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频】《医山夜话》系列五:从冷冻“鸡眼”说说现代西医的局限性

0
229
【音频】《医山夜话》系列五:从冷冻“鸡眼”说说现代西医的局限性(明德合成)
【音频】《医山夜话》系列五:从冷冻“鸡眼”说说现代西医的局限性(明德合成)

【明德网】正见:朋友哦你好,欢迎收听《医山夜话》。在前面的节目中,我们谈到了中医治疗“带状疱疹”的绝招儿,从中我们看到了,古代中医在诊断治疗疾病上和现代中医是有区别的。就像 “带状疱疹”的治疗方法一样,还有一种西医难治的病叫“鸡眼”,也有它治疗的绝招儿。那么今天的节目给您讲一位朋友用中医治疗的“鸡眼”的经历。这位作者的名字叫志伟,他是这样说的——

那是在八十年代中期,我分配到北京工作后不久。不知什么原因,我的脚掌下面生出一个“鸡眼”,先开始痒,然后就影响走路。自己本能的反应就是用开水烫烫,再用指甲刀修理一番。不成想没过多久,鸡眼在我的“修理”当中扩展开来,由一个变成若干个,而且还传染到手上,形成几个“灰指甲”。当这种小毛病影响到工作时,我不得不去看医生。

医院是某工业部总医院,设备也可算是当时一流的。挂号、排队,来到医生面前,她说:“鸡眼嘛,很容易治,我们有最先进的冷冻机器把它冻死。”我心里一阵安慰:一小会儿就能治好,不会耽误多少上班时间。先治手吧,因为看上去太寒碜了,人家说怎么那样,反正脚别人还看不到。

我把手伸过去,大拇指先开始。随着“滋滋”的声音,我顿时感到十指连心的疼痛,心想坚持吧,一会儿就好了。在疼得满头大汗时,我当时想到了很多事情来给分散疼的神经。医生在我的忍受力快到极限时停下来了。她说,“下一个指头。”想到还要接着受刑,我赶紧说,“下午再来行吗?”就这样我每次都胆胆突突地去医院,完成了几个疗程。

谁知冷冻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鸡眼还在那里逍遥。于是,同事们提到,“你为什么不到全国皮肤科最高衙门空军总医院去试试?”好吧,不管排队挂号多难,总比冷冻强。

然而,“有名的名不一定是真正明白的明。”(《转法轮》)

当我得知医生还是用冷冻这一招时,心中的失望就别提了,泱泱大国最大的医院却治不了这小小的“鸡眼”。

一个偶然的机会,一位热心的邻居告诉我,一家默默无闻的丰盛医院有高手,去看看吧。于是,我东问西问地在北京西城区找到了小小窄窄的丰盛胡同里的丰盛医院,看上去也就不超过十位医生。我很幸运地遇到了那位医生。她说,“冷冻?笑话。大医院简直连治鸡眼的门都没有挨着。你脚上那个最大的鸡眼是个母的,治好它之后别的都会自动消失的。”她的说法让我这个学科学的感到耳目一新。

于是,她用小刀挖开我脚掌上那个最大的鸡眼的厚皮,一直到能见到一点血丝。不疼!感觉不错。然后她拿出她自己配置的一种白色药膏,涂在创口上,用纱布包上。两天后我只去换了一次药,也不疼。不几天后,那个最大的鸡眼消失了,而且奇迹般地,手上脚上的那些大大小小的鸡眼疙瘩都同时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从实证科学发展起来的现代的西医有着很大的局限性。在《转法轮》这本书中,李洪志师父讲了个拔牙的故事,说一个人用一种黄药水给人拔牙,用火柴棍一拨弄,坏牙就能掉下来。而西医拔牙,又凿又钻,又出一大堆血。

李洪志老师在《转法轮》第七讲里说:“我说中国有些东西在民间流传着,而西医的精密仪器就不如它”。 “中国古代的中医是相当发达的,发达的程度要超出现在的医学。有人想了,现在的医学多发达呀,做CT可以看到人的身体内部,做B超、照像、拍X光片的。现代设备是挺先进的,依我看也不如中国古代的医学。”“你说谁的好吧?你说谁的先进吧?我们不能看表面的工具,得看它的实效。中国古代的中医是相当发达的,现在的西医再过多少年也赶不上。”

文章的作者在最后说,也许因为过去的因缘,因为过去吃过苦,也许是有那一次“鸡眼”的经历,当我读到《转法轮》时,心里就有着强烈的共鸣,有缘迈进了大法的大门。

刚才您听到的是《医山夜话》。 《医山夜话》系列连播来自“法轮大法正见网”。这里展示的是亲身实践“真、善、忍”宇宙真理的法轮大法修炼者对人体、生命、宇宙的正见,以及对人类正统文化和艺术的全新认识。如果您有兴趣探索宇宙、生命和人体之迷,那么就请您来这里和我们一同用新思想、新思维了悟人生,找到生命的真相。

责任编辑:李文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