖控制,而不是信任”,“2020年发生的事情表明,即使是最成功的中国企业家,那些已经积累了巨额财富并在金融科技或电子商务领域建立了商业帝国的人,也可能在最后一刻被取消其创纪录的IPO计划,或者被一纸行政命令没收财富”。

“中国企业家可能驾驶玛莎拉蒂并能把儿子送进哈佛,但他仍是一名政治奴隶”,盖思德说,“中国的经济成功不源于社会主义制度,而在于中国人民的努力,而人民无权选举或罢免统治者,这种政体滋生了不信任和怨恨,是中共制度软弱无力的根源。”

另外,他认为,极权政体无法预见和理解民主社会对其的反应,以及民主价值观和民主制度固有的力量,对中共来说,最具破坏力的行动是将最强大的民主国家美国从良性伙伴变成对手。

盖思德说,中国的许多精英阶层都强烈反对习近平奉行的方针,他们认识到,“矛盾的是,他们保有财富和权力的最大希望恰恰在于彻底的政治变革”。

“如果我们忽略该政权有关成功和自信的自我叙述,就会发现,据称无所不能的中共缺乏解决长期存在的一系列深层次问题的能力”,盖思德列举中共在经济及政治领域的一系列困境,并说:“有充分证据表明,精英阶层的许多成员都了解这些问题,并认识到,不改变政治制度就无法解决这些问题。”

他在此处举了李克强的例子——世界银行和中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曾在2012年共同发表名为《中国2030》的报告,触及中国许多敏感的政治议题,指中国如果不改革,如果不接受多元化并放松其对社会的窒息性控制,就将面对多重危机,而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在这次合作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盖思德接着说,“在我的新书中,我阐述了中国将如何被政变改变,并在其后实现向民主的过渡,我讲述了总理李克强、副主席王岐山和副总理汪洋(编者:汪洋已在2018年卸任副总理,转任中共政协主席)如何合谋将习近平免职,从而为系统变革铺平道路。”

盖思德的新书题为《中国政变:自由的大跃进》(China Coup: The Great Leap to Freedom)。他还是《复活:毛泽东时代的中国》(Coming Alive: China After Mao)一书的作者。

他说自己这本新书的故事情节是“预言与想象力的结合”,他推测的政变不仅源于中共内部的政治动荡,还因为中美对抗导致中国金融市场的危机,而这场危机促使密谋者们启动了早已准备的应急计划,以罢免习近平。

盖思德说,除政变外,另一种可能是,反习势力将阻止他在2022年二十大三度连任,二十大将是反映中国未来的关键时间节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