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97年主权移交“天象” 黄秋生:那天我就知道香港完了

0
250
黄秋生近照。(LiTV提供)

【2021年02月09日讯】日前正在台湾拍摄节目的香港影帝黄秋生,刚刚接受了“壹电视”《我是救星》节目的访问。在谈到香港局势时,他义愤填膺地说,自己并不是政治人物,但因讲真话遭当局霸凌,导致长达六年零收入。

黄秋生日前接受主持人陈雅琳专访。谈到自己的坎坷身世时,他颇为感性。而涉及香港局时,个性耿直的他,马上显得义愤填膺,直呼自己遭当局霸凌。

黄秋生说,“自己并不是什么政治人物,只是一个有良知的普通人、说了该说的话,就遭到打压。”

他透露,自2014年迄今,他已经六年多零收入。不过他依然无所畏惧,强调“遇到不公不义,如果沉默,就等于是同谋”、“人未必要出来做正义的英雄,但你不需要去成为帮凶”。

黄秋生因支持香港“雨伞运动”,一直遭港府和中共封杀。六年多来,他没有机会出演任何一部“中港合拍片”,只能间或出演香港舞台剧和一些小电影。2019年,他凭借零片酬出演的港片《沦落人》击败强劲对手,第三次荣膺香港金像奖影帝。

受访时,黄秋生回忆起1997年香港主权移交的“天象”,并直呼:“那一天我就知道香港完了!”

他透露,因为当年“七一”的前一天,他在开车途中遇到两个象征所谓“回归”的鼎正在运送,没想到摔掉了一个,三角鼎直接断脚。在他看来,这预示着很不吉利。

而在主权交接仪式当天,黄秋生原本一早想出门,但他一开门就马上下意识地缩回门内。他解析:“因为我看到紫色的天,根本妖气冲天,是我从来没看过的景象。而且接下来一直下大雨,根本就是天有异象。”

黄秋生批评中共搞“人治”。他嘲讽,中共当初承诺的“香港五十年马照跑、舞照跳”,前者是赌,后者是色,“邓小平死了,承诺的就没了,这就是人治”。

个性豁达的黄秋生表示,如果不是绝望,自己是不会离开香港的。不过他表示,“我没有看到香港有任何可以回到过去的可能性。”

至于此次为何选择在台湾驻点拍节目,黄秋生说,“因为台湾是保存传统文化最好的地方,有传承下来的道德观念、以及淳朴的民风。”“台湾人经常把‘对不起’、‘不好意思’、‘抱歉’挂在嘴边。你永远听不到‘滚’之类的妄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