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文件证实:武汉病毒所曾实验改造病毒

0
283
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视频截图)

【2021年09月09日讯】美国媒体The Intercept“拦截”日前披露900多页文件,指武汉病毒研究所曾经通过总部设在纽约的非政府组织“生态健康联盟”(EcoHealth Alliance),获得美国政府高额资助,进行蝙蝠中共病毒(COVID-19)改造实验,促使病毒致病性更强。

The Intercept通过和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进行的《信息自由法》(Freedom of Information Act)诉讼,获取了900多页文件。文件包括由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f Allergy and Infectious Diseases)资助的两个先前未公布的研究建议书,以及与生态健康联盟的研究有关的项目更新。

生态健康联盟的负责人彼得•达萨克(Peter Daszak)与武毒所亲密合作发表过20多篇论文,他本人与该所的研究员石正丽合作发表与蝙蝠中共病毒(COVID-19)有关的论文至少有3篇。

在疫情爆发初期,达萨克曾游说26名科学家联署发表公开信,为武汉病毒研究所站台,否定病毒是从实验室外泄泄。

他也是中共政府同意的、世卫组织派往武汉的中共病毒(COVID-19)溯源调查组中唯一一位美籍专家。今年2月,世卫专家给出的调查结论是:病毒从实验室传出的可能性极低。受到国际舆论批评。

美国之音报导称,The Intercept披露的文件,虽然不能就此断定造成中共病毒(COVID-19)来自于实验室泄露,但它给新冠病毒可能来自于实验室的说法提供了新的有力线索,同时反驳了中共官方的说法。中共国家卫健委副主任曾益新此前曾断然否定武汉病毒研究所曾进行过中共病毒(COVID-19)增益功能的研究。

达萨克确与武汉病毒所合作寻找新型冠状病毒

据The Intercept报导,生态健康联盟的一项资金申请计划名为《了解蝙蝠中共病毒(COVID-19)出现的风险》(Understanding the Risk of Bat Coronavirus Emergence),由达萨克本人主导,研究内容是通过筛选数以千计的蝙蝠样本来寻找新型中共病毒(COVID-19)。这项研究还涉及筛选与活体动物接触的人。

披露的文件还涉及到在武汉进行病毒研究的几个关键细节,包括在武汉大学动物实验中心的一个生物安全等级为三级的实验室,而不是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实验室进行的人源化小鼠的关键实验工作。这些新发现对中共病毒(COVID-19)全球大流行可能始于实验室事故提出了更多的疑问。

根据The Intercept公布的文件,生态健康联盟从蝙蝠中共病毒(COVID-19)的研究中,共获得总计约310万美元的拨款,其中包括给武汉病毒研究所的59.9万美元经费,用于找到和改变可能感染人类的蝙蝠中共病毒(COVID-19)的所谓“功能增益研究”(gain of function research)。

拨款申请书中特别提到研究中涉及到的一些危险,比如“在实地工作中有接触到SARS或其他冠状病毒的最高等级风险,在头顶蝙蝠密度很高的洞穴中工作时,有可能会吸入蝙蝠粪便灰尘。”

《名利场》杂志(Vanity Fair)今年6月曾发表长篇调查报导,披露了生态健康联盟与武汉病毒研究所和该所研究员石正丽的合作。

报导说,该组织每年从一系列美国联邦机构获得高额资助。石正丽本人在其简历中列出了美国政府超过120万美元的拨款,包括2014年至2019年期间来自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的66.5万美元,以及同期来自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的55.95万美元。其中部分资金是通过“生态健康联盟”提供的。

埃布赖特:文件证明研究产生的病毒可感染人类

 

罗格斯大学(Rutgers University)分子生物学家理查德•埃布赖特(Richard Ebright)是最早提出要对中共病毒(COVID-19)可能来自于实验室泄露或事故的科学家之一。

他通过电子邮件回答美国之音提问时表示,这批文件可以证实,在武汉进行过构建新型嵌合SARS相关中共病毒(COVID-19)的研究,该病毒将一种中共病毒(COVID-19)的穗状基因与另一种中共病毒(COVID-19)的遗传信息结合起来,并确认由此产生的病毒可以感染人类细胞。相关研究是生态健康联盟申请到联邦经费后,与武汉病毒研究所等单位合作完成的。

埃布赖特还表示,这批文件首次揭示了实验室生成的新型SARS相关中共病毒(COVID-19)可以感染人源化小鼠。文件还显示,其中一种由实验室生成的、之前未被公开披露的新型中共病毒(COVID-19)对人源化小鼠的致病性,比构建该病毒的原始病毒致病性更强,并且已得到证明该病毒的致病性得到了增强。

这一发现与美国国会众议院外交委员会共和党人的中共病毒(COVID-19)溯源调查所得出的部分结论相吻合。8月2日,美国众议院外交委员会共和党人公布了有关中共病毒(COVID-19)大流行病起源最终报告的补充报告。报告基于开源信息得出的结论认为,大量“优势证据”表明,中共病毒(COVID-19)“是由武汉病毒研究所在2019年9月12日之前的某个时候意外释放的。”

报告指出,“武汉病毒所的研究人员与美国科学家合作并在PRC(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与美国政府双方的资助下,在武汉病毒所对中共病毒(COVID-19)进行了功能增益研究,有时是在二级生物安全水平的条件下进行的。这项研究的主要侧重点是改造无法感染人类的冠状病毒的刺突蛋白。”这份调查报告还提议传唤生态健康联盟负责人达萨克前往国会作证。

埃布赖特6月份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也曾表示,美国国会或司法部应尽早启动有关调查,并传唤证人。他说,生态健康联盟所掌握的文件有可能为解决中共病毒(COVID-19)起源问题提供非常重要和有用的信息,包括他们的经费申请建议书、拨款进展报告、武汉实验室的原始数据、武汉实验室的分析数据、与武汉实验室一起撰写的科学论文草稿以及与武汉实验室的大量通信。

截至发稿时,生态健康联盟没有回复美国之音的采访请求。

美情报部门报告仍未能就病毒源头下定论

美国情报界目前仍然未能就中共病毒(COVID-19)的起源得出结论。8月末,美国情报机关向白宫提交的中共病毒(COVID-19)起源报告解密部分显示,他们无法确定病毒是来自于实验室泄露还是通过自然界中的动物宿主传播给人类。根据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公布的报告解密部分,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和另外4家情报机关以低度信心评估,病毒最初由动物传染给人类的。第五家情报机关以中度信心评估,这场全球大流行是在中国一起与实验室有关的事故引发的。事故“可能涉及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实验、动物处理或采样”。

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表示,在没有来自中国的更多合作或新消息的情况下,美国情报部门不大可能得出结论。

美国总统拜登对这一结论发表声明称,中共仍然是找出中共病毒(COVID-19)源头的关键。声明说,“关于此次大流行病起源的关键信息存在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然而从一开始,中共政府官员就力图阻止国际调查人员和全球公共卫生界成员获取这些信息。时至今日,即使这次疫情造成的死亡人数继续上升,中华人民共和国仍继续拒绝要求透明度的呼声并隐瞒信息。”

到目前为止,中共政府仍然明确拒绝世卫组织派专家前往中国进行第二阶段的病毒溯源调查。

(新唐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