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弓夷:应将中共定性为“跨国犯罪集团”

0
999
“不忘香港”香港知名企业家袁弓夷(图:袁弓夷推特)

【2021年02月04日讯】自去年起,现年72岁的香港实业家袁弓夷一直投身于游说美国政要、促进美国制裁中共的政治活动,并主张将中共定性为“跨国犯罪集团”。自由亚洲记者近日对他进行了专访,听他讲述了他投身政治活动的经过、以及他的下一步行动计划。在访谈中,他亦向记者介绍了他主张将中共定性为“跨国犯罪集团”的原因。以下是自由亚洲记者孙诚对袁弓夷的访谈。

袁弓夷反对中共的原因与经过

记者:您好,请问是否可以谈一谈,您站出来反对中共的原因是什么?

袁弓夷:我原来是跟政治无关的,我是做生意的人,搞投资的。但是大概去年六月份,中共开始提出实行香港版的“国安法”,那么我们收到风之后他们来访问我对“国安法”的看法,我也大概收到了点风。我觉得如果“国安法”在香港颁布了之后,香港基本上就变得一国一制,跟国内城市没什么区别。1980年代签的《中英联合声明》,已经说明香港是一个资本主义的社会,有它自己的制度,高度自治,有自己的法律、自己的自由、自己的选举,但是过去的二十几年中共一直在破坏中英联合说明,最终到了去年7月1号就颁布了“国安法”。“国安法”内容基本上就是跟国内一模一样,什么东西都是领导说了算。所以我就觉得,“不对,我一定要保护我的家园”。我本来从上海过来的,上海已经给它全部占领了,共产党答应的什么都没做到。从49年开始,不到十年整个上海就变了个样,一塌糊涂。本来上海是整个亚洲最繁荣的城市,后来变得一塌糊涂。我们已经逃过一次难了,现在到香港了又要逃,我觉得这样不对。现在全世界要来对付中共,中共的做法不单是香港,以后的“一带一路”就是按照这个方法来做,国内已经按照这个方法来做了,你看新疆啊、西藏啊、(内)蒙古啊,还有南部不少的自治区,完全是破坏,答应什么都不算数。所以我现在要联合全世界来对付中国(中共)。

如何与全世界联合反对中共

记者:那么,您认为这种和全世界的联系应该怎么做到呢?

袁弓夷:这次的武汉疫情是“好事情”,全世界都看清楚中共就是这样不负责任,把病毒放出来,本来完全可以封闭、把整个国家封掉,早一点通知世卫,警告全世界的人。后来拖了三个月之后才警告人家,不给世卫讲话,现在又不给世卫检查,(证明)中共是一个不负责任的团体,不是一个国家,没有资格叫国家。我觉得,我出来要联合全世界孤立中共,到它放弃共产主义为止。所以我的责任是“灭共”,一天中共不灭,我们香港没有希望、台湾没有希望、大陆没有希望,全世界都没有希望。你看看这次的疫情就知道了,到了今天还是没完没了,接下来到底还要祸害到什么程度,大家都说不清楚。所以我觉得我应该站出来,不管人家怎么说了。但是如果连我自己都办不到的话,不可能要求人家帮忙。所以我过去这七个月不断做油管(YouTube)的广播,告诉全世界,而且也呼吁香港人,跟我合作一起告诉全世界,中共是最大的肿瘤,不把这个肿瘤除掉它就把我们杀死,它不断地扩散就会把我们杀死,我们一定要把这个肿瘤除掉。这就是我现在留在美国做的事情,我也不能够回香港,回去他们肯定也抓我把我封了口,我什么都做不来。所以我现在留在美国,主要住在华盛顿。而且我可以去很多其它同情香港的、明白中共的国家,呼吁他们联合起来,一起对付中国共产党。这就是我现在在做的事情。

应将中共定性为“跨国犯罪集团”

记者:您能否具体谈一谈,目前您在进行怎样的工作呢?

袁弓夷:当然这是很艰巨的事情,我只不过是一个人,可以做的有限。但是我在华盛顿,很多议员、国务院、白宫里面很多人支持我,把中共定性为“跨国犯罪集团”,这是我在美国做的事情。法律已经有了(按:指由三名美国国会议员在2020年10月1日提交国会的H.R.8491号法案《指定中国共产党为跨国有组织犯罪集团法》),需要总统也好、司法部长也好,把它定性。我会去全世界旅行,去跟不同的国家、尤其是五眼联盟说,因为他们跟美国的想法、价值观是比较一致的,所以我想跟他们说,让他们向中共要求赔偿这次的病毒造成的损失,因为全世界损失了十几万亿美金。第二,也要求他们定中共为跨国犯罪集团。我可能全世界去游说他们这个事情。当然这个事情不一定马上发生,但起码要给他们一个概念:“你现在面对的不是一个普通国家,根本是一批黑社会,整个中共就是一个黑社会”。

记者:您能否展开讲一讲,“跨国犯罪集团”的具体定义是什么?

袁弓夷:所谓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七十一年,它不断地在犯罪,犯的罪都是国际上的反人类罪。一开始杀地主。地主做错了什么?全世界不是要保护个人的财产吗?它有什么权去杀地主?这就是不保护财产,把人家杀了是谋杀,杀了之后把他们家里的钱全部分掉,连人家的老婆都抢掉。三反五反是什么?就是抢资本家的钱,把资本家的钱全部抢掉,叫他们去劳改、坐牢,然后再公私合营。所谓“合营”,你有没有看到现在有一家合营公司?全部是中国的国营公司,私人资本都不见了,全部被他们控制了,就是抢钱嘛,这就是犯法。后来又是反右,反右运动也是犯法的。之后,你们最清楚,大跃进也是犯法的,文化大革命也是犯法的,中国死掉几千万人。这就是犯罪,不是犯轻的罪,是反人类罪。所以不把它定为犯罪集团就是不对。

跨国犯罪集团,美国已经有这条法了。你看看南美的贩毒集团,他们也是跨国犯罪集团啊,他们把毒品运来运去。真主党(Hezbollah)也是跨国犯罪集团,(跨国犯罪集团)有很多。现在差不多有十几个已经给定过这种罪名了。那么现在,我觉得中共应该是最适合这种“跨国犯罪集团”(定义的)。它所犯的法,是在全世界犯,你能看见的。我们应该把它整体来算,不应该把它每一宗罪说说就忘了,这是不对的。我们应该把它定一个总称才对。它在美国犯了多少罪?渗透、大外宣到这里来,又搞什么孔子学院,这全部是共产党在渗透、颠覆人家的政权。这就是它在做的事情,太多了,你想想它在其他国家做了多少坏事。

(自由亚洲)