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禁华为惹恼中共 华春莹与党媒齐发飙无效 美制裁华为再加码

0
336
华为在英国伦敦西部雷丁的主要办事处

【2020年07月15日】(明德网记者姚晶锦综合报道)英国政府昨日(7月14日)终于做出决定,禁止中国电信巨头华为公司参与英国5G网络建设。当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发表声明,欢迎英国这一决定。蓬佩奥说,越来越多的民主国家和“洁净的运营商”正在对华为说不。不过,英国的决定彻底惹怒中共,其外交部与党媒今日齐声威胁英国政府。

英国首相约翰逊昨日上午召开国家安全委员会议后做出决定,2027年前将华为设备从英国的5G网络中彻底移除。文化兼数位部长道登说:“5G将革新我们的国家,但这唯有奠基于对该基础建设的安全与弹性深具信心;随着美国对华为制裁以及我国网络专家的科技建议,政府决定我们的5G网络必须禁用华为”。

道登宣布:“从今年底,电信供应商将不得采购任何华为的5G设备”,2027年底前,必须从5G网络中移除所有华为设备;相关要求将明订于今秋实施的电信安全法案中。

英国的决定令中共非常恼怒,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今天在例行记者会上称,强烈反对英国的决定,将采取一切必要措施维护自己的利益。

中共喉舌新华社和环球时报等也向英国发出威胁,称英国应该因华为的决定而面临“公开而痛苦的”报复。不过,他们没有说报复的具体措施。

美国多名政要在英国做出上述决定的当天则纷纷表示欢迎和赞赏。

美国国会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共和党籍参议员里施(Jim Risch)当天发表声明称,英国禁华为是正确的决定。声明说:“在中国继续展露其明显的恶意国际意图时,西方盟国能以清醒的眼光和一致的方式面对这些新的挑战,我对此感到鼓舞。”

美国国会众议院外交委员会首席共和党议员麦考尔(Rep. Michael McCaul, R-TX)同日也发表声明说:“我强烈鼓励整个欧洲和其他国家以英国为榜样。”

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奥布莱恩(Robert C. O’Brien)同日发推文称,英国采取的行动反映了越来越多的国际共识,即华为和其他不受信任的供货商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因为他们仍受制于中国共产党。奥布莱恩说,美国期待着与英国以及很多其他伙伴和盟国一道合作,激励创新,推动5G供应链中的供应商多元化,确保5G安全不受危险的操纵。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同日也发表声明,欢迎英国禁止华为参加5G网络的决定。声明说:“随着这一决定的作出,英国加入了世界各地越来越多的国家的行列,禁止使用不可信、高风险的供应商,从而挺身捍卫他们的国家安全。我们将继续与我们的英国朋友共事,打造一个安全和生机勃勃的5G生态系统,这对跨大西洋安全与繁荣来说至关重要。”

声明还说:“支持安全5G的势头正在加强。英国加入了捷克共和国、丹麦、爱沙尼亚、拉脱维亚、波兰、罗马尼亚和瑞典等民主国家,禁止华为参与未来5G网络。洁净的运营商,比如印度的吉奥(Jio)、澳大利亚的澳电讯(Telstra)、韩国的SK与KT、日本的NTT和其它商家也已禁止在他们的网络中使用华为设备。”

外界注意到,英国决定禁止华为公司参与其5G网络建设之后,包括英国、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在内的“五眼联盟” (Five Eyes)所有成员国,实际上已经将华为排除或者着手移除到5G网络建设之外。

其中加拿大政府虽然尚未做出明确表态,但加拿大两家最大的电信运营商今年6月已经决定,与爱立信和诺基亚合作建设5G网络。

据《南华早报》报导,曾任加拿大驻北京大使馆参赞、现任麦当诺-劳雷尔研究院(Macdonald-Laurier institute)资深研究员的伯顿(Charles Burton)表示,在“中国(中共)游说”下,加拿大特鲁多政府原本有意愿让华为参与5G建设,但是周二伦敦的决定让加拿大陷入难题:“这会让加拿大在五眼情报共享联盟内显得特立独行,因此要做出这个决定很困难。”

他说: “我认为我们政府会变得需要制定对抗华为的政策,并且做出声明,而且他们可能很快就得这么做。”

英国文化兼数位部长道登告诉国会说: “美国和澳洲已经采取与我们一致的行动。我认为加拿大人跟我们做出类似的分析,只是还没有做出决定。”

除了上述提及国家之外,据法国国家网络安全署负责人波帕(Guillaume Poupard)称,法国不会完全禁止华为的网络技术,但将鼓励那些尚未使用华为技术的电信企业不选择这家中国公司的产品。

本月(7月)初,路透社援引消息人士报道,意大利电信(Telecom Italia)已经将华为排除在该公司正在准备于意大利和巴西进行的5G核心设备招标之外。此外意大利《共和国报》报道,意大利政府正在考虑是否将华为排除在5G建设项目之外。

就连新加坡最大的电信公司今年6月也决定选用诺基亚和爱立信产品建设该国的5G网络。

今天,美国对华为的制裁再加码,国务卿蓬佩奥在记者会上说:“国务院将对华为等中国科技公司的部分员工实施签证限制,因为那些公司对侵害人权的政权提供具体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