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女儿信息外泄演变成政治大案 !母亲泣诉:警方威胁灭口 要关牛腾宇到死

0
1532

【2021年02月18日】(明德网记者唐鸣谦报导)习近平女儿习明泽及姐夫邓家贵个人信息被曝光一事,演变成一场政治大案,再被炮制成一场冤狱,令24人沦为“代罪羔羊”被屈打成招、集体判刑。上诉前景亦不乐观。这些年青人的家长近日撰写公开信,指判决书充满漏洞与不公。“主犯”牛腾宇的母亲更接受外媒采访,讲述自己与儿子现已身处绝境,“我现在眼睛都要失明了,不知道还能不能见到我儿子”。

在2月1日通过律师带出的手写声明中,牛腾宇透露,自己被迫在数百页A4纸上写了数十万字的“自述材料”,内容均是由公安指定,必须按其要求的标题、提纲,在规定的时间内写足够页数,否则只能吃白饭、被禁止睡觉并吊起殴打等。

牛腾宇在2019年12月10日到2020年1月20日之间,一个月内只睡了不到30小时,且右臂被殴打打残。

牛腾宇的母亲日前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说,她的儿子虽遭酷刑,但自始自终拒绝认罪,“公安都跳着脚喊,一定要重判牛腾宇,要不然的话,他出去会把咱们殴打他给曝光,把他关到傻,关到死,他就曝光不了了。”

据牛母讲述,在这起被高度政治化的案件中,获刑年轻人的家长们全都遭遇威胁恐吓,“因为这个冤案,导致好几个母亲都患精神病住进了医院,有的得了癌症,患抑郁症的就更多了,他们非常害怕。”

牛母本人也遭遇灭口威胁,但她说,自己已经被逼上绝路,绝对不会放弃为子鸣冤,“前两天他们(公安)有人跟我说,他们还准备把我给灭了,‘他妈接受外媒采访,把她给灭了,不让她说话。’”

“你把我冤枉成这样,我还不能伸冤吗?我希望大家来采访我。我的儿子被判14年,整个青春将要毁掉,我现在眼睛都要失明了,不知道还能不能见到我儿子,还要罚我们家款,我拿不出来,你说我能活多久?我还怕你灭我吗?”

牛腾宇在单亲家庭长大。母子相依为命。牛腾宇在2014年曾因为获西安中国网络安全技能大赛第三名,而被多所大学招揽,但他为了照顾家人选择放弃入读大学,靠编写软件为生。母子感情可见一斑。

在得知儿子系狱后,牛母曾经昏厥,醒来后就几乎看不到东西,恍惚中又不慎摔断了腿,右腿的半月板损伤。牛腾宇的姥姥和姥父也在外孙入狱后,因为着急上火加上被公安惊吓,相继过世。

牛母遭遇一连串打击,身体非常虚弱,但她无钱就医,当局还要罚款13万。她说:“我现在被逼得都没法儿活了,我快抑郁了,我真的希望大家救救我,救救我的孩子。我都没法儿活了。”

本案十位家长曾在2月8日联名致信广东省和北京司法部门,指24名年轻人成了政治案的替罪羊,茂名法院判决充满漏洞及不公,恳请司法部门纠正,否则此案将成为中国法律史上的奇耻大辱。2月16日关注中国人权状况的维权网公开了这份联名信。

牛母说,在致信司法部门一周后,他们都没有收到任何反馈。一位熟知此案但不愿透露姓名的相关人士对自由亚洲电台透露,整个抓捕、审判过程不透明,家属还被警告不得高调,最后24名青年仍遭重判,才让家属决定致公开信批评司法不公。

习明泽的化名、照片、个人身份证及邓家贵的个人信息在2019年被境外网站“红岸基金”、“支那维基”公开发布,“恶俗维基”网站分出友情连结,却遭当局锁定。2019年8月,当时不满20岁的“恶俗维基”网站运维员牛腾宇被捕,后于2020年12月30日被广东省茂名市茂南区法院定为“主犯”。罪名也几经修改,最后定为“寻衅滋事”、“侵犯个人信息”和“非法经营犯”罪。牛腾宇被重判14年及处罚金13万元。另外23名“恶俗维基”网站相关人员或会员也遭判不等刑期。

在前述公开信中,家长们指,全案24名被告中,有9名未成年,5名成年人被抓时未满20岁,而且大多数人只是参与了“编辑词条”,就成了政治犯。

“恶俗维基”创办人肖彦锐此前对大纪元透露,习近平及其女的户籍信息泄露是中共公安一手操办的,2018年底有人给公安6000元委托去查的,很多公安都参与其事,跟牛腾宇等24人没有任何关系。

肖彦锐指,广东茂名市公安在无法拘捕境外网站主理人的情况下,移花接木,让“恶俗维基”顶替。

今年2月初,24人的家长集体上诉。但法院拒绝提供案卷,却催促律师提交辩护词,有驳回上诉、加速结案的迹象。

牛母最近透露,在多方压力下,目前法院暂停了这一操作,”媒体、好心人都在给法院打电话,家长们也联合告公安,多方干预之下,法院暂停了,但依然不让律师调取卷宗,因为判决书上漏洞太多了,太明显了。”

另外,牛腾宇的代理律师黄汉中日前被北京朝阳区司法局下达书面通知,要求他退出此案代理,并要求他不得为此案接受任何境外媒体采访。

旅居美国的中国人权律师陈建刚根据经验分析指,由于此事涉及到习近平亲人,可能有来自上级指示,也可能是地方官借机邀功:“这种判决是对中国人言论自由、对人权的侵犯,甚至因为这件事涉及到习近平,是中共地方政府为了向党和中央领导人表忠心的一种做法,不惜拿别人脖子上的鲜血来染红自己的领带,像习近平效忠。”

他回忆,“之前在一些案件遇过,个人要升官发财,就不断制造颠覆国家政权罪、制造造反的案件,这是非常残忍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