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频】《医山夜话》系列十: 南希医案(上中下)

0
981
《医山夜话》系列十: 南希医案[上中下](明德合成)
《医山夜话》系列十: 南希医案[上中下](明德合成)

【明德网】正见:朋友你好,这里是《医山夜话》。经常听我们节目的人可能知道,我们讲了很多关于医生和病人的故事。我们也讲了,人患病,不只是身体上的病,很多都和自己的心有直接关系。今天要讲的是玉琳医生和患者南希之间的故事。

这一天,诊室里来了一位患者,她叫南希,她的心情沮丧到了极点。流着泪诉说着她最近几个月的经历:

“医生,我怎么这么倒霉啊!我生日那天,检查出晚期乳腺癌。所以,我没有什么思想准备就要开刀动手术了。在其间,一切意想不到、不该发生的事情全发生了,样样事情只要与我有关的全出错:先是抽血时护士找不到静脉,然后是我看病时我的医生中风了,接着得知我手术用的管子从东部运到这儿时不知送到哪个医院去了…… 生活就象一个没有准心的靶子, 每一件事情都失 去了方向。终于在阴差阳错中,手术做完了,双乳都切除了,但我的伤口却一直不肯完全愈合。没想到,我在去医院的途中,又被车撞了。于是,又回到手术室,将本来就没有愈合的刀口再缝一次……”

我听得愣住了,心想:这一切发生一定是有什么原因的啊。为什么这个病人的恢复如此坎坷、波折不尽呢?莫非她有什么心理障碍?

于是我问她,“你心里有什么压力或解不开的结吗?”她这才把她手术过程中经历的一件事告诉我。

南希的医生在给她做切除手术时,用了全身麻醉及安眠的药物,以为病人一定是没有任何知觉和听觉了。于是,做手术的两个医生尽情地交谈,“……她的癌症已经属于很晚期的了,做手术和化疗恐怕已经来不及了……”这段无头无尾的谈话被这个不但没有失去知觉更没有失去听觉的有心人听進去了。她以为医生说的是自己,以为自己没有希望了,一切都太晚了。她彻底失去了恢复健康的信心,再加上手术的过程前后如此不顺利,更让她相信上天给她安排的生命之路已经走到尽头了。她这个心理状态导致她伤口不愈合。

关于心理状态在疾病中的作用,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曾讲解过:“大家知道真正得病的,是七分精神三分病。往往是人的精神先垮了,先不行了,负担很重,就使病情急剧地变化,往往都是这样的。”(《转法轮》)

找到了伤口不愈的根源,于是我建议她亲自与医生沟通一下。她先是犹豫,后来同意了,就打电话问护士。护士听后大吃一惊,急忙叫医生解释这场误会。原来当时医生说的那个病人不是她,当她明白了这个误会后,她的伤口两天内就全部愈合了。

南希在手术室听到的谈话导致她伤口不愈合的案例,使外科手术医生惊讶得说不出话来。过了几天,医生小心翼翼地问她能不能将当时她的经历再仔细地描述一下。

南希于是详细地讲了当时的过程:

“当我被推进手术室时,心里只有一个愿望:不要在麻醉起作用后立即死去。这是我的最大恐惧,因为我母亲、舅舅、阿姨都是死在手术台上的。我们家族对麻醉药都容易产生过敏反应,而且现在也没有可以治疗的方法。所以,一旦麻醉药物注入体内,就非常容易过敏致死,就象有人对青链霉素过敏一样,抢救都来不及。所以,我要求医生尽量用最少剂量的麻醉药,因为我不想完全失去知觉。但事实上,我知道自己身体确实已经完全失去知觉,就象死了一次一样。

手术过程中,我觉得自己是两个人:身体躺在你们的手术台上,灵魂却飘在上空注视着这个手术总过程。我看着你们一刀一刀地切割我的乳房,然后一针一针地把刀口缝上。我清楚地记得你熟练的动作和程序,对护士的手脚不麻利还有一点看法。

当你们谈话时,我还惊讶了一会儿,不理解为什么你们谈论我时并不回避我的在场。很快我意识到手术台上的那个我才是那个有病的南希。你缝了胸内的三层肌肉,每一层都使用不同的方法。你还试了几种不同规格的皮管埋在胸内防止积水、发炎。你摘除了的乳房一共十八磅,对吗?”

医生听到这儿,脸色发白,立即站起来借口找水杯子出去了,象是怕自己在病人面前昏过去一样。他过了好一会儿才回来,对南希说:“我的上帝!幸亏是被你看见。要是上帝本人在场,我一定会在手术时手抖得缝不拢伤口的……”

南希的经历使这医生陷入一阵沉思中。他后来告诉南希,他当时想了很多:如果人确实是神造的,那我整天拿着手术刀一次一次割下别人身体的某部位,还以为自己在做好事。如果我再投生时,我该选择投生成哪一类才能避免那不可想象的惩罚报应呢?

南希是北欧人,身材高大、健壮,走路带阵风。谈笑间流露出优越感和男性风格,仿佛生活中的一切困难都能被她轻松不费力地解决。令她万万没有想到的却是这唯一不在人的掌握之中、而在造物主手里的生命,会出问题,她也不例外。

癌症,这个人类还解释不清楚原因、治不愈的疾病,却成为可以轻而易举夺去她生命的魔鬼,开始捉弄她。虽然她把一切可能估计得到的意外都设想过,但在她治疗的一开始就不断的阴差阳错的出意外:什么手术一半时突然停电呀,地震或者天花板的吊灯落在她胸口上啊……等等。而她怎么也没想到的却是自己的心理竟然脆弱到听了医生的交谈就不想活的地步。伤口愈合的神奇过程迫使她开始意识到自己的身体和意识是多么紧密相连,她开始思考病业和精神的关系问题。

她后来又来找我。“医生,我开始反省和批评自己了。”南希说。

“我对别人太苛刻了。我一直以很高的标准去要求别人。我以为人如果不读书上大学,那是他太懒的缘故。

我帮助过许多无依无靠的孩子,也送了许多母亲进监狱,因为我认为她们实在不配做母亲。我与自己的兄弟闹矛盾已经有几十年不说话了。认识我的医生和护士见到我都会紧张,护士甚至会紧张到给我注射时用针头找不到血管……
当我的灵魂在手术室里看到自己的身体被刀一块一快切割的时候,我痛苦的不是身体,而是精神。上帝给我这个生命时,曾经是允许健康和活力的。它没有被我珍惜维护,反而象一辆不在意的车一样,东碰西撞,弄得遍体鳞伤。医生是在遵守上帝的愿望,惩罚我呀……
如今,我的乳房没有了,她曾经是我身体的一部份已经58年了。现在当我彻底失去她的时候,我才意识到,做为女性象征的这一部份还给上帝了。我太刚硬、太强了。过去我很希望自己是男人,现在当我真的和男人一样,胸口平平的时候,却一下子觉得空空的,失去重心了……”

南希的乳房虽被切除了,她真正的磨难是从化疗才开始的……

刚才您听到的是《医山夜话》,和您讲述了一个癌症病人的故事。故事还没有完,期待您下次节目接着收听。

《医山夜话》系列连播来自“法轮大法正见网”。这里展示的是亲身实践“真、善、忍”宇宙真理的法轮大法修炼者对人体、生命、宇宙的正见,以及对人类正统文化和艺术的全新认识。如果您有兴趣探索宇宙、生命和人体之迷,那么就请您来这里和我们一同用新思想、新思维了悟人生,找到生命的真相。

朋友你好,这里是《医山夜话》。我们接着上次的节目,继续给您讲一个得了绝症的患者南希的故事。文章的作者玉琳是她的医生,在写这段故事时,她告诉我们:南希医案是一个真实的临床例案。和其它医案不同的是,这是一个正在治疗过程中的病例。因此,事情的结局还在未知之中。从这个医案中,我们可以看到人生病、治病的过程,让我们思考人的生命和命运究竟控制在谁的手中?现在把这个医案的真实治疗过程记录下来,供您探讨和思索。好,我们接着来听故事。

上次讲到了,南希的乳房虽被切除了,但她真正的磨难是从化疗才开始的。

在开始化疗的第一个星期内,她那满头浓密的金发就脱落了。化疗的第二天早晨起床时,她发现自己的头发落了一地、一床,只有一小半还长在头上。从镜子中,她看到的是自己祖父的模样:一个光头,眼神中流露出不和善的老人的脸孔。南希大吃一惊。当她意识到这是她自己时,联想到也许今天这一切是因为从祖上就造下的业。她并不十分了解自己的祖父,只知道他是军人,杀过许多人。冥冥之中,她觉得自己象被网住的鱼儿一样,快要被拎到水面上去了。

尽管没有一个医生对化疗有十分的信心和把握,却也没有一个反对她去做化疗的。医生都知道这个疗程会使患者感到生不如死,但没有一个能拿出比这个办法更好一些的主意。

化疗就是将化疗药物注射到人体内,药物在杀死癌细胞的同时也会杀死健康的细胞。化疗后,南希体内的红血球、白血球被杀到最低限度,等她好不容易恢复几天,这些血球数刚刚升上来一些,又要去接受下一次化疗直到血球被杀,化疗不可以再继续的地步。就这样,一次又一次的化疗使她的健康日益恶化,几乎接近死亡的边缘。

她不能吃,一吃就吐;她不能站,站起来就天旋地转;她不能停下不做化疗,因为那会给癌症一个喘息的机会,更加疯狂地猛长;她也不能继续做化疗,因为红血球的指数不够,做了就更危险……

南希还在做着最大的努力,这一切还在进行之中。如果她能熬过化疗,等待她的是放疗和激光治疗。那将又是新的一轮为生存而拼死的搏斗。那么如果激光治疗她也挣扎过去了,是否她将能平安的度过余生了呢?她的医生说,这一切仅仅给她百分之三十的生存机会。

南希医案是一个真实的临床病例,她的生命现在还吉凶未卜,一切还在继续中。她是否能从一道道死神的门槛经过而不留步,从一次次的飞来横祸中绝处逢生,其实这一切都不是她能决定的,但是这一切又与她相关。现在,在这一切命运错综复杂的交织中,一层层的因缘关系,生生世世业力,似乎在一齐向她算总帐。而我作为一个医生,现在只能在她能够听懂和理解的前提下劝善了。

人们经常问,为什么人会得癌症呢?回答当然可以有各种原因,如家族遗传、生活习惯(抽烟、喝酒)、客观因素(污染)、饮食嗜好、性格等等。其实这些根据化验报告数据而来的现代科学的解释和说法,根本无法说清楚另一空间的业力根源,因为那是人们看不见摸不着的另外空间的存在。

在给南希治疗的过程中,我发觉一个过去没有注意到的问题,那是经过长期接触了解加深,才渐渐显露出来的。

临床上,我发现许多癌症病人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有对过去听到的不好的话难以忘怀和长期积聚的习惯。人一生中都会听到很多难听的话,有很多身外之物,他们将这些存在心里,收藏在家中。

南希的饮食和锻炼习惯几乎可以写一本书。她每日的热量是精确计算好的,食物蛋白和维生素的摄取量是用天平量的。她每日走几公里、心跳多少次完全在机器的提示标准之内。她不知道的是一个人生命的长短、健康与否却是另有标准的。

我曾经告诉过她健康与修心的关系,还告诉过她修炼“真善忍”对生命的意义。一次,她忿忿不平地对我说:“你没有明白告诉我真善忍可以治病……”

我问她,“当我让你自省自己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时,你可是说你怎么也找不出自己曾经有任何过错啊。”

可以看出,南希性格中那根深蒂固的、没法让人碰的最强硬处,被保护得严严实实的。那是化疗、激光都碰不到的地方。她不知道真正要夺取她生命的根源恰恰是她自己造成的,可是她被自己的观念挡着,就象被一层纸隔着,看不到这个业力的因素。
南希还在寻求,求最好的医生、最好的药物、最佳方案和治疗捷径。她在去医院的途中奔波着,在一次次的失望中渐渐疲惫。南希骨子里不信命运、不信神的观念在这一次次的失败的努力中出现动摇,她开始怀疑自己:也许,业力致病是真的,神真的存在……

南希有不少日子没到诊所来了。我算算日子估计她的第一、二期化疗都应该结束了。我心想,没有她的消息也许是好事,她正在恢复阶段,过一阵子等头发都长出来了,一切都会逐渐回到原样,也许这场恶梦就算过去了。

偏偏在我以为一切都快过去时,她又来了。她这次出现在诊所与以往都不一样,是坐着轮椅来的。这个曾经高大、健壮、走路生风的人,如今坐在轮椅里似乎比过去矮了三分之一,我差点没有认出她来。更令我吃惊的是,我看到她的眼睛、耳朵、鼻子都在慢慢地出血,鲜血从她的七窍中流出来,皮肤也如汗珠似的渗出带血的水分。我从来没有见过这种症状,就立即告诉送她来的她的先生,也许将她送到急救室更合适。但南希立即用坚决但又虚弱的声音对我说:“不!不能再去了。我再到那儿去的话,永远就出不来了……。”她流出带血的泪。这位过去坚强的不向任何困难妥协的人,现在看上去脆弱到了极点。接着,她断断续续地告诉了我这一切是怎样发生的。

这种症状是化疗中毒的结果,我心里开始明白了。一般按正常的疗程,每一次的剂量都会逐渐加大,化疗时根据身体的状况,但又不能等得太久。护士因为看错了一个数字,使这个本来对她的身体来说就已经很高的药物剂量又加了一倍。当药物注射之前,她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觉得自己的日子快到了,就对先生说,一旦有什么意外的话,请通知我的中国医生,我要再见她一面。她的先生记住了,所以趁她还清醒就送她到我这儿来了。这发生在她化疗二天之后。

刚才您听到的是《医山夜话》,和您讲述了一个癌症病人南希的故事。要讲的实在太多,故事还没有完,期待您下次节目接着收听。

《医山夜话》系列连播来自“法轮大法正见网”。这里展示的是亲身实践“真、善、忍”宇宙真理的法轮大法修炼者对人体、生命、宇宙的正见,以及对人类正统文化和艺术的全新认识。如果您有兴趣探索宇宙、生命和人体之迷,那么就请您来这里和我们一同用新思想、新思维了悟人生,找到生命的真相。

 

朋友你好,这里是《医山夜话》。前面讲到了南希在西医护士用错药量之后,先是昏迷,发高烧,然后是全身冒血水,指甲和眉毛脱落。抢救之后,她醒过来了,坐着轮椅又来到了玉琳医生的诊所。下面接着听玉琳医生的讲述:

南希给我讲了她这段痛不欲生的经历,她说:“药物注射之后,身体好象从火里掉到冰里,那是地狱啊!医生。我现在知道《圣经》中说的地狱是什么了,一个个的酷刑,我仿佛都经历和被折磨过一遍似的:先在火上烧,甚至可以闻到自己皮肤的焦味,然后是掉到冰窟里,听到骨头关节一节节地脱离开,然后再到铁板上烤……”

我不知道此刻说什么,似乎没有语言能表达我当时的感受。

按一般情况来讲,南希的化疗早该结束了。可是直到目前为止,她的化疗还在继续着。最不可思议的是,无论是医生还是南希本人,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化疗才能结束。在使用化疗治疗癌症的过程中,化疗时间的长短对病人的健康起着极大的作用,甚至可以说是决定病人生命长短的重要因素。现在连这最起码的一点都在半空中悬着,不禁令人想有什么其它的因素在冥冥之中起作用了。

南希最近的三次化疗,前后用了六个星期。这段时间,出了一个接一个的事故,她连续换了好几个医生。每换一个医生,南希就得象教学生一样,把自己的病历、病史、用药、剂量等一项一项的交代解释清楚,就是这样,也没避免得了医疗事故。

南希在生命的十字路口上,似乎进退惟谷:不做化疗吧,会前功尽弃;接着做下去吧,又将后患无穷。有时,她会到我的诊所来,倾倒心中的苦水:

我问:“我能为你做什么呢?”

出乎我的意料,她的回答竟是:“教教我静坐吧。”

我被触动了,一个生命,在这样困难的时刻,有这样的愿望,真是可贵。可是现在她连坐都坐不直啊,于是我问她打算什么时候开始学,她说马上就可以。

我愣了一下,不由的脱口而问:“为了延续生命吗?”

“不,为了能在生命结束时,真的体会一下和平、协调、安静,为了体会那个境界,那种不挣扎、不受折磨的境界……”

“医生,你要是在我这个处境,会怎么办呢?当然我知道,你永远也不会到我这个地步。也许你永远不会真正体会到我此刻的苦处,因为不是你的身体,不会知道这种彻底的切肤之痛的……”

我没有说话,静静的听着她说:

“难道每一个患癌症的人都会经历我遇到的这么多麻烦吗?我相信有些患了癌症的人,也许最终不是因为被癌细胞夺去生命的,而是死于医生的错误。错误的治疗诊断、不正确的程序都可以轻而易举的夺去病人的生命啊。一些病人也许会因为对医生太失望了,而放弃与疾病的抗争……”

我继续默默地听她述说。

“现在的医生都是从学校毕业出来不久的学生,他们从书本上学到的都是理论而没有太多临床知识,再加上自己主观的、不听病人意见的态度,和这个浑浊的社会污染人灵魂的金钱欲,医生可能成了把活人治死的“工具”还不自知呢。

我相信你,是因为你有一个非常好的道德标准。我从来没有听到其他任何一个医生谈‘真善忍’。我一开始听到你讲这三个字时,还以为你仅仅是说说而已。几年了,你一直在这样告诉我、提醒我。我也告诉过别人这三个字。虽然我做的不好,但是我心里非常相信你说的,这三个字是宇宙中永远的真理。

可是,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我那么多的麻烦?我也相信‘真善忍’啊,而你却健康得象神仙,这不是有点不公平吗?”

听到这儿,我笑了。

我诚恳地对她说:“南希,你虽然相信,但是你按照这去做了吗?你嘴里说这三个字好,但你心里真正接受了吗?如果你真的相信而且按照这三个字去做,你会不断换医生吗?”

她想了一下,对我说:“如果这场恶梦能够过去,我一定认真去修这颗心,去炼这残缺不全的身体了。医生,你说我还来得及吗?”

我点点头。

这里是《医山夜话》,南希的故事只能讲到这儿了,这是一个未完的结局。南希从得绝症到化疗,经历了种种痛苦,也历经神奇,比如伤口的奇迹般愈合、元神离体看到自己的手术过程,然后又反省自身,后来又请求医生教她打坐,对“真、善、忍”宇宙真理渐渐认同……这一切似乎离玉琳医生给她引导的修行之路越来越近了。那么现在她怎样了呢?

玉琳医生的文章写到这里就没有了下文,我们只好期待着南希能真正悟道,脱离苦难,走向生命永远的光明。这里我有一个小小的愿望,此时此刻如果玉琳医生也在听这个节目,期待您告诉我和听众朋友南希后来的情况,真的很期待……因为这个故事太令人感慨!从中我们可以看到人生病、治病的过程,让我们思考人的生命和命运究竟控制在谁的手中?

作为医生,同时又是一名大法修炼者,玉琳深知,重病是由于人的“业力”太重所致,人在生生世世的不同层次空间中转生时造下的罪业,才是导致得病的根本原因。

李洪志师父讲过:“有一个问题要说清,一般的气功治病和医院治病,就是把造成有病的根本原因的难往后推移了,推到后半生或以后去了,业力根本没有动。”(《转法轮》)

由此我们知道了,医生的医术再高明,也动不了业力,阻止不了生命的死亡。治病只是把那个难推到以后去了,业力根本没有动到。所以对于南希的绝症,玉琳医生在文章中说:我作为一个医生,现在只能在她能够听懂和理解的前提下劝善了。

欠债要还,生病、遭灾等就是在还业债。一个满身业力的人,只有走上修炼之路,才有希望从根本上消去业力,净化身体,解脱病痛之苦。但修炼不是为了解决常人社会的治病问题,当你有缘入大法之门,放下执著,成为一名返本归真的修炼者之后,身体会在法轮的自动演化中不断地被净化,人生之路从此改变,走上通向神的路。

朋友,听了南希这个悲惨而又留有一线生机的故事,不由得我们再来思考这样一个问题:人活着究竟为了什么?我们都是从哪里来?又要到哪里去?这是我们很多人终其一生都很难回答的问题。千年的追寻,万年的等待,哪里才是我们真正的归宿?

来听音乐吧!歌声告诉你真相,请听歌曲《明思》。

人生如梦弹指间,
恩怨情仇似云烟。
今朝得法破迷雾,
身如磐石志愈坚。

 

责任编辑:李文涵

《法轮大法正见网》授权明德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