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受政变威胁?学者:他的真正危险在另一个领域

0
687

【2021年05月21日】(明德网记者唐鸣谦报导)中共建党百年之际,亦是习近平政权与西方各国间对立越发尖锐之时。学者们在讨论,在习近平改写中共几十年形成的瓜分权利潜规则后,他与中共政权将要走向何方。

前段时间,曾两度担任英国前驻华外交官的盖斯德(Roger Garside)在加拿大《环球邮报》发文,指中共政权的更替“不仅可能,而且迫在眉睫”,再度提及自己在新书《中国政变:自由的大跃进》(China Coup: The Great Leap to Freedom)中提出的观点:习近平面临中共高层的挑战,甚或有政变危机。

盖斯德认为,中共这种极权主义政权在外表上强大,但内在却极薄弱,“它最根本的弱点在于依赖控制,而不是信任”,中共许多所谓精英阶层成员都强烈反对习近平奉行的方针,并且认识到“他们保有财富和权力的最大希望恰恰在于彻底的政治变革”。

他在前述新书中模拟了中共国家副主席王岐山、总理李克强、副总理汪洋“策划政变推翻习近平,然后启动了民主转型”的故事。

在中共内斗信号频传的背景下,盖斯德的分析引发广泛讨论。在美国之音5月21日刊发的评论中,一些学者提出不同看法。

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教授黎安友认为,盖斯德提出的这种情况是不可能发生的,“我要说的是非常不可能,而且我要更进一步说,那是百分之百的不可能。”

黎安友解释说,做出这种判断原因有二:

一是习近平在中共党内、军队内已成功扶植亲信人马,“政治局里多数人是习近平的老朋友、高中同学、来自福建、上海、浙江的人,他们是他的人”;

二是如盖斯德所说,中共仰赖控制维持权力,“如果有人不喜欢习近平,李克强要打电话给汪洋,或张三要给李四打电话,说我想跟你私下谈谈,习近平的人在窃听电话,习近平的人在看着这些人,习近平的人监视着每个人。你想开个秘密会议,想说一些习近平不想让你说的话,那是不可能的。”

黎安友认为,除非患病或发生意外,否则习近平会继续在位直到去世。

纽约大学法学院荣退教授、美国著名中国法律专家孔杰荣也认为,习近平面临的最大危险并不在中共高层的挑战或政变,真正可能威胁其权力的可能是他铤而走险的外交政策。

他说:“如果习近平在台湾问题上采取不明智举动,他可能会失去权力。如果他采取行动,将导致中国在政治、经济、军事上的严重损害。这将非常有害于他的前途。因此,原则上,他前面有一条明确的路,只要他能活着,并长点心眼儿,这意味着他还能再干20年;但另一方面,他无法确定政治环境,他必须非常小心,不要卷入会让他的政府不安的外交政策之中,那可能对中国造成经济、军事、外交损失。而且他还要注意,不要让精英的不满日积月累,因为每一次镇压都会产生反作用。”

随着中共建党百年及二十大的临近,毛时代与意识形态化正在中国卷土重来。外界预计,习近平不仅将在中共二十大上连任,还可能进一步扩大权力,比如恢复毛泽东时期的党主席职务。

习近平用5年时间打破邓小平等中共首脑建立了30年的权力规则,在海外引发中国进入独裁体制2.0版的疑虑,在中共内部则触发更频繁激烈的内斗,考虑到中国富豪与中共权贵阶层的紧密关系,内斗料将给中国所谓精英阶层带来巨大冲击。

美国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教授裴敏欣稍早参加公开研讨时表示,邓时期制定的中共最高领导任期不得超过两届、七上八下等等潜规则只是一种“表面制度”,恰恰是中共体制本身决定了,没有一个有效机制可以阻止后任领导人打破这些规则。

裴敏欣表示,“当邓小平及其同事在1980年代制定这些规则时,他们有着强烈动机要防止像毛泽东这样的人物重新出现,因为他们都是毛泽东独裁统治的受害者。但是,他们又有他们自己的私利。他们想维持自己的权力…因此他们以符合他们目的的方式,制定了有关年龄限制、任期限制的规则…正常的政治体系中的执行机制要有法律干预、宪法审查,或者可以通过内部选举进行的政治干预。他们没有设立这样的执法机制。因此,很大程度上,中国处于我称之为表面制度化的阶段…习近平的崛起是检验这些制度机制是否有效的考验。现在我们知道它们无效。”

他总结道:“列宁主义制度就是这样建立起来的,实际上其内部没有有效制衡机制来防止斯大林式、毛式、习式人物的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