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对中政策急变 学者:反共联盟成形

0
397
意大利总理马里奥‧德拉吉(Mario Draghi)(网络图片)

【2021年06月13日讯】欧盟与中共关系恶化。意大利总理马里奥‧德拉吉(Mario Draghi)上任后,阻止了一项中资收购半导体产业案,被指是欧中关系降温的推手。台湾学者郑钦模分析,意大利对中共政策的大转变,有五大原因,凸显中共联欧抗美的算盘落空,一个全球的反中共联盟成形。

意大利转变 中共战狼外交形象惹人厌

今年4月8日,德拉吉向媒体表示,当局最近对一家中国企业就一家意大利半导体公司的收购案进行了审核,并最终否决了相关收购案。这是当局首度动用政府“黄金权力”,阻挡中共收购意大利半导体产业。

意媒透露,内阁3月31日否决深圳市投资控股有限公司(Shenzhen Investment Holdings)收购米兰的LPE公司。

深圳投资控股去年12月曾签约收购了LPE的70%股权。

英国《金融时报》日前的报导形容,今年中资收购受阻,这凸显中共在欧洲取得的最大外交成功之一瓦解的程度。德拉吉的举动标志着意大利的果断转向,并遏制住了北京方面在西欧的滩头堡。

2019年3月底,意大利成为欧洲首个加入中共“一带一路”的国家。但前欧洲央行总裁德拉吉今年2月上任后,其立场与前政府亲中政策截然不同。

日前,台湾淡江大学外交与国际关系学系主任郑钦模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从欧洲发生的事情来看,显示中共对欧洲外交政策一连串的失败。

郑钦模在2019年7月曾去罗马三周。这期间,他与当地几个学术机构进行交流。他表示,那个时候意大利一片亲中声音,在学术讨论中,他们不断引用习近平的话。

对于现在意大利的转变,郑钦模分析有以下五个原因。

郑钦模表示,疫情问题应该是直接的第一个原因。在疫情爆发后,意大利是最早的疫情受害国,程度也是数一数二。

第二、中共在欧洲的商业、投资行为,中国企业没有所谓的契约精神也不遵守相关的规范。早在2018年德媒曾经报导过欧盟27个国家(除匈牙利之外)发表公开信,谴责中共的“一带一路”造成欧洲的分裂,运用不正当的商业行为,破坏欧洲既有的商业模式。

第三、战狼外交部分。这一年多来,中共的外交采用所谓的咄咄逼人的方式,就像习近平讲的可以“平视世界”。可是,中共战狼外交的形象在意大利越来越恶化,包括中共对澳洲的制裁、阻止法国议员访问台湾、对捷克官员访台,一而再再而三地阻扰。

第四、这次刚上任的总理德拉吉,他的当选也是意大利整个民意对中共有一个很大的转变,他现在的决定也必须符合民意。德拉吉开始对中资降温,签署了阻止LPE出售股份的法令。

第五、整个国际反中共联盟逐步形成,包括美国、欧盟国家对中共的围堵。中共在新疆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的行为,在香港不尊重国际条约破坏“一国二制”等,遭到西方国家共同抵制。包括G7宣言中也提到维持台海的稳定,G7这些国家跟中国贸易量很大,为了商业利益原本都会避谈中国人权问题,但这次看到整个态度改变。

郑钦模:意大利的转变 有助于欧盟

近年来,由于欧洲经济的衰退,中共开始利用“一带一路”诱惑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等主要欧洲国家,以期在经济和政治上控制欧洲,从而与美国对抗。

郑钦模表示,在欧盟中,意大利跟中共的关系确实走得最快,其依赖中共对意大利的投资、依赖“一带一路”项目。当时,意大利是受到欧债危机伤害非常严重的国家。

“可是事后发展,这些国家并没有受到实质性的利益,反而使他们的一些百年企业跟中共合作后,在经营管理上每况愈下,甚至倒闭的情况,导致意大利人不满。这些现象也导致欧洲的转向。”郑钦模说。

根据意大利议会国家安全委员会(COPASIR)的资料,截至2020年,四百多家中资集团还持有760家意大利公司的股份,涉及“高利润或战略性行业”。

对于这些中资集团在意大利投资的未来前景?郑钦模表示,这个趋势已经慢慢在呈现。近期欧洲议会冻结了欧中协议,而意大利这家半导体公司,都是战略性产业,都是要保留在自己的国内。特别是对意大利的汽车工业,德拉吉阻止中资在这部分的投资,为半导体的主控权,基本上是无可厚非。

郑钦模认为,意大利在某些部分还在跟中共继续合作,欧洲也不会贸然放弃整个中国市场,但它们会在安全部分严格把关。比如最近英国电信集团沃达丰(Vodafone)的意大利子公司与华为订立5G基础设施供应合同,但附加了严格的安全条件。

“我们可以预测中资在意大利的投资,特别是比较敏感的产业,高科技或涉及国家安全的,德拉吉未来会越来越谨慎。如果说整个切断跟中国贸易关系还言之过早。”郑钦模说。

“中国投资环境的恶化,各方面都会造成意大利不把希望寄托在中共,反而回到跟欧盟分享价值,这应该是没有办法逆转的趋势。”郑钦模说,现在意大利的转变,就更有助于欧盟对中共的政策,或者接下来正在引领欧盟整个印太计划中,会有比较共同一致的立场。

郑钦模:中共如意算盘落空 全球反中共联盟形成

郑钦模认为,目前,世界格局在一个转变当中,欧洲希望能有比较独立的外交路线。从最近迹象来看,欧洲是世界民主自由的发源地,重视人权、重视条约的精神、重视国际法、游戏规则。这些规范和制度就是欧美国家制定的,但习近平要挑战现有的国际规则,这触动了整个欧洲对中共的一个态度。

今年以来,欧盟已决定对中共在欧洲的投资实行更严格监管。

5月5日,路透社看到的一份草案显示,欧盟将公布一份工业行动计划,该计划旨在从六个战略领域减少欧盟对中共和其它外国供应商的依赖,该计划涉及的领域包括原材料、原料药、半导体、电池、氢能以及云计算等领先技术。

《华尔街日报》报导,欧盟5月5日公布草案,对欧洲地区接受外国政府补贴的外国企业实施新规,这一举措使监管机构有权对中国企业采取行动,使其更难以低价优势与欧洲公司竞争。

5月20日,欧洲议会以压倒性投票通过一项决议,冻结了批准“欧中投资协定”的讨论进程。

《日经亚洲评论》曾分析称,欧洲议会冻结欧中投资协定这一举动在整个中国掀起了惊涛骇浪,而这就发生在中共建党100周年的一个多月前。

一些中共党员担心,百年纪念气氛会被残酷的外交现实所削弱。中共不仅与美国的关系糟糕,现在与欧盟的关系也陷入困境。文章称,习近平要挽救这个局面也似乎没有很多牌可打。

郑钦模表示,原本中共觉得能拉拢欧盟一起来对抗美国,但目前趋势看来,中共的这个如意算盘已经彻底没有了,欧盟已很明显倒向美国这边,甚至从更大的格局来看,一个全球的反中共的联盟已形成无法逆转。(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