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政府命丧黄泉!再现武汉肺炎死者家属状告政府 索赔两百万元

0
964
8月4日,武汉肺炎死者家属状告政府 索赔两百万元 (图:自由亚洲)

【2020年08月05日】(明德网记者沈雁报导)继张海、徐敏因亲人死于武汉肺炎状告政府后,武汉市民赵蕾也于8月4日通过特快专递,将14页的起诉状寄给了武汉中院立案厅,起诉武汉市政府、湖北省政府和她所在的社区,要求赔偿人民币约200万元,以及被告人登报道歉。现等待法院立案。

赵蕾向武汉市中级法院邮寄诉状

赵蕾认为,由于当时政府隐瞒新冠病毒可人传人的事实,使武汉老百姓在毫无防备之下,包括赵蕾家族都依旧正常过年,正常采购,正常吃年饭,正常与亲友聚餐,从而感染上了新冠肺炎。赵蕾的父亲在染疫5天后,在医院急诊室去世。但是其父死亡证明中死因一栏却写的是“猝死” 。

赵蕾说,她的父亲在1月30日发病,体温近38度,2月3日出现气喘、呕吐等症状,被家人送到武汉市中山医院。赵蕾的母亲扶着父亲去急诊室,在等候期间死亡。与此同时,赵父的多项检查结果显示其患上新冠病毒肺炎。

赵蕾父亲去世不久,赵蕾接受核酸检测,显示“阳性”。现已康复的赵蕾说,由于在武汉封城前,她及家人不知新冠病毒已经蔓延,虽然也听闻新冠病毒,但武汉市公安局发布了李文亮医生的训诫书以及政府多次辟谣,导致她和大多数武汉市民一样信以为真,完全没有采取任何预防措施。

赵蕾认为,湖北省和武汉市两级政府及其下属职能部门卫健委,故意向公众隐瞒疫情,释放假信息,麻痹公众,致使公众放松警惕,是导致新冠肺炎大范围传播的主要原因。她要求政府部门给她父亲一个说法、给家属一个说法。

而此前第一位状告湖北政府的武汉居民张海,由于听信政府早期宣传新冠肺炎不会人传人,为了医疗费能得到报销,他在1月17日把父亲从居住地广东送到武汉就医做骨折修复手术,住院一周多后就感染病毒,不到两周就抢救无效去世。张海认为,父亲染病与医院没有妥善提供防疫保护有关;同时,若不是当局故意隐瞒疫情,他根本不会带着父亲到武汉。他父亲的死是一场“他杀”。张海于6月11日向武汉市中级法院提出了对武汉市政府、湖北省政府以及武汉市中部战区总医院的诉讼。但是在6月17日张海得到武汉市中级法院“不予立案”的口头通知。

後张海通过微博微信和媒体发声,公开筹款设立遇难者纪念碑。换来的只是警察的无尽骚扰,电话和社交媒体的全面监控。并且张海的亲戚、朋友、以前的同事,都被株连调查。

无独有偶,与赵蕾父亲死亡原因被掩盖一样,端传媒《确诊名单外的死亡患者》一文报道,大多数人未曾转到医院治疗,没有经过试剂盒检查,醫院給出的死亡原因為:重症肺炎、病毒性肺炎、社區獲得性肺炎……。他们的真实死因都被掩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