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国两制”幻灭 澳门民主派无缘参选立法会

0
368
2021年7月10日,澳门民主派三组参选人召开联合记者会。(新澳门进步协会提供)

【2021年07月13日讯】澳门将于9月12日举行立法会选举。当地21名参选人上周五(7月9日)被选管会裁定不拥护基本法及效忠澳门特区政府,不具参选资格,其中包括十五名民主派参选人。被取消资格的包括一名资深民主派议员。分析人士认为,澳门当局封杀民主派人士与香港的局势有关,反映“一国两制”已彻底失去示范作用。

收到澳门当局通知不符合参选资格后,民主派三组参选名单上周六(7月10日)召开联合记者会。出席的包括从1992年开始一直担任立法会议员的吴国昌。他形容这是粗暴的政治决定。

吴国昌说:“我们除了支持政府的政策,也会批评和反对政府的政策。防止滥用公帑是否伤害了特别行政区呢?防止贪污腐败,揭露涉嫌贪污腐败的行为,又是否等同不拥护特别行政区呢?我认为绝对不是。”

澳门立法会选管会在7月9日宣布, 十九组直选参选人之中,有“事实证明”其中六组共21人不拥护澳门基本法及效忠澳门特区政府,不具参选资格,已发出通知并等待回应及替换人选。至于基于什么证据而作出决定,选管会并未透露。

民主派:问心无愧

郑明轩是吴国昌五人参选名单的第一候选人。他向美国之音表示,澳门选管会的决定不可理喻。他作为民主派问心无愧。

郑明轩说:“现在很多事情并非可以用常识去解释,我们也不要尝试把这些决定合理化,甚至因此自我检讨。我们推动的是更多公民权利得以实践。政府有更好的施政,市民的生活获得改善。这是普世认同的价值。作为相信民主,相信法治的人不应检讨自己的行为。更何况,现在很多事情已变得不可理喻。”

郑明轩是资深立法会议员吴国昌的助理。他认为澳门当局的决定严重冲击澳门社会行之已久的运作模式。

郑明轩说:“澳门市民普遍不喜欢以激烈方式表达意见,其实现在立法会只有数名民主派直选议员,他们从来不会对施政的和谐团结产生很大威胁。他们只是(对政府)提供监督的作用,提供发表市民意见的渠道。这样一种平衡角色也觉得碍眼,要把它除掉的话,这就打破了本来大家存在的默契:可以有杂音,但不能妨碍大局。这也冲击了澳门既有的一套方式。”

郑明轩表示,一旦澳门民主派失去进入议会的机会,澳门人要表达有别于政府的声音会变得更困难

郑明轩说:“如果独立的监督政府力量没有议会支持的话将很难生存。如果(政府)在议会内封杀这股力量,那么在议会外,它们能否乖乖想办法筹款,设法生存,担任议会外监督的角色呢?是否能担任帮助市民的异见领袖呢?我还怀疑这种可能。”

除了郑明轩排首位的吴国昌五人名单,民主派的“学社前进”五名已报名的参选人也被裁定为没有竞选资格。而排在这张名单首位的是现任立法会议员苏嘉豪。另一民主派参选名单“新澳门进步协会”也被取消资格。

三组民主派均表示不会换人参选或退选,会坚持走完整个参选程序,如有需要会不惜上诉到终审法院,以维护澳门人根据基本法保障,不受政治歧视的参选权。他们提醒澳门人珍惜曾经拥有的新闻、言论和选举自由,因为这些权利有机会突然消失。

民主派日后举步维艰

澳门时事评论员黄东认为,参选资格被撤销对民主派的打击可能是致命的。

黄东说:“(澳门民主派)以后怎么办呢?确实以前从未出现这种情况。他们现在可能也没有这方面的对策。走上街头等要花钱的宣传活动都离不开金钱在后面操作,而且它们也没有所谓跟外国势力勾结。(以往)议员每月几万块的收入,根据定下的规矩,当中有一半会捐出来维持社团的运作,如果是零收入的话等于一个月少了几万块钱,要在澳门这样一个生活指数比较高的城市生存下去。我是不敢想象的。”

澳门选管会上周五对外表示,他们是透过警方提供的资料进行资格审查,并以进入司法程序为由拒绝透露手上掌握了什么证据。

时事评论员黄东认为,尤其荒谬的是,被撤销参选资格的包括两名现任立法会议员。

黄东说:“拿一张纸出来念,简单回应了记者的提问就跑了,说明他们自己也是心虚的。荒谬透顶。罗织罪名却没有任何理由和证据。这两位议员(吴国昌、苏嘉豪 )尤其吴国昌,他从澳葡政府到现在为止经过多么长的时间。多少官员跟选管会曾经同意过他的。这些人又是否不拥护基本法和特区政府?又是否也应该拉下马?”

2020年11月,香港立法会15名议员宣布总辞,抗议中共全国人大常委会宣布另外4名议员丧失议员资格。而在此之前,民主派一直是香港立法会的主要力量。与香港相比,民主派在澳门立法会势力薄弱,上届选举只有四人透过直选晋身议会。由于澳门民主派素来维持低调,外界一度认为,澳门政府不会对他们下重手。

黄东说:“乖的孩子也没有糖吃,因为它不给你吃的话,你求它也没用。澳门整个社会来说反抗的声音不多。它根本就不怕你。现在已经到了可以赤裸裸的地步。皇帝的新衣也不要了。

“一国两制”幻灭失示范作用

澳门大学政府及行政学系副教授余永逸相信,澳门当局的决定与香港的局势有关。

余永逸说:“过去北京容许香港有较大的反对声或者反对力量。某程度上是希望利用‘一国两制’去说服台湾接受统一,但是过去两年,香港的反送中运动已把‘一国两制’的面纱脱掉,台湾也不会接受‘一国两制’作为统一的安排。香港现在提出了‘二度回归’,而实际上很多人认为,澳门在还没回归前早已回归,所以现在其实是‘深化回归’。”

余永逸认为,澳门民主派被取消参选资格显示港澳特区将变得“一体化”。

余永逸说:“当香港还有一定数量的反对派,而北京也要对这些反对派有一定忌讳的时候,它不会做得那么‘绝’,因为必须维持‘一国两制’下所谓的反对声音和自由人权等,但是,当‘一国两制’作为统一的工具已经幻灭,可以这样说,‘一国两制’已失去它最重要的政治功能,而北京也无需利用‘一国两制’包装对港澳特区的全面管治。”(美国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